新 亚 院 长 梁 秉 中      承 担 责 任 是 享 受
中 大 新 亚 院 长, 中 大 医 学 院 梁 秉 中 教 授, 最 近 夺 得 《远 东 经 济 评 论》 颁 发 的 "亚 洲 创 新 科 学 奖" 银 奖, 但 这 个 奖, 他 似 乎 没 有 放 在 心 头。

相 反, 一 封 来 自 新 亚 旧 生 的 信, 却 打 动 了 他 的 心。

信 里 说, 旧 生 回 来, 没 有 歇 脚 的 地 方, 他 们 想 搞 一 间 咖 啡 店。

于 是, 一 个 月 前, 新 亚 书 院 多 了 一 间 咖 啡 店。

他 说, "这 是 我 的 责 任。"

是 的, "责 任" 两 字 几 乎 系 着 他 的 一 生。

视 争 取 学 院 咖 啡 店 为 责 任

"我 们 '书 院' 二 字, 可 说 是 名 存 实 亡。 一 间 书 院 至 少 是 教 职 员 有 归 属 感, 同 学 欣 赏, 而 不 是 只 得 学 府 的 空 壳 与 架 构, 我 这 个 (新 亚) 院 长, 不 能 把 全 部 时 间 放 在 这 里, 自 己 得 负 起 这 个 责 任 …… 当 我 收 到 他 们 一 班 旧 生 的 信, 说 要 搞 这 样 的 咖 啡 店, 第 一 个 感 觉 是 受 宠 若 惊, 我 说 一 定 支 持, 就 是 学 院 不 出 钱 (装 修), 我 也 会 包 底, 只 要 不 会 令 人 错 觉 我 是 '太 上 皇' 就 是 了。"

"其 实 争 取 这 咖 啡 店 成 立 的 过 程 也 很 滑 稽, 校 友 会 没 支 持, 同 学 没 有 支 持, 最 令 人 痛 心 的 是 教 师 会 大 力 反 对, 他 们 之 前 找 过 两 个 地 方, 其 中 一 个 是 教 职 员 休 息 室, 那 里 平 日 是 个 人 迹 罕 至 的 地 方, 但 不 少 教 职 员 却 宁 愿 让 它 空 置。" 最 后, 带 文 化 气 息 的 咖 啡 店 还 是 在 梁 院 长 的 支 持 下, 在 钱 穆 图 书 馆 二 楼 走 廊 成 立 了。

投 身 "关 怀 行 动" 也 是 责 任

身 为 医 委 会 伦 理 小 组 主 席, 他 自 觉 有 责 任 谈 医 德, 就 写 了 《医 德 漫 谈》 一 书, 看 见 没 有 好 的 儿 童 书, 他 就 自 己 写。 他 说 作 为 一 个 人, 作 为 一 个 医 生, 就 更 有 责 任 参 与 "关 怀 行 动", 到 内 地 偏 远 的 地 区 为 穷 困 人 治 病。

"相 对 于 人 大 代 表 的 责 任, '关 怀 行 动' 的 责 任 重 得 多。 现 在 '关 怀 行 动' 仍 由 我 主 理, 不 是 我 要 独 裁, 我 也 曾 提 议 退 出 来, 但 管 理 委 员 会 不 受 理, 因 为 在 筹 款、 诚 信 与 内 地 的 交 往 方 面 都 没 有 更 适 合 的 人 选。 其 实 当 年 参 选 人 大, 多 少 为 了 '关 怀 行 动', 事 实 上 有 了 这 幌 子, 在 内 地 做 事 真 的 多 了 点 方 便。 我 不 知 道 这 会 否 是 一 个 '污 点', 我 很 少 这 样 功 利, 或 许 是 对 这 '功 利' 有 点 惭 愧。 我 会 在 议 会 努 力 提 问, 虽 然 我 在 议 会 年 资 最 浅, 但 提 问 却 是 最 多。 去 年 有 同 学 问 我 在 人 大 的 提 问, 我 索 性 在 《新 亚 生 活》, 把 议 会 上 提 出 的 问 题 和 盘 托 出。"

"责 任 不 是 我 刻 意 找 来。 我 由 香 港 医 院 出 入 到 内 地 医 院 出 入, 就 会 接 触 到、 感 觉 到 许 多 责 任。 不 过 能 承 担 责 任, 也 是 一 种 享 受。 其 实 我 很 简 单, 我 希 望 用 有 限 的 时 间、 有 限 的 能 力, 去 达 到 最 有 效 的 成 绩, 多 做 一 点 对 其 他 人 有 用 的 东 西。"

尊 重 中 医 疗 法 是 医 生 责 任

他 说, 随 时 代 的 转 变, 责 任 的 比 重 也 会 有 所 转 易。 二 十 年 前, 初 入 中 大 时, 是 想 搞 好 自 己 单 位, 后 来 当 了 新 亚 院 长, 就 以 书 院 为 主, 医 务 为 次, 到 搞 "关 怀 行 动", 虽 然 不 是 正 业, 但 也 放 了 不 少 心 力, "到 今 时 今 日, 我 很 清 楚 在 中 大、 在 医 学 界 中, 我 必 须 认 同 当 前 最 重 要 的, 是 以 西 医 角 度 引 入 中 药 疗 法, 虽 然 我 在 过 程 中 没 有 公 开 受 欣 赏, 亦 无 一 丝 一 毫 的 利 益, 因 为 在 这 阶 段, 西 医 中 除 了 我 之 外, 没 有 人 可 以 用 得 到, 中 医 的 位 置 就 更 不 方 便, 这 过 程 中 会 有 无 数 的 斗 争 和 误 会, 毕 竟 这 一 行 太 敏 感, 亦 太 极 端, 但 我 仍 会 顶 下 去。"

会 顶 下 去, 不 是 因 为 父 亲 曾 兼 任 中 医, 不 是 自 己 曾 醉 心 中 医 学 的 研 究, 而 是 作 为 一 个 成 熟 的 医 生, 他 有 责 任 尊 重 西 医 以 外 的 治 疗 方 法。

一 天, 若 责 任 全 都 可 以 卸 下 的 话, 他 说 会 到 世 界 各 地 享 受 人 类 的 艺 术, 自 由 自 在 地 看 画、 看 书、 听 音 乐, 而 不 再 像 现 在 往 往 只 能 在 社 交 场 合 中 看 表 演, 偶 尔 在 车 里 听 音 乐。

咖 啡 店 与 孔 子 像

类 似 争 取 成 立 咖 啡 店 的 故 事, 原 来 早 在 三 年 前 也 发 生 过。

那 时 候 梁 秉 中 自 觉 有 责 任 要 坚 持 在 新 亚 校 园 树 立 一 座 孔 子 像, 当 时 也 受 到 学 生 与 同 事 的 反 对。

"孔 子 像 对 我 来 说 没 有 特 别 的 意 义, 但 这 对 新 亚 是 很 有 意 义 的, 因 为 新 亚 书 院 的 创 办 人 钱 穆 先 生 就 是 新 儒 家 的 代 表 人 物。 许 多 学 校 都 有 一 些 象 征 物, 这 些 象 征 物 可 产 生 一 定 的 意 义, 这 些 软 性 文 化 也 许 不 受 老 师 宿 儒 重 视, 学 生 则 宁 愿 把 资 源 变 成 更 多 的 福 利, 但 这 对 年 轻 的 学 生 投 入 新 亚 代 表 的 文 化 是 很 重 要 的。"

梁 秉 中 说, 塑 像 建 成 后, 颇 受 学 生 欢 迎, 他 才 松 了 一 口 气。

(选 自 《明 报》 2000 年 11 月 7 日)

返 回“名 人 言 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