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联 合 早 报》 社 论

华 文 文 学 的 大 突 破
(2000 年 10 月 14 日)

 

今 年 的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颁 给 一 位 华 人 与 华 文 作 家 高 行 健。 这 是 华 文 文 学 界 期 待 已 久 的 事。

数 十 年 来, 中 国 国 内 外 关 心 华 文 文 学 的 人 经 常 讨 论 的 一 个 问 题, 就 是 为 什 么 始 终 没 有 一 位 华 人、 华 文 作 家 获 得 诺 贝 尔 文 学 奖。 近 年 来, 每 年 颁 发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之 前, 总 有 一 两 位 华 文 作 家 被 提 名, 总 是 有 各 种 关 于 哪 一 位 作 家 最 可 能 获 奖 的 猜 测, 但 每 年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还 是 与 华 文 作 家 无 缘。 所 以, 单 从 这 个 角 度 看, 今 年 的 文 学 奖 颁 给 高 行 健, 应 被 视 为 世 界 华 文 文 学 终 于 取 得 的 一 项 大 突 破。

诺 贝 尔 文 学 奖 的 颁 发 标 准, 一 向 引 起 诸 多 争 论。 世 界 各 国 文 学 作 品 汗 牛 充 栋, 其 中 有 资 格 获 奖 的 优 秀 作 品, 必 然 不 计 其 数, 瑞 典 文 学 院 衮 衮 诸 公, 无 论 如 何 渊 博, 也 不 可 能 遍 览 群 书, 更 何 况 以 不 同 语 文 写 成 的 文 学 作 品, 的 确 很 难 通 过 翻 译 保 留 与 传 达 其 原 汁 原 味 的 价 值。 因 此, 有 没 有 获 得 诺 贝 尔 文 学 奖, 是 绝 对 不 足 以 成 为 衡 量 某 一 个 民 族, 某 一 种 语 文 的 文 学 地 位, 或 判 断 某 一 个 作 家 成 就 的 标 准。

但 在 每 一 种 荣 誉 的 颁 发 都 必 然 有 其 局 限 的 前 提 下, 我 们 还 是 不 能 不 承 认, 诺 贝 尔 奖, 包 括 了 文 学 奖, 仍 应 被 视 为 一 种 国 际 公 认 的 殊 荣。 没 有 获 得 这 种 荣 誉, 固 然 不 能 反 映 价 值 的 逊 色, 但 获 得 这 样 的 荣 誉, 却 无 疑 是 对 其 成 就 的 最 佳 表 扬。 不 论 华 文 作 家 对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的 颁 发 标 准 抱 怎 样 的 看 法, 他 们 对 华 文 文 学 始 终 未 能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问 题 耿 耿 于 怀, 就 足 以 反 映 他 们 心 底 还 是 非 常 重 视 这 个 荣 誉 的。

高 行 健 在 八 十 年 代 离 开 中 国, 定 居 法 国, 西 方 媒 体 对 他 得 奖 的 报 道, 突 出 了 他 是 一 名 流 亡 在 外 的 中 国 "异 议 分 子" 的 身 分, 中 国 当 局 对 他 这 次 得 奖 的 态 度, 难 免 也 会 特 别 受 到 注 意。

我 们 觉 得 西 方 媒 体 完 全 没 有 理 由 把 这 次 文 学 奖 的 颁 发 沾 上 政 治 色 彩, 中 国 当 局 也 没 有 必 要 以 政 治 眼 光 看 待 这 件 事。 高 行 健 的 得 奖, 是 由 于 他 个 人 在 文 学 创 作 上 的 表 现, 受 到 诺 贝 尔 文 学 奖 评 审 团 的 赏 识, 不 是 由 于 他 的 政 治 倾 向 或 背 景。 这 和 1989 年, 诺 贝 尔 和 平 奖 颁 发 给 达 赖 喇 嘛, 是 完 全 不 能 相 提 并 论 的。

经 过 了 这 么 多 年 的 开 放 以 后, 今 天 的 中 国 与 中 国 政 府, 应 该 能 以 更 加 开 放 的 态 度, 开 明 的 思 想, 看 待 这 类 事 情。 世 界 华 文 文 学 的 母 体 是 在 中 国, 如 果 希 望 华 文 文 学 在 世 界 文 坛, 享 有 足 以 跟 复 兴 以 后 的 中 国 及 中 华 民 族 相 得 益 彰 的 地 位, 那 中 国 本 身 就 一 定 要 有 更 加 适 合 文 学 创 作 发 挥 的 氛 围。 平 心 而 论, 中 共 当 政 以 后, 开 放 之 前, 神 州 大 陆 难 得 见 到 真 正 受 人 称 道 的 文 学 著 作, 和 长 年 缺 乏 这 样 的 氛 围, 有 其 不 言 而 喻 的 关 系。 今 天 的 中 国 既 不 同 于 旧 日 的 苏 联, 她 就 没 有 必 要 为 自 己 制 造 另 一 个 巴 斯 特 纳 克。 中 国 政 府 如 果 以 消 极 或 否 定 的 态 度 来 对 待 这 件 事, 无 疑 正 中 那 些 马 上 把 得 奖 者 突 出 为 异 议 分 子 者 的 下 怀。

高 行 健 不 但 定 居 法 国, 据 说 也 入 了 法 籍, 这 一 点 也 不 应 影 响 他 作 为 华 人 与 华 文 作 家 的 成 就 与 地 位。 华 人 遍 布 世 界 各 地, 中 国 开 放 以 后, 更 多 华 人 出 外 谋 发 展, 在 外 地 落 叶 生 根, 其 中 作 家 不 在 少 数。 他 们 以 中 文 写 作, 可 以 扩 大 华 文 文 学 的 视 野, 和 它 的 思 想 与 感 情 世 界。 这 对 于 华 文 与 中 华 文 学, 甚 至 与 对 中 华 民 族 的 胸 怀 与 性 格, 都 绝 对 是 一 种 好 事。

这 些 年 来, 中 国 国 内 外 写 作 人 才 辈 出, 出 版 事 业 空 前 发 达, 加 上 中 文 在 国 际 地 位 显 著 提 高, 中 文 文 学 作 品 必 然 会 越 来 越 受 国 际 重 视。
返 回“高 行 健 专 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