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 个 科 学 家 有 看 头

朱 经 武 访 港 侧 记 (一)

12 月 中 旬,香 港 科 大 候 任 校 长 朱 经 武 携 妻 子 到 港 访 问 4天。 在 偌 大 的 科 大 校 园 中, 候 任 校 长 放 下 他 闻 名 于 世 的 超 导 体 研 究 养 成 的 丰 富 学 识 及 严 谨 态 度,轻 松 愉 悦 地 与 记 者 畅 谈 自 己 的 治 学 态 度、爱 情 故 事 乃 至 发 型、 公 事 包 等 诸 般 家 事 ------

小 学 自 制 收 音 机

朱 经 武 教 授 坦 言 自 己 "求 学 认 真", 是 由 于 家 庭 环 境 的 薰 陶 及 老 师 的 启 迪, 使 他 从 小 对 物 理 有 兴 趣, 不 断 深 入 研 究。 朱 经 武 教 授 相 信, 要 认 真 治 学 且 兼 具 运 气, 才 可 有 成 就。"其 实 我 们 那 一 代 的 中 国 人 很 重 视 科 学, 因 为 中 国 长 期 积 弱, 而 西 方 强 国 科 技 发 达, 所 以 很 相 信 科 技 救 国。"

朱 经 武 特 别 喜 欢 与 "电" 有 关 的 实 验, 小 学 五 六 年 级 时 就 尝 试 以 矿 石 及 铜 线 砌 出 收 音 机, 又 自 制 摩 打。"那 时 不 是 买 (材 料), 而 是 拾 回 来 的 … … 到 烂 铜 烂 铁 铺 找 些 罐 头 和 铁 皮, 再 买 一 些 铜 线, 自 己 砌 … … 配 副 耳 筒 便 可 以 听。"

由 于 父 亲 曾 当 飞 行 员, 对 机 械 非 常 熟 悉, 偶 尔 在 家 里 修 理 电 器 至 夜 深, 朱 经 武 便 蹲 在 一 旁 观 看, 耳 濡 目 染 下, 朱 对 电 机 并 不 陌 生。 因 此, 他 考 入 了 台 湾 成 功 大 学 物 理 学 系, 并 赴 美 继 续 修 读 博 士 学 位, 专 研 高 温 超 导 体, 并 在 这 方 面 获 得 突 破。

别 单 看 他 一 次 的 成 功, 朱 经 武 曾 失 败 过 逾 万 次: "一 般 来 说, 研 究 失 败 的 次 数 比 成 功 多。" 是 什 么 使 他 锲 而 不 舍, 相 信 必 有 突 破? 原 来 他 认 为 "理 论 是 建 基 于 存 在 错 误 的 假 设 上", 于 是 坚 持 不 断 尝 试, 凡 事 积 极 乐 观 面 对, 终 于 成 功。

自 言 幸 运 的 朱 经 武, 提 到 自 己 的 "幸 运 之 路", 是 遇 上 两 位 启 蒙 老 师, 一 位 是 他 的 小 学 老 师, 教 他 如 何 分 析 和 解 决 问 题 等, 令 他 一 生 受 用; 第 二 位 是 他 在 加 州 圣 地 牙 哥 大 学 研 究 院 的 指 导 教 授, 是 当 时 超 导 体 研 究 上 的 第 一 把 交 椅, 带 领 朱 经 武 在 这 方 面 发 展。

不 过 他 感 叹 那 位 教 授 "生 不 逢 时", 虽 然 创 下 当 时 的 超 导 体 最 高 温 纪 录, 但 直 至 去 世 仍 没 有 多 大 的 突 破, 而 朱 经 武 却 在 数 年 后 带 领 这 科 技 跨 进 一 大 步。 他 形 容: "这 就 是 运 气, 在 适 当 的 地 方, 找 到 适 当 的 研 究 方 法, 当 然 要 准 备, 否 则 看 不 到 机 会。"

爱 妻 子 聪 明

人 说 "成 功 男 人 的 背 后, 总 有 一 个 支 持 他 的 女 人"。 默 默 支 持 朱 经 武 的, 便 是 著 名 数 学 家 陈 省 身 的 女 儿 陈 璞。

朱 经 武 说 两 人 的 爱 情 故 事 很 简 单, 妻 子 在 加 州 圣 地 牙 高 大 学 攻 读 物 理, 而 自 己 当 时 在 研 究 院 就 读, 觉 得 陈 璞 很 聪 明: "聊 着 聊 着, 就 这 样 (走 在 一 起)。"

说 来 简 单, 但 当 年 两 人 交 往 时 还 " 惊 动" 到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华 裔 物 理 学 家 杨 振 宁。原 来 陈 省 身 关 心 女 儿 的 终 身 幸 福, 想 了 解 了 解 女 儿 男 朋 友 的 为 人。 当 时 杨 振 宁 与 朱 经 武 的 大 学 指 导 导 师 稔 熟, 而 杨 振 宁 曾 是 陈 教 授 的 门 生, 交 情 深 厚, 于 是 托 杨 振 宁 打 听。 打 听 得 出 的 结 论 是: "PaulChuisbright, May(陈 璞 洋 名)isbrighter (朱 经 武 聪 明, 你 的 女 儿 更 聪 明)。"

初 相 识 时, 陈 璞 只 知 道 朱 经 武 是 PaulChu, 却 不 知 道 他 的 中 文 名 字 怎 样 写。 "当 时 有 朋 友 问 她 男 朋 友 的 中 文 名, 她 就 写 了 '猪' 字。" 朱 经 武 笑 着 解 释, 因 为 妻 子 自 小 在 美 国 受 教 育, 只 在 周 末 时 上 中 文 课, 仅 学 会 了 写 "猪 马 牛 羊" 几 个 字, 便 误 以 为 他 姓 猪。

妻 子 中 文 虽 然 不 太 好,却 有 很 多 吸 引 朱 经 武 的 地 方。 朱 教 授 说 妻 子 很 聪 明, 并 且 很 明 白 下 嫁 一 位 物 理 学 家 后 的 生 活, 所 以 两 人 感 情 很 好。 认 识 刚 半 年, 朱 经 武 博 士 学 位 一 毕 业, 两 人 便 结 婚 了, 迄 今 已 30 年, 膝 下 有 一 子 一 女, 大 女 儿 正 修 读 医 学 博 士 学 位, 小 儿 子 则 在 加 州 柏 克 莱 大 学 土 木 工 程 系 念 三 年 级。

为 避 免 一 屋 有 两 位 物 理 学 家, 陈 璞 读 毕 物 理 学 硕 士, 便 转 而 攻 读 经 济, 并 与 朋 友 以 300 万 元 资 金 创 办 了 MetroBank, 至 今 公 司 资 产 值 已 达 8 亿。明 年 朱 经 武 来 港 任 校 长, 妻 子 "嫁 朱 随 朱", 为 此 放 弃 了 在 美 国 的 职 务, 只 出 任 银 行 顾 问 工 作。

古 人 画 眉 教 授 剪 发

茂 密 鸟 黑 的 头 发 及 "碗 盖" 发 型 , 已 成 为 朱 经 武 教 授 的 标 志 , 原 来 发 型 师 就 是 朱 教 授 的 妻 子 陈 璞 , 婚 后 三 千 烦 恼 丝 皆 由 这 位 "私 人 理 发 师" 操 刀 梳 理。别 以 为 只 有 朱 经 武 作 太 太 的 "白 老 鼠", 原 来 陈 璞 的 头 发 也 是 朱 经 武 亲 手 修 剪 的!朱 教 授 自 言 婚 后 只 上 过 一 次 发 型 屋 : "因 妻 子 不 在 ,头 发 长 了 , 只 好 上 发 型 屋 。" 不 过 , 那 次 经 历 并 不 好 受 : "发 型 师 骂 我 头 发 太 多 ! "

这 两 位 著 名 学 者 , 对 研 究 执 着 , 对 发 型 却 没 甚 要 求 , 只 顺 从 对 方 的 意 思 。"人 长 得 如 何 并 不 重 要 嘛 。" 朱 教 授 说 。虽 然 他 自 认 不 重 视 外 貌 , 但 也 笑 言 : "有 数 次 妻 子 替 我 理 发 后 , 要 数 星 期 后 才 可 见 人 , 哈 ! 哈 ! "

因 年 纪 渐 大 , 朱 教 授 说 头 发 已 掉 了 很 多 , 但 多 数 人 都 觉 得 其 头 发 仍 然 浓 密 ,使 得 满 头 白 发 的 现 任 科 大 校 长 吴 家 玮 羡 慕 不 已 , 当 吴 家 玮 到 机 场 接 机 时 便 说 朱 经 武 一 点 也 不 显 老 , 倒 像 个 研 究 生 。

公 事 包 一 用 十 年

"简 朴 一 点 就 可 以 了 ! " 无 论 谈 到 衣 着 、 发 型 , 甚 至 居 所 , 朱 经 武 都 不 忘 将 这 句 话 挂 在 口 边 。 其 实 , 从 他 夫 妇 俩 背 着 背 囊 、 牛 仔 裤 打 扮 抵 港 的 一 刻 起 , 朴 实 形 象 已 深 印 在 港 人 脑 海 之 中 。

到 港 数 日, 朱 经 武 外 出 办 事 总 提 着 一 个 公 事 包 ,上 印 有 "1990" 字 样 。 朱 经 武 说 这 是 当 年 应 邀 出 席 大 西 洋 公 约 的 演 讲 时 , 主 办 单 位 赠 送 的 纪 念 品 : "不 知 不 觉 已 10 年 了 , 我 发 觉 很 好 用 , 就 用 到 现 在 。 " 对 他 来 说 , 实 用 最 重 要 。

朱 教 授 访 问 科 大 期 间 , 吴 家 玮 曾 带 他 参 观 校 长 宿 舍 。 吴 校 长 笑 言 宿 舍 已 有 10 年 历 史 , 应 该 翻 新 一 下 了 ; 朱 教 授 却 认 为 "不 用 装 修 , 除 非 漏 水, 朴 素 些 吧 " 。

朱 教 授 虽 然 笑 容 不 多 、 外 貌 严 肃 , 但 接 触 过 他 的 人 都 说 他 "亲 切 、 没 架 子" , 不 厌 其 烦 地 回 答 记 者 的 提 问, 即 使 访 问 时 间 够 了 也 会 让 记 者 跟 着 他 边 走 边 问 ,往 往 要 旁 人 提 醒 了, 他 才 离 开 。

科 大 发 展 必 先 利 其 器

--- 朱 经 武 访 港 侧 记 (二 )

在 港 访 问 数 天,12 月 15 日, 朱 经 武 偕 太 太 陈 璞 飞 往 天 津, 探 望 现 时 在 南 开 大 学 任 职 的 岳 父、 著 名 数 学 家 陈 省 身,朱 经 武 好 像 已 满 脑 子 发 展 大 计, 准 备 履 新 前 到 美 国 麻 省 理 工 学 院 等 著 名 学 府 取 经, 为 科 大 汲 取 发 展 经 验。 他 说 科 大 的 科 研 仪 器 颇 旧, 他 会 考 虑 向 商 界 筹 集 经 费 改 善。

向 世 界 级 大 学 取 经

朱 经 武 说, 上 任 校 长 前 会 与 世 界 级 大 学 的 校 长 会 面, 包 括 美 国 麻 省 理 工 学 院、 圣 地 牙 哥 加 州 大 学 及 加 州 理 工 学 院 的 校 长, 以 参 考 他 们 的 发 展 经 验。在 圣 地 牙 哥 加 州 大 学 取 得 博 士 学 位 的 朱 经 武 说: "该 校 与 科 大 的 历 史 十 分 相 似, 从 前 我 读 研 究 生 时, 它 也 是 一 间 很 新 的 大 学, 但 现 在 却 变 得 很 好。" 但 他 补 充: "科 大 不 可 完 全 跟 麻 省 理 工 学 院 比 较, 因 后 者 每 年 有 8 亿 美 元 经 费。"

汲 取 内 地 研 究 经 验

朱 经 武 又 考 虑 从 内 地 大 学 汲 取 研 究 经 验, 他 认 为 大 学 应 将 基 础 研 究 转 移 为 产 品, 工 业 界 则 应 积 极 将 科 研 成 果 做 成 产 品, 并 想 方 设 法 寻 求 外 资。 他 希 望 将 来 香 港 专 注 设 计 科 研 产 品, 享 有 产 品 的 知 识 产 权, 生 产 则 可 交 给 内 地。

虽 然 科 大 是 本 港 历 史 最 短 的 大 学, 但 朱 经 武 说, 科 大 的 缺 点 是 仪 器 过 旧, 因 其 已 有 10 年 历 史。 他 说: "外 国 资 助 仪 器 经 费 的 是 一 笔, 资 助 运 作 成 本 的 是 另 一 笔, 仪 器 旧 了, 还 可 以 再 申 请 款 项, 香 港 则 一 笔 过 拨 款, 机 制 不 同, 但 香 港 可 向 工 商 界 筹 款。"

培 养 学 生 全 面 品 格

谈 到 这 次 来 港 逗 留 的 体 会,朱 经 武 总 结 说: "觉 得 大 家 都 希 望 科 大 成 为 一 流 大 学, 大 家 都 意 识 到 经 济 问 题 会 影 响 大 学 发 展, 希 望 科 大 提 高 用 钱 的 效 率。 有 些 人 不 了 解 科 大, 我 当 校 长 后 会 向 人 介 绍 科 大 是 一 流 大 学。" 他 希 望 科 大 不 单 培 养 技 工, 还 培 养 学 生 全 面 的 品 格。他 计 划 明 年 二 月 再 来 香 港。

岳 婿 之 间 亦 师 亦 友
朱 经 武 自 认 脑 袋 不 及 岳 丈

--- 朱 经 武 访 港 侧 记 (三)

"见 (陈 省 身) 之 前 真 有 点 怕, 但 一 见 面 就 不 怕 了, 他 手 上 还 拿 着 龙 虾 当 见 面 礼!"朱 经 武 形 容 其 "亦 师 亦 友" 的 岳 丈 陈 省 身 教 授 时,笑 着 讲 述 了 32 年 前 在 三 藩 市 初 会 时 的 一 幕。

有 "数 学 泰 斗" 之 称 的 著 名 数 学 家 陈 省 身, 虽 已 达 九 十 高 龄, 要 以 轮 椅 代 足, 却 是 精 神 矍 铄, 声 如 洪 钟。朱 经 武 夫 妇 离 港 后 直 飞 天 津, 探 望 正 在 南 开 大 学 执 教 的 岳 父。

朱 氏 夫 妇 与 陈 教 授 关 系 密 切, 每 年 至 少 探 望 一 次, 陈 教 授 很 关 心 女 儿, 他 认 为 女 婿 是 个 能 干 的 科 学 家, 问 及 朱 教 授 有 否 好 好 照 顾 其 女 儿, 他 笑 说 女 儿 不 需 要 人 照 顾。 他 形 容 两 人 知 识 广 博, 又 相 处 得 很 好, 是 个 圆 满 家 庭。

对 岳 丈 曾 感 到 压 力

当 翁 婿 俩 在 南 开 大 学 的 "宁 园"团 聚 时, 与 记 者 畅 谈 记 忆 犹 新 的 "第 一 次"。 当 时 尚 未 扬 名 的 朱 经 武 刚 完 成 博 士 课 程, 大 名 鼎 鼎 的 陈 省 身 从 波 士 顿 飞 往 三 藩 市, 朱 偕 同 陈 璞 往 机 场 迎 接 未 来 岳 丈。

"他 手 中 提 着 龙 虾 (波 士 顿 特 产),还 请 我 们 上 餐 馆 吃 饭, 而 我 就 没 预 备 礼 物 … … 研 究 生, 没 有 钱。" 朱 教 授 说 这 次 探 望 岳 丈, 也 没 买 礼 物。

朱 教 授 形 容 岳 丈 很 "犀 利", 不 过 他 发 现 自 己 较 岳 丈 手 脚 灵 活, "脑 袋 赢 不 了 他, 但 每 人 也 有 其 他 长 处 发 挥。" 不 过 现 在 与 岳 丈 相 处 已 没 有 压 力 了。

研 究 数 学 几 何 学 著 名 的 陈 省 身 教 授, 生 于 1911 年, 其 父 以 论 语 中 一 句"吾 日 三 省 吾 身" 为 他 取 名, 自 小 已 显 露 数 学 天 分, 14 岁 考 入 南 开 大 学 数 学 系, 在 清 华 大 学 完 成 硕 士 学 位, 被 派 往 德 国 汉 堡 大 学 留 学。

陈 省 身 曾 获 "沃 尔 夫" 奖

陈 教 授 曾 被 聘 任 为 美 国 数 学 研 究 所 首 任 所 长, 又 获 颁 美 国 科 学 院 终 身 院 士、 国 际 最 高 "沃 尔 夫" 奖 等,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杨 振 宁 便 是 他 的 学 生。 陈 教 授 于 1984 年 退 休,在 南 开 大 学 创 办 南 开 数 学 研 究 所, 并 任 首 任 所 长。 他 又 在 南 大 建 了 别 墅 取 名 "宁 园", 今 年 9 月 他 从 美 国 迁 回 宁 园 长 住。

朱 太 名 字 全 拜 拓 扑 学

陈 璞 的 得 名, 原 来 是 因 陈 省 身 教 授 当 时 钻 研 数 学 上 的 拓 扑 学 (topology), 取 其 同 音 字 "璞"。

访 问 期 间, 陈 教 授 不 时 称 赞 女 儿 聪 明 能 干, 可 以 不 聘 用 律 师 而 创 办 银 行, 又 盛 赞 女 儿 是 烧 菜 能 手,"如 果 在 外 边 吃 到 什 么 好 吃 的, 她 回 家 可 以 做 得 一 样 好 吃。"

陈 省 身 有 一 子 一 女, 两 人 遗 传 了 父 亲 的 天 资 聪 敏, 大 学 时 俱 修 读 理 科。 长 子 柏 龙 60 多 岁, 现 居 美 国, 陈 教 授 带 点 遗 憾 的 说, 儿 子 在 上 海 出 生 时, 自 己 在 昆 明 教 书, 由 于 内 战 交 通 瘫 痪, 第 一 次 见 儿 子 时, 他 已 经 6 岁 了, 由 于 儿 子 属 龙, 家 人 替 他 起 名 为 柏 龙。

岳 父 喜 收 外 孙 中 文 信

谈 到 外 孙 及 外 孙 女 (朱 经 武 的 子 女), 陈 省 身 说 两 个 孩 子 也 很 聪 明, 现 在 美 国 分 别 攻 读 医 科 研 究 院 及 大 学 土 木 工 程 系, 最 近 两 外 孙 在 课 余 学 写 中 文, 更 写 中 文 信 给 他, 逗 得 他 大 乐。
返 回“名 人 言 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