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 富 有 尽 学 识 无 穷

-- 儒 商 李 嘉 诚 谈 从 商 与 为 学 之 道

香 港 富 商 李 嘉 诚 的 成 功 秘 诀 如 待 人 以 诚、 知 人 善 任、 躬 身 力 行, 早 已 被 企 业 管 理 界 奉 为 金 科 玉 律, 但 他 能 有 如 此 识 见 又 离 不 开 他 对 阅 读 和 求 知 的 重 视。 跟 他 谈 商 人 的 社 会 角 色, 他 会 引 用 司 马 迁 的 《货 殖 传》 作 解 释; 问 他 财 富 是 什 么, 他 的 答 案 亦 极 具 智 慧。 "不 懂, 便 要 学" 是 李 嘉 诚 常 挂 在 口 边 的 说 话。 贴 身 追 访 李 嘉 诚 超 过 半 年 的 港 台 监 制 蔡 贞 停 为 本 刊 撰 文 (即 《明 报 月 刊》, 揭 开 李 嘉 诚 好 学、 博 闻 的 一 面。

在 过 去 的 九 个 月 里 面, 当 制 作 香 港 电 台 电 视 部 的 《杰 出 华 人 系 列 -- 李 嘉 诚》 一 辑 节 目, 与 李 先 生 会 面 了 多 少 次? 访 谈 了 几 多 小 时? 已 经 数 不 清 了, 但 是 我 很 清 楚 记 得 我 们 正 式 访 问 的 第 一 条 问 题。 这 条 问 题 本 来 不 在 我 提 问 的 范 围 之 内, 是 应 李 嘉 诚 先 生 要 求 而 问 的。 他 想 向 观 众 交 代 为 什 么 过 去 很 多 传 媒 邀 请 他 作 个 人 专 访 或 制 作 电 视 特 辑, 他 都 一 概 拒 绝, 但 这 次 却 破 例 答 应, 而 且 一 做 便 要 参 与 一 个 长 达 两 小 时 的 电 视 制 作。

这 一 段 访 问 若 放 在 节 目 内, 会 令 人 有 宣 传 之 嫌, 我 向 李 先 生 表 明 这 问 题 我 可 以 问, 但 一 定 不 会 播 出。 不 过 李 先 生 为 什 么 肯 破 例 亮 相 荧 光 幕? 这 一 点 相 信 很 多 人 都 好 奇 想 知 道。

"我 也 要 佩 服 你 们 高 层 某 位 小 姐 (按: 即 广 播 处 长 张 敏 仪), 她 先 找 我 的 朋 友 向 我 游 说, 但 我 一 口 拒 绝。 接 着, 她 亲 身 来 和 我 谈, 其 中 她 提 到 一 点, 令 我 听 后 内 心 动 摇。 她 说 很 多 年 青 人 都 想 知 道 人 生 应 该 怎 样 寻 求 一 条 正 路?" 李 嘉 诚 回 想 自 己 从 12 岁 开 始 投 身 社 会 工 作, 22 岁 创 业, 到 今 天 在 香 港 拥 有 长 江 实 业、 和 记 黄 埔、 长 江 基 建 及 香 港 电 灯 四 间 上 市 公 司。 五 十 八 年 当 中,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他 都 每 日 工 作 超 过 十 六 小 时; 就 算 至 今 日, 他 仍 然 每 日 上 班, 一 年 当 中 总 拨 出 部 分 时 间 四 出 巡 视 海 外 业 务。 付 出 汗 水, 付 出 努 力, 便 是 走 上 人 生 正 途 的 第 一 步。 李 嘉 诚 认 为 自 己 的 经 历 倘 若 能 够 给 年 青 人 一 点 启 示, 那 么 要 他 "高 调" 一 点 亮 相 电 视, 也 是 值 得。

"我 的 人 生 历 程 与 一 般 人 不 同。 我 没 有 童 年, 10 岁 便 逢 战 乱 要 四 处 奔 走。 年 青 时 为 口 奔 驰, 之 后 又 为 了 事 业 不 停 工 作, 一 直 到 今 天。" 短 短 几 句 话, 便 道 出 了 自 己 的 无 奈。

1928 年 出 生 的 李 嘉 诚, 在 日 本 侵 华 那 一 年 刚 好 10 岁。 1940 年, 李 的 父 亲 李 云 经 带 同 一 家, 从 家 乡 潮 州 南 下 香 港, 李 的 童 年 亦 在 这 一 刻 划 上 句 号。

"在 潮 州 城 虽 然 我 们 家 境 并 不 富 裕, 但 是 父 亲 一 辈 都 是 读 书 人 出 身。 记 得 小 时 候, 父 亲 无 论 到 哪 里 去 都 会 带 着 我。 当 时 我 可 以 感 觉 到 父 亲 是 受 人 尊 敬、 被 人 看 重 的。 到 了 香 港, 可 能 这 里 的 生 活 比 较 忙 碌, 待 人 的 态 度 明 显 不 同, 这 一 点 印 象 我 很 深 刻。 我 12 岁 到 香 港, 可 以 说, 从 那 时 候 开 始, 我 变 得 很 生 性, 很 懂 事, 绝 对 不 要 给 父 母 添 任 何 烦 事。" 李 嘉 诚 初 到 香 港 最 深 刻 的 印 象, 竟 然 是 香 港 的 世 态 炎 凉, 人 情 如 纸。

父 亲 来 港 后 一 年 便 因 患 上 肺 病 入 住 公 立 医 院, 一 家 的 生 活 担 子 便 重 甸 甸 地 压 在 李 嘉 诚 那 瘦 弱 的 肩 膀 上: "爸 爸 过 世 前 一 天, 他 忽 然 问 我 有 什 么 话 要 跟 他 说, 当 时 贫 病 交 迫, 他 实 在 找 不 到 什 么 话 来 鼓 励 我, 所 以 只 好 反 过 来 问 我 有 什 么 话 跟 他 说。" 李 嘉 诚 谈 起 自 己 童 年 孤 立 无 援 的 境 况, 眼 眶 一 红, 悲 从 中 来, 但 是 随 即 以 非 常 坚 决 的 口 吻 说 下 去:

"当 时 我 很 有 自 信 地 跟 爸 爸 说 -- 我 们 一 家 一 定 会 过 得 好, 我 很 庆 幸 自 己 当 时 能 够 很 坚 决 地 向 父 亲 作 出 了 这 个 承 诺, 我 相 信 那 一 刻 他 一 定 感 受 到 儿 子 那 一 份 决 心。"

捧 读 《辞 海》 抢 学 问

日 军 侵 占 香 港 的 三 年 零 八 个 月, 是 李 嘉 诚 一 生 最 艰 难 的 岁 月。 父 亲 去 世, 他 孤 身 一 个 人 留 在 香 港 赚 钱 维 持 在 家 乡 的 母 亲 和 弟 妹 的 生 活, 但 是 这 一 段 岁 月 依 李 嘉 诚 所 言: "这 三 年 零 八 个 月, 可 以 说 是 我 一 生 之 中 最 重 要 的。 我 现 在 仅 有 的 少 少 学 问, 都 是 在 这 期 间 得 来。 当 时 公 司 的 事 较 少, 工 作 清 闲, 其 他 同 事 都 爱 聚 在 一 起 打 麻 雀, 而 我 则 捧 着 一 本 《辞 海》, 一 本 老 师 用 的 教 本 便 自 修 起 来, 书 看 完 了 卖 掉 再 买 旧 书。" 人 家 说 读 书 求 学 问, 李 嘉 诚 笑 言 自 己 是 "抢 学 问", 争 分 夺 秒 地 把 古 圣 贤 书 一 笔 一 笔 抄 写 在 旧 报 纸 上, 加 深 记 忆。

在 与 李 先 生 的 交 谈 中, 发 觉 他 经 常 引 经 据 典。 说 来 惭 愧, 他 援 引 的 诗 句, 很 多 都 是 我 听 也 未 听 过 的。 一 次 他 问 我 喜 不 喜 欢 念 诗 词 歌 赋? 我 说: "喜 欢, 但 是 读 过 很 快 便 忘 掉 了, 不 像 你 还 随 时 可 以 背 诵 出 来。" 他 笑 笑 口 回 答 我: "那 你 一 定 是 被 迫 念 的, 我 是 真 的 喜 欢 去 读, 所 以 印 象 会 特 别 深。" 我 想 一 想 这 话 也 有 道 理, 对 自 己 真 正 喜 欢 的 人 和 事, 印 象 总 是 特 别 深 刻。

李 嘉 诚 对 知 识 看 得 很 重, 并 没 有 因 为 失 学 而 放 弃 对 知 识 的 追 求。 他 自 言 到 今 天, 没 有 一 天 不 看 书, 不 求 新 的 知 识。 李 先 生 习 惯 在 睡 前 看 书, 书 看 到 精 采 处, 他 会 舍 不 得 放 下, 继 续 追 看 直 到 把 文 章 看 完 才 肯 关 灯 上 床。 在 这 样 的 晚 上 他 绝 对 不 敢 看 床 边 的 小 闹 钟 一 眼, 他 说 他 怕 知 道 自 己 看 书 看 得 这 么 晚, 翌 日 便 会 提 不 起 精 神 影 响 工 作; 不 看 闹 钟, 不 理 会 自 己 因 看 书 而 减 少 了 多 少 睡 眠 时 间, 翌 晨 5 时 59 分 闹 钟 一 响, 他 便 照 样 起 床, 迎 接 六 时 正 的 电 台 新 闻 广 播, 一 天 的 开 始。

在 长 江 实 业 集 团 工 作 了 二 十 六 年 的 洪 小 莲 说: "李 先 生 常 说 的 一 句 话 是 -- 不 懂 便 要 学。" 看 着 自 己 的 老 板 由 最 初 从 事 塑 胶 工 业, 转 移 做 地 产, 及 后 再 发 展 港 口、 通 讯、 石 油 等 行 业, 每 一 门 生 意 技 术 上 的 细 节, 他 都 能 掌 握 得 很 清 楚, 洪 小 莲 说 这 一 点 她 是 由 衷 的 佩 服 李 先 生。

"记 得 我 初 到 长 江 时, 有 一 次 午 饭 后, 我 坐 在 自 己 的 位 看 报, 李 先 生 突 然 走 过 来, 看 到 我 刚 在 看 娱 乐 版, 他 说 你 看 这 些 是 浪 费 自 己 的 精 神 时 间, 全 无 得 益, 又 学 不 到 什 么, 值 得 吗? 我 最 初 的 反 应 是 觉 得 自 己 在 消 闲, 没 有 什 么 所 谓。 后 来 细 心 再 想, 他 实 在 说 得 很 对, 从 此 我 便 很 留 意 自 己 对 时 间 的 利 用 和 分 配。" 洪 小 莲 不 只 一 次 向 记 者 说, 若 她 跟 的 老 板 不 是 李 嘉 诚, 今 天 她 肯 定 会 是 另 一 个 人。

李 先 生 说 他 除 了 小 说 以 外 什 么 书 都 看。 文、 史、 哲、 政、 经、 科 学 等 都 是 现 代 企 业 家 必 须 掌 握 的 知 识; 他 认 为 如 果 能 跟 随 社 会 进 步, 甚 至 跑 前 一 点, 那 么 判 断 未 来 的 能 力 会 更 加 准 确, 李 嘉 诚 的 企 业 王 国 紧 扣 着 香 港 的 经 济 发 展, 或 者 更 正 确 地 说, 是 比 香 港 的 经 济 轨 迹 走 前 一 步。

1950 年, 他 已 经 当 了 塑 胶 推 销 员 五 年, 摸 清 了 这 个 行 业 的 运 作; 对 于 自 己 的 工 作 能 力, 他 更 加 满 怀 信 心, 所 以 决 定 创 业, 用 五 万 元 的 资 金 在 西 环 皇 后 大 道 西 509 号 开 办 了 长 江 塑 胶 厂。

"年 青 时 我 表 面 谦 虚, 但 其 实 内 心 很 骄 傲。 为 什 么 骄 傲 呢? 因 为 同 事 们 去 玩 的 时 候, 我 去 求 学 问; 看 见 他 们 每 天 保 持 原 状, 而 自 己 的 学 问 日 渐 提 高, 当 我 做 生 意 时, 我 便 警 惕 自 己, 如 果 有 骄 傲 之 心, 总 有 一 天 会 碰 壁, 所 以 我 把 公 司 命 名 "长 江" -- 长 江 不 择 细 流 -- 不 嫌 弃 细 河 流 或 是 细 的 泉 水, 把 它 们 都 吸 引 过 来, 否 则 怎 能 汇 成 长 江?" 率 直 的 李 先 生, 连 心 底 里 所 想 的 都 亮 了 出 来, 他 不 说 谁 又 会 知 道 谦 虚 的 外 表 原 来 藏 有 一 颗 骄 傲 的 心。 结 果, 他 真 的 紧 守 着 这 个 宗 旨 待 人 处 事, 这 对 他 日 后 发 展 事 业, 奠 下 了 很 好 的 基 础, 因 为 公 司 无 论 发 展 得 多 大 多 远, 他 身 边 总 不 乏 一 班 忠 诚 的 员 工 为 他 卖 力。

如 何 让 员 工 喜 欢 你?

为 李 嘉 诚 工 作 了 十 四 年 的 前 和 黄 集 团 财 务 董 事 盛 永 能, 告 诉 我 他 加 入 公 司 的 经 过, 这 位 在 70 年 代 因 工 作 关 系 而 认 识 李 先 生 的 加 拿 大 人 说, 他 永 远 都 不 会 忘 记 这 一 天, 1984 年 7 月 的 某 一 个 星 期 五, 晚 上 10 时 左 右, 他 接 到 李 先 生 从 香 港 打 来 的 电 话, 邀 请 他 加 入 和 黄 工 作, 谈 好 工 作 性 质 和 条 件 后 李 先 生 接 着 说: "星 期 一 是 你 的 生 日, 我 在 此 预 祝 你 生 日 快 乐。" 盛 永 能 说 这 是 他 收 到 最 好 的 一 份 生 日 礼 物, 不 到 两 个 星 期, 他 便 飞 到 香 港 在 和 黄 上 班, 而 且 一 直 做 到 退 休。

李 嘉 诚 说 管 理 之 道 是 知 人 善 任, 但 不 要 忽 略 一 个 基 本 原 则, 那 便 是 要 让 员 工 对 公 司 有 归 属 感, 让 他 们 喜 欢 你。 "你 对 人 好, 人 家 便 会 对 你 好; 做 起 事 来 心 悦 诚 服, 工 作 自 然 卖 力。" 具 体 来 说 应 该 怎 样 做 呢? "人 没 有 办 法 做 到 十 全 十 美, 但 想 到 的 便 尽 量 去 做。" 以 心 比 心, 便 是 最 佳 管 理 之 道。

发 展 中 不 忘 稳 健稳 健 中 不 忘 发 展

第 一 间 长 江 塑 胶 厂 的 旧 地, 今 天 已 成 了 一 幢 住 宅 大 楼, 连 其 后 李 嘉 诚 自 资 在 北 角 英 皇 道 兴 建 的 第 一 座 长 江 塑 胶 工 业 大 厦, 现 在 也 成 了 一 座 商 业 楼 宇 和 酒 店 的 地 盘, 香 港 的 工 业 在 70 年 代 已 渐 走 下 坡。 而 李 嘉 诚 早 在 1957 年 开 始 涉 足 地 产。

从 塑 胶 厂 赚 到 的 钱, 他 用 了 大 部 分 来 买 地 兴 建 工 业 大 厦, 其 后 再 发 展 住 宅 楼 宇。 "看 中 地 产 的 原 因 很 简 单, 香 港 土 地 供 应 有 限, 外 来 移 民 却 不 断 增 加。 过 去 无 论 在 什 么 时 候 都 好, 以 五 年 作 为 一 条 界 线, 五 年 后 楼 价 的 最 低 都 会 比 五 年 前 的 高 价 还 要 高。"

李 嘉 诚 在 1972 年 将 旗 下 的 地 产 业 务 上 市, 但 是 这 并 不 意 味 着 他 对 香 港 地 产 的 前 景 一 片 乐 观。 长 江 实 业 集 团 上 市 后 不 久, 他 已 经 着 眼 将 公 司 的 投 资 分 散 到 其 他 业 务, 问 他 为 什 么 有 这 样 的 安 排, 他 开 玩 笑 地 说: "可 能 我 看 错 了。" 假 若 他 单 单 从 事 地 产 这 个 行 业, 一 切 都 会 来 得 较 简 单, 而 他 也 可 以 赚 到 更 多 的 利 润, 因 为 在 过 去 二 十 多 年, 没 有 一 个 行 业 的 利 润 是 多 于 地 产, 但 是 李 先 生 有 自 己 的 一 套 想 法。 "作 为 一 间 上 市 公 司 的 负 责 人, 我 要 为 股 东 利 益 着 想。 地 产 以 外, 应 该 作 多 方 面 分 散 投 资。 当 地 产 遇 到 低 潮, 或 是 以 后 土 地 供 应 增 多, 旧 楼 利 润 减 少 时, 有 其 他 行 业 的 收 入, 公 司 所 受 到 的 影 响 会 最 少, 这 样 做 当 然 要 付 出 更 多 精 力, 也 较 辛 苦, 因 为 五 分 钟 前 开 一 个 会, 五 分 钟 后 讨 论 的 可 能 已 经 是 另 一 种 业 务 的 会 议, 但 我 认 为 这 一 条 路 是 正 确 的。"

"发 展 中 不 忘 稳 健, 稳 健 中 不 忘 发 展。" -- 骤 听 起 来 好 像 是 放 诸 四 海 皆 准 的 一 句 口 号, 但 偏 偏 李 先 生 却 能 将 它 持 之 以 恒, 作 为 他 做 生 意 的 座 右 铭, 而 且 实 验 证 明, 确 是 可 行。

70 年 代 后 期, 李 嘉 诚 接 连 收 购 了 美 资 的 永 高 公 司, 英 资 的 青 洲 英 坭 及 英 资 第 二 大 洋 行 -- 和 记 黄 埔; 80 年 代 中, 再 从 置 地 手 上 买 入 香 港 电 灯 公 司, 至 此, 李 的 业 务 发 展 已 经 非 常 多 元 化, 而 且 投 资 的 地 点 也 不 再 局 限 香 港, 那 里 有 好 的 投 资 环 境, 李 便 到 那 里 去, 果 真 做 到 海 阔 天 空 任 鸟 飞。

什 么 钱 决 不 会 赚?

今 天, 李 嘉 诚 的 重 点 投 资 项 目 包 括 地 产、 港 口、 通 讯、 酒 店、 零 售、 基 建 和 能 源 等 七 大 项; 投 资 地 点 遍 及 世 界 二 十 四 个 国 家, 不 过, 有 一 些 生 意 套 用 李 先 生 的 话 说 是 "多 多 钱 给 我 赚 我 也 不 肯 做, 有 一 些 地 方 是 有 钱 赚 他 也 不 肯 去 赚。" 近 期 印 尼 发 生 华 人 妇 女 大 批 被 奸 杀 的 事 件, 令 他 即 时 停 止 在 当 地 要 进 行 的 一 项 投 资 计 划; 南 非 尚 实 行 种 族 隔 离 政 策 时, 他 拒 绝 到 该 国 投 资。 他 说 他 选 择 投 资 地 点, 首 要 是 当 地 的 法 律 对 投 资 者 要 有 保 障, 而 且 还 一 定 不 能 歧 视 中 国 人。

"虽 然 处 身 滚 滚 红 尘、 唯 利 是 图 的 社 会 当 中, 但 是 若 能 保 留 一 点 值 得 自 傲 的 地 方 在 内 心 处, 人 便 可 以 生 活 得 更 有 意 义。" 这 一 点 做 人 原 则, 解 释 了 李 先 生 经 常 挂 在 口 边 的 一 句 说 话 -- "傲 气 不 可 有, 傲 骨 不 可 无"。

在 中 国 人 的 社 会, 从 商 绝 非 一 件 轻 松 的 事, 无 论 事 业 发 展 得 多 大、 多 么 成 功, 还 是 有 人 以 不 屑 的 口 吻 看 待 商 人, 仿 佛 赚 钱 只 是 个 人 之 事, 与 其 他 人 无 关, 更 遑 论 对 社 会 有 什 么 贡 献, 工 作 了 大 半 个 世 纪, 而 且 在 自 己 岗 位 上 有 一 定 成 就 的 李 嘉 诚, 绝 对 有 资 格 为 "商 人" 说 一 句 话。 "根 据 汉 司 马 迁 所 著 的 《货 殖 传》, 商 的 作 用 是 互 通 有 无, 当 时 他 已 经 为 商 人 受 到 的 不 公 平 对 待 抱 不 平, 事 实 上 若 企 业 家 有 好 的 创 意, 有 好 的 经 营 之 道, 能 为 国 家 创 造 财 富, 对 社 会 的 贡 献 绝 不 在 他 人 之 下。"

谈 起 金 钱, 有 一 点 我 是 很 认 同 李 先 生 的 看 法。 我 问 对 他 来 说, 财 富 是 什 么 一 回 事? 他 回 答: "财 富 是 可 以 令 一 个 人 的 内 心 有 安 全 感, 但 是 超 过 某 个 金 额 之 后, 便 没 有 太 大 意 义, 一 个 人 所 需 要 的 安 全 感 未 至 于 要 那 么 大。" 我 接 着 问: "那 你 还 继 续 工 作, 累 积 更 多 的 财 富?" 他 说: "自 己 有 多 些 财 富 时, 骤 然 间 想 起 要 做 些 什 么 事, 做 些 自 己 认 为 对 其 他 人 有 意 义 的 事, 身 边 有 钱, 随 时 便 可 以 去 做, 若 想 花 钱 才 去 赚 钱, 很 难。"

童 年 失 学, 父 亲 因 病 失 救, 是 李 嘉 诚 的 憾 事, 当 他 的 事 业 上 轨 道 之 后, 他 开 始 有 规 模 地 在 教 育 和 医 疗 作 出 贡 献。 根 据 有 收 据 的 记 录, 从 70 年 代 至 今, 他 已 捐 出 28 亿 元 来 资 助 香 港 和 国 内 的 教 育 发 展、 兴 建 医 院 和 老 人 院 等 等, 而 且 花 的 不 光 是 金 钱, 还 有 人 力、 物 力, 单 在 汕 头 大 学 筹 备 期 间, 他 特 别 在 公 司 内 成 立 了 一 个 14 人 工 作 小 组, 全 职 负 责 汕 头 大 学 的 工 作。 至 今, 他 在 长 实 集 团 的 主 席 办 公 室 内, 也 有 一 些 职 员 是 专 门 负 责 为 他 筹 划 捐 钱 的 项 目。 金 钱 放 在 这 个 赫 赫 有 名 的 企 业 家 手 里, 便 是 要 用 得 其 所, 花 得 有 价 值。

向 这 个 成 功 的 企 业 家 问 成 功 之 道, 他 严 肃 地 开 出 条 件 -- 要 勤 力, 要 节 俭 (但 李 先 生 再 三 补 充 这 节 俭 指 的 是 要 吝 啬 自 己, 不 要 吝 啬 别 人)、 有 毅 力、 肯 求 知、 要 待 人 以 诚、 建 立 良 好 信 誉。 他 说 这 其 实 是 老 生 常 谈, 只 要 肯 跟 着 去 做, 任 何 人 都 可 达 到 不 同 程 度 的 成 功, 甚 至 比 他 做 得 更 好, 听 起 来 好 像 很 简 单, 但 说 易 行 难。 现 在 的 年 青 人 有 谁 可 以 每 天 工 作 十 六 小 时 之 后, 还 要 坚 持 学 习? 有 谁 愿 意 没 有 酬 劳, 但 是 仍 然 肯 下 班 之 后 走 到 工 厂 去 查 看 客 户 所 订 的 货 物 是 否 如 期 生 产?

这 些 都 是 李 先 生 曾 经 走 过 的 路, 正 是 他 成 功 的 基 石。

(原 载 《明 报 月 刊》 1998 年 12 月 号)

返 回“著名华人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