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 嘉 诚 公 开 "超 人" 秘 诀
香 港 人 喜 欢 把 李 嘉 诚 称 为 "超 人", 他 统 领 的 "和 黄" 集 团 于 2000 年 被 美 国 《财 富》 杂 志 评 选 为 "全 球 最 赚 钱 公 司", 而 美 国 《商 业 周 刊》 2001 年 则 把 李 嘉 诚 誉 为 "全 球 最 佳 企 业 家"。 李 嘉 诚 的 成 功 秘 诀, 无 疑 是 许 多 人 都 想 知 道 的。 2001 年 2 月 2 日, 李 嘉 诚 位 于 长 江 大 厦 70 楼 的 办 公 室 来 了 一 帮 特 殊 的 客 人 ---- 香 港 中 文 大 学 行 政 人 员 工 商 管 理 硕 士 课 程 的 学 生。 李 嘉 诚 和 他 们 长 谈 了 一 个 半 小 时, 从 为 人 处 事 到 家 庭 生 活, 从 管 理 作 风 到 领 导 才 能, 有 问 必 答、 言 无 不 尽 地 公 开 了 他 的 成 功 秘 诀。

超 人 与 凡 人: 每 天 工 作 16 个 小 时

有 学 生 问, 要 成 为 领 袖, 必 须 要 有 眼 光、 有 理 想、 勤 奋 和 有 奋 斗 精 神。 除 此 之 外, 怎 样 才 能 做 得 比 别 人 好?

李 嘉 诚 回 答 说: "要 成 为 领 袖, 你 提 到 的 基 本 素 质 一 定 要 有。 要 清 楚, 无 论 从 事 什 么 行 业, 都 要 比 竞 争 对 手 做 好 一 点。 就 像 奥 运 赛 跑 一 样, 只 要 快 1/10 秒 就 会 赢。" 他 以 自 己 的 经 历 为 例, 接 着 说: "我 年 轻 打 工 时, 一 般 人 每 天 工 作 8 到 9 个 小 时, 而 我 每 天 工 作 16 小 时。 除 了 对 公 司 有 好 处 外, 我 个 人 得 益 更 大, 这 样 就 可 以 比 别 人 赢 少 许。 面 对 香 港 今 天 如 此 激 烈 的 竞 争, 这 更 加 重 要。 只 要 肯 努 力 一 点, 就 可 以 赢 多 一 点。"

李 嘉 诚 说, 他 没 满 20 岁 就 要 担 负 家 庭, "一 心 想 向 上, 每 到 晚 上 便 想 着 明 天 的 事 情。" 他 提 到, 在 40 年 代, 他 "年 纪 很 小 就 出 来 工 作, 17 岁 时 做 一 个 批 发 商 的 营 业 员", "18 岁 做 经 理, 19 岁 为 总 经 理, 22 岁 创 业"。 他 鼓 励 在 座 的 学 生: "只 要 自 身 条 件 优 越, 有 充 足 准 备, 在 今 天 的 知 识 型 社 会 里, 年 轻 人 更 容 易 突 围 而 出, 创 造 自 己 的 事 业。"

老 板 与 下 属: 大 企 业 必 须 靠 组 织

李 嘉 诚 如 何 领 导 下 属, 如 何 与 下 属 相 处, 是 许 多 学 生 关 心 的 问 题。 李 嘉 诚 从 几 个 方 面 作 了 回 答。

首 先, 他 提 出 好 员 工 的 标 准。 李 嘉 诚 坦 率 地 说: "在 我 公 司 服 务 多 年 的 行 政 人 员, 有 的 已 工 作 了 很 多 年, 有 些 更 长 达 30 年, 什 么 国 籍 都 有。 无 论 是 什 么 国 籍, 只 要 在 工 作 上 有 表 现, 对 公 司 忠 诚, 有 归 属 感, 经 过 一 段 时 间 的 努 力 和 考 验, 就 能 成 为 公 司 的 核 心 成 员。" 他 强 调 指 出: "忠 诚 犹 如 大 厦 的 支 柱, 尤 其 是 高 级 行 政 人 员。" 他 还 补 充 说: "在 我 两 个 儿 子 加 入 公 司 前, 我 的 公 司 内 并 没 有 聘 用 亲 属。 我 认 为, 亲 信 并 不 等 于 亲 人。"

第 二, 他 强 调 好 的 企 业 一 定 要 有 好 的 组 织。 他 深 有 感 触 地 说: "机 构 大 必 须 依 靠 组 织。 在 二 三 十 人 的 企 业, 领 袖 走 在 最 前 端 便 最 成 功。 当 规 模 扩 大 到 几 百 人, 领 袖 还 是 要 参 与 工 作, 但 不 一 定 是 要 走 在 前 面 的 第 一 人。 再 大 便 要 靠 组 织, 否 则 迟 早 会 撞 板, 这 样 的 例 子 很 多, 100 多 年 的 银 行 也 会 一 朝 崩 溃。"

第 三, 他 的 管 理 模 式 融 合 中 外, 既 讲 科 学, 又 重 感 情。 他 认 为: "美 国 科 学 化 的 管 理 有 它 的 优 点, 可 以 应 付 急 速 的 经 济 转 变, 但 没 有 人 情, 业 绩 不 太 好 时 进 行 大 规 模 裁 员。 我 们 做 不 出, 因 为 会 令 员 工 没 有 安 全 感, 也 会 导 致 许 多 人 突 然 失 业。 我 们 揉 合 两 者 的 优 点, 以 外 国 人 的 管 理 方 式, 加 上 中 国 人 的 管 理 哲 学, 以 保 存 员 工 的 干 劲 和 热 诚。 我 相 信 可 以 无 往 而 不 利。"

进 取 与 稳 健: 船 要 快 更 要 顶 住 风 浪

去 年 (2000 年) 8 月, 在 已 经 拿 到 德 国 3G 牌 照 的 情 况 下, 李 嘉 诚 突 然 宣 布 放 弃。 他 的 理 由 是 要 保 持 公 司 业 务 稳 健 发 展。 有 学 生 当 面 向 他 提 出, 企 业 经 营 中 如 何 处 理 谨 慎 与 进 取 的 关 系。

李 嘉 诚 首 先 指 出, 他 是 一 个 "很 进 取 的 人", 从 他 所 从 事 行 业 之 多 便 可 看 得 到。 但 是, 他 强 调: "我 着 重 的 是 在 进 取 中 不 忘 稳 健, 原 因 是 有 不 少 人 把 积 蓄 投 资 于 我 们 公 司, 我 们 要 对 他 们 负 责 任, 所 以 在 策 略 上 讲 求 稳 健, 但 并 非 不 进 取, 相 反 在 进 取 时 我 们 要 考 虑 到 风 险 和 公 司 的 承 担。" 他 透 露, 他 的 原 则 是 "在 开 拓 业 务 方 面, 保 持 现 金 储 备 多 于 负 债, 要 求 收 入 与 支 出 平 衡, 甚 至 要 有 盈 利, 我 讲 求 的 是 于 稳 健 与 进 取 中 取 得 平 衡。 船 要 行 得 快, 但 所 面 对 的 风 浪 一 定 要 捱 得 住!"

李 嘉 诚 做 出 重 大 决 策 时 最 看 重 的 是 数 字, 最 强 调 的 是 事 前 准 备。 他 指 出: "每 一 个 决 定 都 经 过 有 关 人 员 的 研 究, 要 有 数 字 的 支 持。 我 对 数 字 是 很 留 意 的, 所 以 数 字 一 定 要 准 确。 每 次 一 开 会 就 入 正 题, 没 有 多 余 的 话。" 他 每 次 开 会 前, 会 接 触 和 了 解 有 关 事 务, 仔 细 研 究 员 工 们 的 建 议, 加 上 各 部 门 同 事 各 有 自 己 的 知 识 和 专 长, 所 以 当 下 属 提 出 有 用 的 建 议 时, 很 快 便 得 到 他 的 接 纳。 他 提 到 一 次 行 政 会 议, 他 在 两 分 钟 内 批 准 了 所 有 同 事 的 建 议, "全 世 界 没 有 一 个 行 政 人 员 能 这 么 快 取 得 总 裁 的 批 准!"

李 嘉 诚 不 仅 要 求 员 工 这 么 做, 自 己 也 身 体 力 行。 他 说: "我 虽 然 是 作 最 后 决 策 的 人, 但 每 次 决 定 前 我 也 做 好 准 备, 事 先 一 定 听 取 很 多 方 面 的 意 见, 当 作 决 定 和 执 行 时 必 定 很 快。" 他 特 别 描 述 了 当 年 卖 "橙" 公 司 (Orange) 这 个 历 史 上 最 大 交 易 的 传 奇 经 过。 他 说: "我 事 先 不 认 识 对 方, 也 从 未 见 过 面, 只 听 过 他 的 名 字, 那 次 对 方 只 有 数 小 时 逗 留 在 香 港 洽 谈。 因 为 我 事 先 已 熟 悉 蜂 窝 电 话 的 前 途, 作 好 准 备, 向 对 方 表 达 清 楚, 所 以 很 快 便 可 作 决 定。"

下 属 最 怕 李 嘉 诚 什 么 呢? 最 怕 他 问 数 字。 一 次, 一 个 在 香 港 知 名 度 很 高 的 同 事 向 李 嘉 诚 汇 报 数 字 时, 李 嘉 诚 感 到 有 问 题。 但 这 个 同 事 坚 持 自 己 的 判 断, 还 要 和 李 嘉 诚 打 赌, 以 高 尔 夫 球 棍 为 赌 注。 结 果, 第 二 天 李 嘉 诚 就 收 到 一 套 新 的 高 尔 夫 球 棍。

老 子 与 儿 子: 李 泽 楷 是 这 样 长 大 的

李 嘉 诚 的 两 个 儿 子 事 业 也 十 分 成 功。 大 儿 子 李 泽 钜 叱 咤 香 港 地 产 界, 而 小 儿 子 李 泽 楷 则 是 亚 洲 新 经 济 的 风 云 人 物。 李 嘉 诚 在 教 育 子 女 方 面, 又 有 什 么 秘 诀?

李 嘉 诚 首 先 认 为, 中 国 那 句 "富 不 过 三 代" 的 老 话 日 后 需 要 修 改 了, 因 为 "今 天 的 教 育、 组 织 不 同, 令 事 业 可 以 继 续。"

他 相 信, 父 母 采 取 不 同 的 教 育 方 法, "对 下 一 代 的 将 来 影 响 很 大"。 他 透 露, 当 年 他 朋 友 的 孩 子 去 外 地 读 书, 买 了 一 辆 最 新 款 的 敞 篷 车, 但 是 "我 两 个 儿 子 买 的 只 是 两 辆 单 车 (自 行 车), 在 美 国 斯 坦 福 大 学 行 走 也 十 分 方 便。 直 到 有 一 天, 我 在 9 楼 公 寓 等 他 们 回 家 吃 饭, 看 到 一 辆 单 车 冒 雨 在 车 群 中 '之' 字 型 穿 梭, 险 象 环 生, 看 清 楚 才 知 道 是 其 中 一 个 儿 子, 而 他 到 家 时 已 浑 身 湿 透, 还 背 着 几 十 磅 东 西。 这 时, 我 才 叫 他 们 第 二 天 去 学 车 考 牌, 买 一 辆 坚 固 的、 去 年 款 式 的 新 车。"

这 样 做 会 不 会 令 孩 子 以 为 父 母 不 疼 他 们? 李 嘉 诚 率 然 回 答 道: "是 否 疼 爱 不 是 靠 金 钱 或 物 质 去 衡 量。 儿 子 在 外 地 读 书 时, 我 给 他 们 开 了 两 个 银 行 户 口, 一 个 他 们 绝 对 不 能 动 用, 但 已 经 准 备 足 够 他 们 完 成 博 士 课 程 的 费 用。 至 于 使 用 另 一 个 户 口 的 金 钱, 他 们 必 须 写 信 给 我 报 告, 我 会 在 24 小 时 内 回 复。 后 来 因 为 他 们 功 课 太 多, 才 接 受 他 们 要 求 改 用 电 话 说 明。 这 才 是 有 用 的 疼 爱, 我 个 人 认 为 太 多 的 物 质 反 而 有 害。"

李 嘉 诚 还 风 趣 地 透 露, 在 儿 子 上 大 学 前, 他 每 个 周 日 都 拒 绝 所 有 应 酬, 带 他 们 到 一 艘 "绝 不 豪 华" 的 小 游 艇 去, "好 处 是 跟 他 们 说 道 理, 他 们 也 无 处 可 逃。"

香 港 与 内 地: "我 们 已 走 进 知 识 型 经 济"

李 嘉 诚 的 企 业 对 香 港 的 经 济 影 响 力 很 大, 学 生 们 自 然 希 望 李 嘉 诚 能 给 香 港 的 竞 争 力 把 一 把 脉。 李 嘉 诚 也 非 常 坦 然 地 指 出, 这 是 他 和 所 有 香 港 人 都 关 心 的 问 题。

他 率 直 地 说: "面 对 今 天 的 竞 争, 香 港 人 需 要 抛 开 昔 日 自 满 的 心 理。" 他 认 为, 香 港 今 天 的 问 题 "在 于 贫 富 悬 殊 日 益 严 重", "将 来 香 港 的 情 形 会 与 今 天 的 美 国 一 样, 受 教 育 多、 知 识 水 平 高 又 用 功 的, 收 入 会 向 上, 收 入 低 者 则 越 来 越 萎 缩。 这 是 社 会 的 经 济 转 型, 我 们 已 走 进 知 识 型 经 济。"

解 决 这 一 问 题, 他 认 为 要 双 管 齐 下。 "短 期 输 入 一 些 高 教 育 水 平 的 技 术 移 民 对 香 港 至 关 重 要。 而 长 期 则 要 加 强 教 育, 提 升 香 港 大 学 生 的 水 平。 单 是 大 学 学 历 已 不 足 够, 希 望 有 硕 士、 博 士 程 度, 才 经 得 起 考 验, 加 上 香 港 人 一 贯 灵 活 和 有 拼 搏 精 神 的 优 点, 便 可 与 外 国 的 强 者 竞 争。"

李 嘉 诚 来 自 潮 州, 他 热 爱 家 乡。 他 对 学 生 们 说: "我 放 了 不 少 心 血 在 家 乡, 没 有 任 何 一 个 生 意 比 汕 头 大 学 更 占 用 我 的 时 间, 最 初 十 年 我 每 次 到 汕 大 都 工 作 直 至 凌 晨 两 三 点。"

李 嘉 诚 更 热 爱 祖 国。 他 讲 了 个 故 事: "几 年 前, 我 去 汕 头 大 学 开 校 董 会, 市 领 导 安 排 在 饭 后 会 见 大 群 记 者, 被 问 及 '潮 州 人 以 你 为 荣, 你 又 会 否 以 身 为 潮 州 人 为 荣 呢?' 回 答 这 个 问 题 不 可 犹 豫, 我 在 两 秒 内 便 回 答 道: 我 以 身 为 中 国 人 为 荣。"

就 此, 李 嘉 诚 延 伸 说 开 来: "在 我 心 中, 同 事 中 有 不 同 民 族, 会 说 潮 州 话 也 不 会 有 特 别 好 处。 潮 州 人 有 其 长 处, 也 有 其 短 处。 潮 州 人 二 战 前 多 从 事 米 铺、 木 材、 煤 炭、 苦 力、 拉 车 等 工 作, 近 几 十 年 潮 州 家 庭 也 着 重 第 二 代 教 育。 但 是 必 须 记 着, 身 为 中 国 人, 事 业 有 成 当 然 应 该 对 家 乡 有 贡 献, 更 要 有 远 大 思 想, 不 只 中 国, 甚 至 放 眼 世 界。"

李 嘉 诚 是 这 么 说 的, 也 是 这 么 做 的。 为 了 支 持 祖 国 的 教 育 事 业, 李 嘉 诚 倾 注 大 量 心 血。 最 近, 内 蒙 古、 新 疆 发 生 特 大 雪 灾, 20 万 学 生 失 去 校 园, 他 获 悉 后 立 即 捐 款 1000 万 港 元 给 中 国 教 育 部。 不 仅 要 在 事 业 上 有 成 就, 更 要 胸 怀 祖 国、 胸 怀 世 界, 这 才 是 "超 人" 的 真 正 秘 诀。

(选 自 人 民 网 2001 年 2 月 8 日)

返 回“名 人 言 谈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