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 远 哲 演 讲: 中 国 文 化 与 教 育

台 湾 总 统 大 选 后, 外 界 传 言, 候 任 总 统 陈 水 扁 将 委 任 诺 贝 尔 奖 获 奖 者、 台 湾 中 央 研 究 院 院 长 李 远 哲 为 行 政 院 院 长。 下 文 是 最 近 李 远 哲 在 香 港 中 文 大 学 新 亚 学 院 五 十 金 禧 上, 以 《中 国 文 化 与 教 育》 为 题 发 表 的 演 讲。 他 在 演 讲 中 针 对 中 国 文 化 作 了 深 入 的 探 讨, 并 详 细 表 述 了 他 的 社 会 与 教 育 理 念。 此 文 尚 未 在 别 处 公 开 发 表 过, 特 此 刊 出, 以 飨 读 者。

中 国 文 化 与 教 育

李 远 哲

1999 年 9 月 24 日 于 香 港 中 文 大 学 新 亚 书 院

人 类 能 够 在 地 球 上 生 存、 发 展 与 繁 荣, 文 化 的 传 承 也 许 是 最 重 要 的 因 素。 如 果 我 们 没 有 历 史 留 下 来 的 共 同 的 回 忆, 没 能 继 续 累 积 好 的 经 验, 去 除 不 好 的 梦 魇, 我 们 就 很 不 容 易 满 怀 着 信 心 往 前 走 下 去。 但 是 随 着 时 代 的 变 迁, 我 们 的 社 会 结 构 一 直 在 演 变, 许 多 一 直 被 认 为 是 良 好 的 传 统 习 俗, 往 往 被 发 现 已 不 适 合 于 现 代 社 会 的 需 求。 但 是 历 史 毕 竟 是 连 续 的, 久 远 的 历 史 留 下 的 文 化 的 因 素, 常 深 远 地 影 响 着 我 们 的 生 活 与 我 们 的 观 念。

过 去 的 两 百 年 内, 我 们 便 体 验 到 社 会 的 一 大 变 革。 在 农 业 社 会 里, 在 竹 围 里 居 住 的 大 家 庭, 往 往 是 自 给 自 足 的。 那 时 代, 一 个 小 孩 在 农 村 诞 生 后, 如 果 家 人 依 照 祖 先 留 下 的 方 式 培 养 小 孩, 他 会 慢 慢 学 会 农 村 生 活 的 点 点 滴 滴, 如 果 没 有 得 到 什 么 疾 病, 他 不 会 有 很 大 的 问 题 长 大 成 人。 不 过 工 业 革 命 发 生 之 后, 随 着 生 产 效 率 的 提 升 与 社 会 分 工 的 深 化, 从 事 工 作 的 地 方 与 生 活 的 地 方 也 就 开 始 分 离 开 来。 农 业 社 会 的 大 家 庭 渐 渐 消 失, 人 口 往 大 都 市 集 中, 人 与 社 群 之 间 的 关 系 发 生 巨 大 的 变 化。 几 千 年 来 我 们 习 以 为 常 的 许 多 观 念, 许 多 风 俗 习 惯, 甚 至 道 德 观 念, 便 有 重 新 检 讨 的 必 要。 对 于 居 住 在 中 国 或 东 南 亚 各 地 的 人 们 而 言, 这 检 讨 是 非 常 严 酷 的。 这 些 地 方 的 人 们 因 为 没 有 赶 上 工 业 革 命 的 浪 潮, 不 但 在 许 多 方 面 ------ 特 别 是 科 技 与 物 资 文 明 ------ 落 在 人 家 后 面, 也 受 到 列 强 的 压 迫, 因 而 失 去 了 信 心 与 客 观 检 讨 的 能 力。 有 时 过 度 崇 洋, 一 味 地 想 打 倒 孔 家 店, 全 盘 否 定 祖 先 留 下 来 的 文 化, 但 也 有 不 少 人 坚 持 “ 中 学 为 体, 西 学 为 用” , 看 不 清 楚 大 时 代 的 趋 势。 但 是 同 样 可 怕 的 是 生 活 在 现 代 的 社 会 里, 却 挣 脱 不 开 传 统 中 渣 滓 的 成 分 的 束 缚, 让 旧 有 的 恶 质 的 东 西 继 续 主 宰 我 们 的 行 动, 完 全 丢 弃 了 传 统 文 化 中 的 精 髓。

在 中 国 文 化 中, 影 响 教 育 最 深 远 的 莫 过 于 儒 家 思 想, 不 管 在 家 庭、 学 校 与 社 会 都 会 看 到 我 们 的 行 为 规 范, 或 是 有 些 基 本 的 价 值 观 念, 确 是 根 源 于 儒 家 思 想, 影 响 之 深 远 遍 及 日 本、 韩 国 及 其 他 亚 洲 国 家。 在 儒 家 思 想 中, 在 人 与 大 自 然 的 关 系 上, 目 前 最 值 得 令 人 深 思 的, 莫 过 于 “ 天 人 合 一” 的 观 点, 尤 其 在 人 类 近 百 年 来 对 生 态 环 境 的 严 重 破 坏 而 影 响 到 人 类 在 地 球 上 永 续 发 展 的 今 天。 我 们 要 觉 醒 过 来 毕 竟, 人 类 并 不 主 宰 宇 宙, 人 类 只 不 过 是 大 自 然 的 一 部 分, 我 们 要 学 会 与 万 物 同 生。 在 过 去 的 两 个 世 纪, 随 着 生 产 力 的 提 升, 能 源 与 其 他 资 源 的 大 量 使 用, 人 类 的 物 质 生 活 条 件 确 实 有 大 幅 度 的 改 善。 相 随 而 来 的 是 地 球 人 口 的 急 速 增 加。 仅 在 二 十 世 纪 短 短 的 一 百 年 内, 世 界 人 口 便 从 十 五 亿 增 加 到 今 年 的 六 十 亿。

在 世 界 不 断 竞 逐 经 济 发 展 与 成 长 之 后, 大 家 逐 渐 发 现, 我 们 赖 以 生 存 的 地 球, 无 论 陆 地、 海 洋 或 大 气, 它 所 蕴 藏 的 资 源 与 能 量 或 者 是 吸 收 或 化 解 人 类 的 活 动 产 生 的 污 染 的 能 力 都 是 有 限 的, 毫 无 节 制 的 开 发 观 念 与 成 长 需 求, 将 造 成 生 态 体 系 无 可 挽 救 的 灾 难。 原 来 造 就 人 类 成 为 万 物 之 灵 的 高 度 智 慧, 很 可 能 成 为 毁 灭 地 球 与 人 类 生 命 的 刽 子 手。

最 近 几 年, 人 类 开 始 严 肃 地 面 对 臭 氧 层 破 坏、 酸 雨 与 温 室 效 应 等 问 题。 这 些 问 题 在 告 诉 我 们, 在 有 限 的 地 球 上, 人 类 不 可 能 从 事 无 止 境 的 开 发, 尤 其 不 能 盲 目 地 继 续 国 际 间 的 经 济 竞 争, 否 则 生 态 环 境 的 破 坏 将 导 致 人 类 无 法 在 地 球 上 永 续 生 存。

在 教 育 的 领 域 里, 最 值 得 提 起 的 也 许 是 孔 夫 子 “ 有 教 无 类” 的 思 想, 一 个 人 虽 然 有 先 天 秉 赋 的 不 同, 或 生 活 环 境 各 异, 但 孔 子 觉 得 每 个 人 都 可 以 经 过 教 育 使 他 们 既 “ 成 人” 又 “ 成 才” , 也 就 是 说 每 个 人 都 可 以 成 为 有 道 德 有 能 力 的 人。 非 常 可 惜 的 是 目 前 在 过 度 激 烈 的 升 学 竞 争 中, “ 成 人” 的 教 育 被 忽 略 了, 而 “ 成 才” 的 教 育, 也 因 为 过 度 重 视 以 “ 笔 试” 的 结 果 来 衡 量 学 生 的 成 就 的 结 果 而 受 到 很 大 的 伤 害。 在 一 个 民 主 的 社 会 里, 我 们 都 坚 信 人 生 而 平 等, 职 业 也 没 有 什 么 贵 贱, 在 一 个 分 工 很 细 的 社 会 里, 人 与 人 之 间 的 相 互 依 赖 变 得 非 常 重 要, 不 同 的 行 业 在 不 同 的 领 域 做 出 贡 献。 在 这 种 情 况 下, 如 果 能 够 好 好 培 养 自 己 的 兴 趣 与 才 能, 站 在 个 别 的 工 作 岗 位 上 好 好 为 人 群 社 会 作 出 贡 献, 便 是 伟 大 的 人。 也 就 是 说 每 一 个 人 不 一 定 都 有 出 众 的 才 华, 但 是 每 一 个 人 经 过 教 育 与 努 力 便 能 成 为 真 正 伟 大 的 人, 这 个 是 我 们 该 追 求 的 理 想, 也 就 是 儒 家 “ 有 教 无 类” 的 中 心 思 想。 但 是 目 前 我 们 的 教 育, 由 于 升 学 的 竞 争, 教 育 不 但 未 能 达 成 “ 有 教 无 类” 的 理 想, 反 而 成 为 人 与 人 竞 争 的 场 地。 在 鼓 励 学 子 们 力 争 上 游 的 过 程 中, 许 多 青 少 年 便 被 无 情 地 折 磨, 甚 至 摧 毁。 如 果 我 们 能 够 深 深 思 索 “ 成 人” 与 “ 成 才” 这 两 大 宗 旨, 更 进 一 步 体 会 “ 有 教 无 类” 的 真 正 意 义, 我 们 的 教 育 才 不 会 走 入 迷 途。

中 国 文 化 所 留 下 的 另 一 个 珍 贵 的 教 育 理 念 是 “ 因 材 施 教” , 但 是 我 们 没 能 在 目 前 的 学 校 教 育 中 好 好 将 它 落 实。 孔 夫 子 深 深 体 认 到 教 育 的 主 体 是 学 习 的 学 生, 学 生 的 学 习 远 比 老 师 的 教 学 更 重 要, 所 以 他 对 学 生 的 指 点 与 启 发 也 有 很 深 入 的 看 法。 论 语 述 而 篇 有 一 句 “ 不 愤, 不 启, 不 悱, 不 发” , 这 句 话 告 诉 我 们, 如 果 学 生 自 己 不 努 力 想 学 习, 那 么 灌 输 他 知 识 也 许 没 多 大 用 处。 每 一 个 人 因 为 个 别 条 件 不 同, 学 习 的 方 式 不 同, 对 事 物 的 感 受 也 很 不 一 样。 如 果 不 了 解 学 生, 不 分 析 学 生 的 客 观 条 件, 不 注 意 学 生 的 成 长 背 景 与 学 生 的 性 向 与 学 习 努 力, 只 用 同 一 方 式, 一 厢 情 愿 地 只 问 耕 耘 不 问 收 获 的 方 式 来 教 导, 对 很 多 学 生 的 培 养 往 往 不 能 有 很 大 的 帮 助。 非 常 遗 憾 的 是 在 东 南 亚 国 家, 随 着 教 育 的 普 及, 国 家 机 器 全 面 掌 控 国 民 义 务 教 育 之 后, 或 许 是 为 了 方 便、 为 了 效 率、 或 为 了 容 易 管 制, 对 学 生 的 教 育 高 度 划 一 化, 全 国 学 生 被 放 入 同 一 个 课 程 标 准, 同 一 个 进 度, 要 全 国 千 千 万 万 同 年 龄 的 学 子 们 去 迎 合, 尤 其 在 班 上 学 生 数 目 过 多 的 情 况 下, 学 生 们 几 乎 得 不 到 个 别 的 照 顾, 在 这 种 情 况 下, 如 果 不 能 适 应 或 赶 不 上 进 度 便 遭 淘 汰, 除 了 少 数 考 试 成 绩 好 而 最 后 有 希 望 进 入 大 学 的 学 生 外, 大 半 学 生 的 学 校 生 活 可 能 是 不 快 乐 的, 而 社 会 的 很 多 问 题 便 产 生 在 这 一 群 被 学 校 教 育 遗 弃 的 不 幸 的 人 们 当 中。 五 十 年 前 当 百 分 之 七 十 的 人 口 还 在 农 村 的 时 候, 小 学 班 上 五 十 位 同 学 的 成 长 或 社 会 背 景 也 许 不 会 相 差 太 多, 但 在 多 元 化 的 工 业 社 会 里, 几 乎 每 一 个 学 生 的 背 景 都 不 一 样, 已 经 没 有 所 谓 “ 一 般 的 学 生” 。 我 们 的 教 育 如 果 做 不 到 “ 因 材 施 教” , 是 不 可 能 得 到 很 大 的 预 期 效 果。 怎 么 样 才 能 够 把 所 有 的 国 民 好 好 培 养 上 来, 使 他 们 在 各 自 的 舞 台 上 贡 献 最 大 的 力 量, 便 是 教 育 改 革 最 重 要 的 课 题。 我 们 的 教 育 必 须 有 更 多 的 弹 性, 我 们 的 学 生 也 该 有 更 好 的 个 别 辅 导, 学 生 的 学 习 与 成 长 也 应 该 有 更 多 的 管 道 与 机 会。 三 年 前 在 台 湾, 行 政 院 教 育 改 革 审 议 委 员 会 曾 为 了 台 湾 的 教 育 改 革 提 出 了 几 个 改 革 的 方 向: 教 育 体 制 的 松 绑, 带 好 每 位 学 生, 打 通 升 学 的 管 道, 提 升 教 育 的 品 质 与 建 立 终 身 学 习 制 度 等 五 个 方 向, 都 是 为 了 一 个 同 样 的 目 标, 也 就 是 希 望 我 们 的 教 育 能 够 让 社 会 上 的 每 一 个 人 实 现 他 们 人 生 的 理 想, 也 为 社 会 培 养 各 种 有 道 德 有 学 问 有 能 力 的 人。

在 教 育 的 领 域 里, 最 令 人 担 心 的 莫 过 于 我 们 的 惰 性。 人 们 常 常 盲 目 地 相 信, 我 们 的 传 统 文 化 博 大 精 深, 而 不 检 讨 我 们 走 的 路 可 能 不 是 理 想 的。 在 东 南 亚 某 些 华 人 社 区 里, 我 们 常 看 到 一 种 “ 华 人 沙 文 主 义” , 他 们 受 到 儒 家 文 化 的 薰 陶, 总 觉 得 自 己 的 文 化 是 优 越 的 而 看 不 起 不 同 的 文 化。 前 几 年 许 多 地 方 的 人 在 研 究 亚 洲 经 济 奇 迹 的 时 候 就 把 它 与 儒 家 思 想 密 切 地 结 合 在 一 起, 研 究 儒 家 的 学 者 们 倒 是 没 有 这 么 大 的 信 心。 他 们 倒 是 觉 得 也 许 亚 洲 的 经 济 奇 迹, 使 儒 家 思 想 重 见 天 日。 最 近 亚 洲 金 融 风 暴 发 生 之 后, 也 许 暴 露 出 亚 洲 国 家 中 金 融 与 政 商 关 系 的 诸 多 不 健 全 的 地 方, 这 次 倒 很 少 有 人 再 深 入 研 究 它 与 儒 家 思 想 的 关 系。

中 国 文 化 里 有 非 常 根 深 蒂 固 的 人 文 传 统, 从 事 教 育 研 究 的 人, 常 常 发 现 不 管 是 教 育 宗 旨, 教 育 的 方 法 与 材 料, 或 在 师 道 的 本 质 上, 都 能 在 这 个 传 统 中 找 到 能 够 启 发 我 们、 或 是 在 不 知 不 觉 间 提 供 调 节 生 命 情 调 的 养 分。 但 是 我 们 也 要 深 切 地 检 讨 士 大 夫 劳 心 不 劳 力 的 习 俗。 其 实 在 孔 子 时 代 便 有 人 批 评 孔 子, 有 一 天 孔 子 与 弟 子 出 游, 他 们 走 散 了, 当 子 路 问 一 个 人 “ 子 见 夫 子 乎?” 那 个 人 便 回 答 说: “ 四 体 不 勤, 五 谷 不 分 ----- 孰 为 夫 子?” 严 元 章 先 生 在 他 的 《中 国 教 育 思 想 源 流》 这 本 书 里 也 有 一 段 有 趣 的 话, “ 在 这 里 我 不 免 又 想 到, 孔 子 对 政 治 过 于 热 心, 在 政 治 活 动 上 浪 费 了 许 多 时 间, 因 而 对 教 育 工 作 不 够 时 间 照 顾, 同 时 为 后 来 的 儒 家 学 者 开 了 一 个 不 良 的 先 例 ------ 出 入 于 政 学 之 间, 这 对 于 政 治 不 见 得 有 利, 对 教 育 却 是 不 利。” 周 游 列 国 十 三 年 到 处 寻 找 机 会 希 望 施 展 政 治 抱 负 的 孔 夫 子, 不 知 能 否 同 意 严 先 生 的 观 点?

如 果 我 们 今 天 要 提 出 一 个 危 害 教 育 最 深 的 传 统 遗 产, 那 便 是 由 “ 科 举 制 度” 留 下 来 的 考 试 文 化, 用 考 试 来 衡 量 教 育 的 效 果。 “ 考 试 之 法” 由 董 仲 舒 提 出, 是 要 在 政 治 上 取 士 任 官 的。 隋 唐 设 制, 分 科 取 士, 明 清 两 代 则 以 八 股 文 为 考 试 主 要 内 容。 科 举 误 尽 了 天 下 人 才, 这 也 许 是 这 四、 五 百 年 来, 中 国 渐 渐 落 后 在 西 方 国 家 的 主 要 原 因, 一 直 要 到 1905 年 (光 绪 三 十 一 年) 才 正 式 “ 废 科 举, 兴 学 校” 。 不 过 非 常 遗 憾 地, 科 举 文 化 并 未 因 此 断 绝, 它 以 学 业 成 绩 至 上 的 方 式 如 幽 灵 一 般 从 后 门 溜 进 了 新 式 的 “ 学 校” 教 育。 台 湾 与 其 他 亚 洲 国 家, 近 百 年 来, 受 高 等 教 育 的 机 会 相 当 有 限, 升 学 的 竞 争 非 常 激 烈, 尤 其 在 以 笔 试 为 主 而 常 被 称 为 “ 一 试 定 终 身” 的 联 合 考 试 制 度 下, 严 重 地 扭 曲 了 整 个 教 育 的 目 的 与 理 想, 也 不 知 摧 残 了 多 少 年 轻 的 学 子。 知 名 的 教 育 家 叶 圣 陶 先 生 曾 经 对 大 学 入 学 考 试 对 中 学 生 的 全 面 性 损 害, 提 出 了 简 单 有 力 的 批 评。 他 认 为 学 生 在 准 备 大 学 入 学 考 试 的 过 程 中, 是 “ 以 智 害 德” 、 “ 以 智 害 体” 、 “ 以 题 害 智” 。 在 竞 争 激 烈 的 升 学 考 试 中, 不 但 未 能 做 到 三 育 并 进, 相 反 的 是 彻 底 地 把 “ 德 智、 体” 都 毁 了。 他 讲 这 句 话 时 是 三 十 多 年 前 的 事, 但 在 今 天, 这 却 仍 是 许 多 亚 洲 国 家 的 教 育 的 写 照。 我 们 把 学 生 送 到 学 校, 确 是 希 望 他 们 能 够 接 受 “ 教 育” 与 “ 训 练” 。 学 生 们 到 学 校 接 受 的 “ 教 育” 是 为 了 让 学 生 们 学 做 人, 培 养 能 力 解 决 世 上 还 没 有 解 决 的 问 题。 学 生 们 接 受 “ 训 练” 往 往 是 为 了 使 他 们 学 会 一 些 技 能 或 祖 先 留 下 的 知 识, 为 了 “ 训 练” 学 生, 使 他 们 熟 练, 需 要 的 很 可 能 不 是 深 深 的 思 索 而 是 机 械 式 的 重 复 地 操 作。 一 般 说 来, 为 了 在 考 试 中 得 到 较 多 的 分 数, 能 够 在 一 定 的 时 间 内 解 答 所 有 的 问 题, 学 生 们 不 但 要 学 会 解 题, 而 且 要 解 得 快, 脑 筋 里 要 储 存 很 多 东 西, 而 且 对 解 决 题 目 要 非 常 熟 练。 为 了 熟 练, 每 个 学 生 便 得 花 很 多 时 间 看 各 种 例 题, 参 加 模 拟 考 试, 做 很 多 习 题。 通 常 在 学 校 与 家 长 们 的 配 合 下, 艺 术 课 精 减 了, 体 育 课 没 有 了, 睡 眠 的 时 间 减 少 了, 好 奇 心 与 创 造 力 也 都 消 失 了, 也 就 是 说 在 升 学 主 义 挂 帅 的 制 度 下, 我 们 不 再 好 好 “ 教 育” 我 们 的 学 生, 只 是 努 力 “ 训 练” 他 们 成 为 只 解 决 考 卷 上 的 问 题 的 “ 技 工” 。 令 人 非 常 伤 心 的 是, 我 们 看 到 一 种 奇 怪 的 现 象, 家 长 一 方 面 是 心 里 不 忍, 也 深 知 这 样 的 教 育 是 不 对 的, 但 另 一 方 面 又 不 放 心 儿 女 在 入 学 考 试 里 落 在 人 后 而 “ 毁” 了 一 生, 所 以 积 极 地 加 入 折 磨 自 己 儿 女 的 行 列。

在 急 速 转 变 的 世 界 里, 我 们 不 但 看 到 整 个 世 界 的 全 球 化 与 科 技 深 远 地 影 响 人 类 生 活 的 每 一 个 角 落 外, 也 看 到 民 主 化 将 是 人 类 共 同 迈 进 的 路。 随 着 全 球 相 对 地 变 小, 各 地 人 民 之 间 的 联 络 变 得 更 频 繁, 我 们 一 定 会 看 到 各 个 地 方 传 统 文 化 与 不 同 的 宗 教 之 间 的 摩 擦。 因 为 各 个 不 同 的 民 族 的 语 言 与 习 俗 是 长 久 的 历 史 遗 留 下 来 的 东 西, 不 可 能 像 物 质 文 明 一 样, 容 易 在 各 个 不 同 的 地 区 被 接 受。 所 以 有 些 学 者 便 悲 观 地 认 为 以 文 化、 宗 教 差 异 引 起 的 世 界 大 战 将 不 可 避 免。 不 过 我 倒 觉 得 在 资 讯 高 度 全 球 化 的 今 天, 我 们 将 更 有 机 会 接 触 并 学 习 不 同 地 方 的 人 民 的 文 化。 如 果 大 家 同 时 也 学 会 以 更 宽 广 的 胸 怀 尊 敬 不 同 的 文 化, 我 们 不 但 会 看 到 世 界 各 地 人 民 融 洽 地 一 起 生 活 在 这 个 地 球 上, 也 由 于 各 种 文 化 的 深 度 交 流, 使 人 类 在 地 球 上 建 构 新 的 更 灿 烂 的 文 化。

虽 然 世 界 上 的 很 多 人 都 认 为 二 十 世 纪 是 平 民 世 纪 的 开 始, 但 是 要 等 到 下 一 个 世 纪, 世 界 上 的 大 多 数 的 人 才 能 进 一 步 脱 离 威 权 统 治 的 桎 梏, 而 生 活 在 民 主 的 社 会 里。 这 个 时 代 的 大 趋 势, 在 许 多 亚 洲 国 家 里 还 没 有 普 遍 地 被 接 受。 一 百 年 前 五 四 运 动 高 喊 的 口 号 是 “ 科 学” 与 “ 民 主” , 去 年 在 北 大 庆 祝 一 百 周 年 的 校 庆 时, 提 出 的 口 号 是 “ 科 教 兴 邦” 。 很 遗 憾 地, 在 整 个 庆 典 里, 再 也 没 有 听 到 “ 民 主 ” 这 两 个 字。 有 时 当 亚 洲 国 家 的 领 导 人, 在 “ 人 权” 或 是 “ 平 等” 的 议 题 上 受 到 批 评 时, 他 们 常 常 以 东 西 文 化 的 差 异, 或 社 会 价 值 观 念 的 不 同, 而 逃 避 “ 民 主 化” 是 人 类 社 会 发 展 必 经 之 路 的 这 一 个 信 念。 许 多 发 展 中 的 国 家 的 人 们, 常 会 觉 得 “ 民 主 社 会” 不 是 推 动 社 会 进 步 最 有 效 的 制 度, 为 了 更 有 效 地 发 展 经 济,强 而 有 力 的 英 明 的 领 导 人 是 不 可 或 缺 的, 人 民 有 太 多 的 自 由 只 会 带 来 更 多 的 乱 象, 而 不 利 于 有 计 划 的 经 济 与 社 会 的 发 展。 确 实, 如 果 社 会 上 的 公 民 没 有 基 本 的 知 识 与 文 化 的 水 准 及 一 些 共 同 的 价 值 观, 稳 定 地 运 营 一 个 民 主 社 会 是 不 容 易 的。 要 使 人 民 成 为 社 会 真 正 的 主 人 也 必 须 经 过 一 段 学 习 的 过 程。 我 虽 然 也 相 信 在 民 主 国 家 也 一 样 需 要 强 而 有 力 的 领 导 人 来 引 导 社 会 的 进 步, 但 是 领 导 人 的 强 大 的 力 量 的 来 源, 不 是 上 面 给 的, 也 不 是 自 我 的 主 张, 而 是 人 民 共 同 的 托 付。 一 位 被 推 举 成 为 领 袖 的 人, 如 果 能 听 取 各 方 面 的 意 见, 经 过 沟 通 凝 聚 共 识, 进 一 步 说 服 大 众 为 什 么 这 样 做, 而 不 是 一 意 孤 行, 那 么 这 位 领 导 人, 不 但 能 得 到 大 家 的 支 持, 也 会 产 生 很 大 的 力 量, 而 领 导 大 家 实 现 共 同 的 理 想 。毕 竟 在 民 主 社 会 里, 人 民 才 是 国 家 的 主 人。

民 主 社 会 的 一 个 最 基 本 的 “ 人 生 而 平 等” 的 观 念, 也 往 往 因 为 每 个 人 在 这 个 地 球 上 诞 生 时, 由 于 先 天 条 件 的 不 同, 使 以 后 在 体 力、 脑 力 的 发 展 上 可 能 产 生 巨 大 的 差 异 而 受 到 质 疑。 但 是 非 常 有 趣 的 是, 随 着 科 技 的 进 步, “ 人 生 而 平 等” 的 理 念 似 乎 更 容 易 实 现 了。 在 人 类 还 没 有 用 机 械 代 替 体 力 劳 动 以 前, 体 力 强 大 的 人 是 具 有 绝 对 的 优 势 的。 但 自 从 工 业 革 命 发 生 以 后, 基 本 上, 人 类 便 从 体 力 劳 动 的 限 制 解 放 出 来。 当 人 们 操 纵 机 械 从 事 比 人 类 的 体 力 能 做 的 大 几 十 倍、 几 百 倍 的 工 作 时, 工 人 们 操 纵 机 械 的 熟 练 比 工 人 本 身 的 肌 肉 的 强 弱 重 要 多 了。 也 就 是 说, 工 业 革 命 以 后, 由 于 机 械 的 使 用, 人 与 人 之 间 的 体 力 的 差 别 变 得 不 那 么 重 要, 也 可 以 说, 从 “ 体 力” 的 观 点 去 比 较 不 同 的 个 人 时, 我 们 会 发 现 在 社 会 生 活 上 确 实 变 得 更 平 等 了。

同 样 地, 常 被 称 为 第 二 波 产 业 革 命 的 微 电 子 的 进 步 带 来 的 资 讯 科 技 的 进 展 与 电 脑 的 普 遍 使 用, 也 在 某 种 程 度 上 使 人 类 从 他 们 脑 力 的 限 制 中 解 放 出 来。 当 我 们 能 从 网 际 网 络 取 得 比 储 存 在 我 们 大 脑 里 多 于 千 万 倍 的 资 讯 时, 有 没 有 出 众 的 记 忆 力, 便 不 是 那 么 重 要 了。 记 忆 力 的 好 坏 不 再 是 成 败 的 最 重 要 的 关 键, 我 们 能 利 用 各 种 软 体 在 电 脑 从 事 各 种 设 计 或 规 划 时, 我 们 也 会 发 现 以 前 只 有 几 个 “ 天 才 型” 的 人 才 能 做 的 事, 现 在 似 乎 大 家 都 会 做 了。 从 “ 脑 力” 的 观 点 看 人 类 的 社 会 活 动, 不 也 是 变 得 更 平 等 了 吗?

最 近 由 于 生 物 科 学 的 神 速 进 步, 我 们 常 听 到 “ 基 因 工 程” 或 “ 基 因 治 疗” 方 面 的 新 发 展。 许 多 由 于 遗 传 的 因 素 而 容 易 得 到 某 种 疾 病 的 人, 常 慨 叹 他 们 出 生 以 前 不 能 好 好 地 “ 选 择 他 们 的 父 母” , 为 了 具 有 与 生 俱 来 的 遗 传 因 子 而 影 响 一 辈 子 的 健 康 与 幸 福, 确 是 一 件 不 公 平 的 事。 但 基 因 治 疗 如 能 纠 正 先 天 的 缺 憾, 那 么 “ 人 生 而 平 等” 的 观 念, 也 许 就 不 只 是 人 类 在 社 会 上 机 会 的 平 等 而 已 了。 当 然, 我 们 也 不 能 忘 记, 虽 然 科 技 的 进 步 能 使 “ 人 生 而 平 等” 的 理 念 在 实 质 上 更 容 易 实 现, 但 如 果 我 们 不 能 提 供 让 每 一 个 人 都 能 够 在 公 平 与 合 理 的 情 况 下, 取 得 这 些 能 够 大 量 延 伸 人 类 能 力 的 各 种 工 具 或 条 件, 而 只 有 少 数 人 才 能 够 得 到 的 话, 那 么 人 与 人 之 间 的 差 距 反 而 会 变 得 更 大。 民 主 社 会 的 有 效 而 公 平 地 运 营 需 要 建 立 大 家 必 须 遵 守 的 规 范。 如 果 没 有 “ 法 制” , 民 主 不 可 能 落 实, 社 会 也 容 易 出 现 乱 象, 这 也 是 在 台 湾 或 许 多 刚 走 入 民 主 社 会 的 国 家 要 在 教 育 与 制 度 上 亟 待 努 力 的 地 方。

最 近 常 有 人 提 到, 人 类 的 经 济 活 力 已 不 是 建 构 在 “ 能 源” 的 大 量 使 用 上, 而 是 立 基 于 人 类 的 “ 知 识” 上, 知 识 与 科 技 的 创 新 被 认 为 是 发 展 经 济 最 重 要 的 因 素。 那 么 到 底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里 有 什 么 缺 失, 使 我 们 在 这 几 百 年 之 内 落 后 在 西 方 国 家 之 后? 是 前 面 提 到 的 科 举 制 度? 是 士 大 夫 不 重 视 动 手 的 劳 心 不 劳 力 的 习 惯? 是 王 阳 明 先 生 的 “ 格 物 致 知” 的 影 响? 是 统 一 帝 国 在 历 史 上 的 太 早 出 现? 或 是 我 们 的 传 统 文 化 里 不 重 视 “ 抽 象” , 或 没 养 成 探 讨 事 情 背 后 的 “ 更 根 本” 的 原 理 的 习 惯? 这 些 讨 论 我 相 信 还 会 不 断 地 进 行。 但 从 培 养 科 学 家 的 观 点 看, 我 们 社 会 习 惯 的 “ 论 资 排 辈” 或 单 向 的 由 下 而 上 的 “尊 师 重 道 ” 却 是 不 利 的。 我 们 从 事 科 学 研 究 工 作, 是 从 “ 已 知” 的 世 界 走 入 “ 未 知” 的 世 界。 人 类 虽 然 累 积 了 不 少 知 识, 我 们 还 是 相 当 地 无 知。 科 学 家 在 成 长 的 过 程 中 确 实 要 学 习 祖 先 留 下 来 的 许 多 宝 贵 的 知 识, 但 这 些 知 识 并 不 一 定 是 完 美 的。 每 次 当 科 学 家 们 有 了 些 很 大 的 发 现 时, 他 们 往 往 是 领 悟 或 观 测 到 新 的、 以 前 没 人 了 解 的 东 西, 或 是 发 现 以 前 的 科 学 家 们 信 以 为 真 的 结 论 是 错 误 的。 国 际 有 名 的 化 学 家 鲍 林 博 士 曾 说 过, 科 学 的 进 步 往 往 发 生 在 当 一 位 年 轻 的 学 生 告 诉 他 的 老 师 说: “ 老 师, 我 发 现 你 错 了, 你 告 诉 我 的 观 点 是 不 对 的” 那 一 刹 那 之 间。 因 为 人 类 累 积 的 知 识 并 不 完 美, 也 非 常 有 限, 所 以 我 们 才 从 事 研 究 工 作。 如 果 我 们 的 教 育, 不 能 让 学 生 在 追 求 知 识 与 探 求 真 理 的 过 程 中, 维 持 高 度 的 兴 趣 与 热 诚, 培 养 追 根 究 底 的 精 神, 与 老 师 建 立 “ 亦 师 亦 友” 的 平 等 的 关 系, 讨 论 或 是 质 疑 老 师 的 一 些 论 点 时 不 会 有 犯 上 的 顾 虑, 勇 于 挑 战 权 威, 不 轻 易 接 受 或 相 信 没 亲 身 经 验 的 任 何 事 物, 那 么 我 们 将 只 能 培 养 一 群 总 是 跟 在 别 人 的 后 面 或 只 学 会 在 “ 已 知” 的 世 界 里 团 团 转, 而 无 法 勇 敢 地 走 入 “ 未 知” 的 世 界 而 发 现 “ 新 天 地” 的 人。

在 世 纪 的 转 折 点 上, 如 果 人 类 要 解 决 人 口 暴 增、 资 源 短 缺 与 生 态 环 境 破 坏 等 问 题 带 来 的 困 难, 人 类 便 必 须 深 切 地 讨 论 我 们 这 一 百 多 年 来 走 过 的 路, 是 否 能 继 续 走 下 去。 另 一 方 面, 在 整 个 世 界 快 速 走 向 全 球 化、 国 际 化 的 今 天, 我 们 有 充 分 的 理 由 相 信, 在 下 一 个 世 纪 人 类 将 慢 慢 觉 醒 过 来。 只 有 全 人 类 同 心 协 力, 进 一 步 合 作, 才 能 在 有 限 的 地 球 上, 为 人 类 的 子 子 孙 孙 走 出 一 条 永 续 发 展 的 康 庄 大 道。 人 类 面 对 着 的 许 多 问 题 确 实 是 能 够 从 我 们 努 力 获 取 的 新 的 科 学 知 识、 发 展 出 来 的 新 技 术、 与 新 的 社 会 理 念 及 新 的 文 化 得 到 解 决。 我 一 直 相 信, 经 过 我 们 共 同 的 努 力, 社 会 是 可 以 改 造 的, 也 许 轰 轰 烈 烈 的 革 命 可 以 去 除 妨 碍 社 会 进 步 的 阻 力, 但 真 正 推 动 社 会 进 步 的 是 社 会 基 层 的 草 根 行 动 与 全 民 的 教 育 的 提 升。 我 们 如 果 没 有 学 会 成 为 国 家 的 主 人, 真 正 的 民 主 社 会 是 不 会 形 成 的。 如 果 我 们 要 走 出 自 己 的 路, 开 创 人 类 的 新 纪 元, 那 么 检 讨 我 们 的 文 化 与 教 育 的 确 是 很 好 的 开 始。
返回“李远哲专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