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 论: 让 知 识 回 归 应 有 的 尊 严

正 当 台 湾 总 统 大 选 如 火 如 荼 之 际, 《中 国 时 报》 于 3 月 4 日 以“让 知 识 回 归 应 有 的 尊 严”为 题 发 表 社 论。 社 论 从“李 远 哲 现 象”谈 起, 剖 析 了 台 湾 民 众 寄 望 于 中 国 传 统 式 知 识 分 子 代 表 (李 远 哲)、 期 待 政 治 人 物 树 风 骨 立 典 范 的 原 因, 指 出 了 台 湾 政 治 文 化 中 存 在 的“知 识 工 具 化”现 象, 并 发 出“让 知 识 回 归 它 应 有 的 尊 严 吧!”的 呼 吁。

以 下 是 这 篇 社 论 的 全 文。

让 知 识 回 归 应 有 的 尊 严
— 从 李 远 哲 现 象 谈 起
(2000 年 3 月 4 日)

不 可 避 免 地, 李 远 哲 又 被 政 治 人 物 给 提 名 了 一 次。 这 一 次 不 是 总 统、 副 总 统, 而 是 行 政 院 院 长。 为 了 造 势, 有 总 统 候 选 人 阵 营 提 出 这 样 的 说 法 并 不 奇 怪, 但 如 果 再 观 照 知 识 与 具 有 科 学 基 础 的 民 调, 在 历 次 大 选 中 被 滥 用、 误 用、 利 用 的 情 形, 我 们 就 不 难 理 解 政 治 人 物“用”李 远 哲,“用”知 识 的 心 态, 并 从 而 可 观 察 到 台 湾 的 政 治 文 化 了。

先 看 李 远 哲 现 象 吧 。说 李 远 哲 代 表 中 国 人 传 统 上 的 知 识 分 子, 并 不 为 过。 即 使 是 顶 着 诺 贝 尔 化 学 奖 的 头 衔, 李 远 哲 回 到 台 湾 却 不 仅 仅 以 专 业 者 自 居, 反 而 是 花 费 大 量 的 心 力, 投 注 于 台 湾 社 会 的 改 造 运 动。 从 基 础 科 学 的 奠 立、 教 育 改 革、 社 区 总 体 营 造 到 反 黑 金、 九 二 一 救 灾, 李 远 哲 几 乎 无 役 不 与。 这 样 的 社 会 参 与, 塑 造 一 个 现 代 知 识 分 子 的 典 范。 他 既 是 专 业 者, 也 同 时 是 社 会 参 与 者。 他 的 政 治 态 度, 或 者 说 他 要 不 要 像 马 克 斯 · 韦 伯 说 的, 由 知 识 分 子 的 角 色, 走 向 政 治 实 践, 就 变 成 各 界 的 期 待。 这 种 典 范 在 过 去 不 是 没 有, 五 四 运 动 的 大 将 胡 适, 就 曾 被 如 此 期 待 过, 但 整 个 政 治 环 境 注 定 了 他 如 果 当 上 总 统, 也 只 是 政 治 的 花 瓶, 权 力 的 过 客。 但 在 民 主 化 之 后 的 台 湾, 整 个 政 治 环 境 已 有 绝 大 的 不 同, 却 未 曾 有 人 像 李 远 哲 这 样, 被 民 间 赋 予 如 此 高 的 期 待, 原 因 何 在?

在 于 我 们 的 政 治 文 化 与 从 政 人 物 的 行 事 风 格, 正 走 向 与 民 间 期 望 相 反 的 方 向。 在 民 主 化 之 后, 民 间 或 许 已 不 再 期 待 有 圣 人 贤 君、 齐 家 治 国 平 天 下 的 人 物, 但 人 们 仍 希 望 政 治 人 物 可 以 树 立 一 种 典 范。 那 是 以 民 为 本, 以 民 意 为 依 归, 愿 意 为 民 间 疾 苦 奔 走 奋 斗, 敢 于 向 黑 势 力 说“不”的 人 物。 那 是 一 种 知 识 分 子 的 风 骨, 也 是 一 种 面 对 知 识 良 知 的 诚 恳。 但 反 观 这 几 年 下 来 ,在 政 治 斗 争 的 权 谋 考 量 下, 黑 金 人 物 跃 居 政 坛 高 位, 国 会 殿 堂 可 以 通 过 自 肥 延 任 方 案, 而 当 权 者 竟 可 以 号 称 无 法 处 理, 一 推 了 事。 而 更 为 可 议 者, 居 然 还 是 有 部 分 知 识 分 子, 为 这 样 的 荒 谬 剧 作 理 论 上 的 解 释“演 义”, 沦 为 政 治 的 帮 闲、 权 力 的 工 具、 政 策 的 背 书, 知 识 分 子 的 社 会 价 值 乃 日 趋 低 落。 而 终 至 于 无 法 成 为 社 会 价 值 体 系 的 最 后 维 护 者。

李 远 哲 的 可 贵 在 于 ,以 他 诺 贝 尔 化 学 奖 的 光 环, 他 大 可 以 成 为 既 得 利 益 集 团 的 一 员, 居 高 位 而 受 尊 重, 即 使 没 有 任 何 社 会 参 与, 也 不 会 影 响 其 声 誉。 但 他 却 愿 意 以 身 相 挺, 投 入 时 间 和 精 力, 走 入 社 会 底 层, 为 社 会 的 改 造 而 尽 力; 并 且 在 举 世 的 政 治 狂 热、 权 力 膜 拜 中, 愿 意 发 出 冷 静 的 声 音, 善 尽 知 识 分 子 的 责 任。 恰 恰 是 这 样 的 风 骨, 重 塑 了 知 识 分 子 的 典 范。 放 眼 当 今 的 政 坛, 这 样 的 风 骨 犹 存 否? 难 道 政 治 人 物 不 能 由 李 远 哲 的 身 上, 看 到 民 间 期 待 风 骨 与 典 范 之 心, 是 何 等 殷 切!

民 调 的 被 滥 用, 则 是 知 识 工 具 化 的 另 一 个 恶 例。 民 调 本 为 社 会 科 学 一 环, 是 基 于 调 查 所 得 的 数 据, 以 判 断 民 意 归 趋, 调 整 政 策 方 向。 对 候 选 人 与 选 民, 都 是 一 个 参 考 的 指 标。 但 在 现 今 的 政 治 环 境 下, 民 调 已 被 泛 政 治 化, 成 为 提 高 支 持 度, 造 成 弃 保 效 应 的 工 具。 学 界 都 知 道, 有 候 选 人 的 阵 营 曾 拿 着 已 定 下 来 的 数 据, 以 高 价 要 求 民 调 公 司 为 其“作 民 调”, 试 问, 这 样 的 民 调 犹 有 可 信 度 否? 而 作 为 社 会 科 学 的 调 查, 仍 可 被 如 此 践 踏, 知 识 在 政 治 金 钱 的 对 比 下, 又 有 什 么 价 值 呢?

这 些 年 来, 知 识 被 恶 用 滥 用, 知 识 分 子 沦 为 工 具 已 非 首 次, 长 此 以 往, 台 湾 不 仅 将 失 去 藉 以 判 准 的 价 值 观, 更 会 沦 为 只 能 用 政 治 的 眼 睛 看 世 界 的 窄 小 心 胸。 这 才 是 最 大 的 危 机。 如 果 说 民 间 对 李 远 哲 有 一 种 期 待, 一 种 敬 重, 最 重 要 的 原 因, 正 在 于 他 以 自 身 的 生 命, 实 践 出 一 个 知 识 分 子 的 风 骨, 建 立 起 社 会 参 与 的 典 范。 而 这 一 点, 是 当 前 媚 俗 的 政 治 文 化、 为 胜 选 不 择 手 段、 到 处 是 政 治 权 谋 的 政 坛 中, 最 为 匮 乏 的。 与 其 为 了 胜 选, 而 把 李 远 哲 拿 来 当 工 具, 正 如 把 知 识 拿 来 当 工 具 一 样, 还 不 如 认 真 省 思 台 湾 民 间 期 待 于 李 远 哲 者, 是 什 么 样 的 内 涵。 我 们 希 望 政 治 人 物 能 以 树 立 风 骨, 建 立 典 范 为 职 志。 让 知 识 回 归 它 应 有 的 尊 严 吧!
返回“李远哲专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