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 远 哲 专 题 演 讲

台 湾 中 央 研 究 院 院 长 李 远 哲 3 月 5 日 应 媒 体 (原 生 互 联 网 报 《明 日 报》、 《 新 新 闻》 周 刊 和 《台 湾 新 闻》) 之 邀, 出 席 在 台 北 国 际 会 议 中 心 举 办 的 演 讲 会 时, 以“ 跨 越 断 层 - 掌 握 台 湾 未 来 关 键 的 五 年” 为 题 发 表 专 题 演 讲。

李 远 哲 教 授 的 演 讲 内 容 如 下:

跨 越 断 层 -- 掌 握 台 湾 未 来 关 键 的 五 年

从 美 国 回 来 台 湾 服 务 这 几 年, 我 看 到 了 整 个 国 家 社 会 政 治 民 主 化 与 经 济 自 由 化 的 珍 贵 过 程。 但 是 也 有 两 个 大 问 题, 我 有 很 深 的 感 受。 一 方 面, 我 目 睹 地 方 派 系 和 黑 道 横 行, 社 会 上 是 非 不 清; 另 一 方 面, 我 眼 见 九 二 一 大 地 震 后,短 短 时 间 内, 民 间 各 界 捐 出 了 新 台 币 230 亿 (约 7 亿 5,000 万 美 元) 的 爱 心 捐 款。 这 不 是 任 何 国 民 所 得 美 元 14,000 的 社 会 都 做 得 到 的 事, 台 湾 人 不 但 有 钱, 拿 得 出 来 而 且 肯 拿 出 来。 可 是, 灾 后 几 个 月 来, 地 方 派 系 与 黑 道 也 在 灾 区 争 得 很 厉 害。 我 们 可 以 随 时 看 到 台 湾“向 上 进”的 力 量, 但 也 可 以 到 处 看 到“向 下 退”的 力 量 在 同 时 对 冲。

危 机 与 转 机 — 向 上 进 向 下 退 两 股 力 量 对 冲

多 年 来, 台 湾 地 方 自 治 没 有 落 实, 财 政 收 支 划 分 不 合 理, 造 成 地 方 政 府 有 一 种 必 须 依 赖 中 央, 靠 中 央 来 切 派 的 不 正 常 心 态。 在 灾 后 的 台 湾, 我 们 一 方 面 看 到 了 很 多 爱 心; 另 一 方 面 不 好 的 事 也 纷 纷 暴 露 出 来, 可 说 是“危 机”与“转 机”互 相 拉 扯。 如 果 重 建 原 则 与 机 制 不 良, 财 务 规 划 又 和 过 去 一 样 不 如 理 想, 那 么 过 去 不 好 的 事 情, 如 抽 头、 围 标、 绑 标、 回 扣 就 照 样 会 黑 下 去。

上 述 两 股 力 量 的 极 化 : 一 方 面 民 间 的 善 念 社 会 力 动 起 来 了, 但 是 旧 的 恶 势 力 也 跟 着 动 起 来; 新 生 与 老 化, 理 想 与 落 伍 的 冲 突 加 大。 这 样 的 事 情, 在 学 校 与 社 区 的 重 建 过 程 中, 特 别 明 显。 像 日 月 潭 被 指 定 为 国 家 风 景 区, 如 果 真 的 要 做 到 比 瑞 士 更 美, 其 实 必 须 将 日 月 潭、 鱼 池、 埔 里 等 地 区 放 在 一 起 做 整 体 规 划。 可 是 现 在 却 是 不 同 乡 镇 各 自 为 政, 那 么 目 标 就 不 可 能 做 到。

我 回 国 六 年 来, 从 来 没 有 像 过 去 这 一 年 那 样, 心 中 有 如 此 强 烈 的 迫 切 感; 迫 切 地 担 忧 台 湾 到 底 会“向 上 提 升”还 是“向 下 沉 沦”, 这 种 上 下 紧 綳 拉 扯 的 显 著 状 况, 在 学 术、 政 治 和 经 济 都 到 处 可 见。

在 学 术 的 国 际 竞 争 上, 这 几 年, 台 湾 能 够 与 国 际 互 动, 与 海 外 学 人 大 量 回 国 服 务 有 关, 以 中 央 研 究 院 的 自 然 科 学 方 面 为 例, 国 外 回 来 的 人, 就 帮 了 大 忙。 可 是, 这 些 扬 名 国 际 后 回 国 服 务 的 人 大 多 是 在 六 十 岁 上 下, 马 上 面 临 退 休, 接 下 来, 四、 五 十 岁 以 下 这 一 层 的 人, 活 跃 在 美 国 学 界 的 少 了, 台 湾 如 果 五 年 内 再 没 有 进 一 步 自 己 做 好 培 养 人 才 与 改 善 研 究 环 境 的 工 作, 就 面 临“学 术 断 层”的 危 机。

再 以 实 际 的 例 子 来 说 明, 全 世 界 基 因 序 列 研 究 正 面 临 新 的 突 破, 人 类 所 有 约 14 万 个 基 因 的 序 列 在 一 两 年 内 都 会 被 找 出 解 答, 全 球 的 科 学 家 们 并 将 进 一 步 了 解 每 一 个 基 因 的 功 能 与 生 命 的 秘 密。 由 於 最 近 几 年, 国 内 学 者 努 力 带 动 研 究 后, 台 湾 在 生 物 科 学 领 域 有 很 好 的 成 就, 三、 五 年 内, 在 基 因 功 能 的 探 讨 与 研 究 还 可 以 与 世 界 一 流 的 单 位 竞 争, 但 若 政 府 在 这 新 的 时 机 呈 现 时 不 能 大 力 支 持 进 一 步 的 尖 端 研 究, 优 势 或 机 会 就 马 上 会 失 去, 如 此 一 来 台 湾 在 未 来 的 医 疗 卫 生 与 制 药 科 技 将 难 有 远 景。

同 样 的, 在 教 育 改 革 方 面, 行 政 院 教 育 改 革 审 议 委 员 会 已 经 结 束 三 年 了。 当 年, 虽 然 有 许 多 理 想 与 共 识, 但 是, 随 后, 宪 法 中 保 障 教 科 文 预 算 占 总 预 算 的 15% 条 款 却 被 拿 掉 了。 随 后, 省 政 府 预 算 中 原 有 的 地 方 教 育 补 助 款 也 不 知 去 向, 根 据 民 间 教 育 团 体“振 铎 学 会”的 估 计, 今 年 一 年, 全 国 教 育 预 算 就 少 了 三 百 亿, 这 是 相 当 惊 人 的 损 失。

强 烈 迫 切 感 — 政 府 延 缓 济 急 排 挤 教 育 需 求

一 个 国 家 的 学 术 机 构 必 须 要 吸 引 并 留 住 社 会 的 菁 英 分 子, 像 博 士 与 硕 士 级 人 才 不 但 要 有 高 水 准, 也 必 须 自 己 培 养, 不 能 老 靠 外 国, 这 样 的 学 术 团 队 才 可 能 有 长 远 的 承 诺 与 使 命 感, 可 是 台 湾 现 在 的 年 轻 学 术 菁 英 却 一 再 被 高 科 技 企 业 高 薪 吸 引 而 失 血。 相 对 而 言, 政 府 在 教 育 自 己 的 学 术 人 才 方 面 却 依 旧 投 资 不 足, 如 果 我 们 要 办 好 教 育 并 赶 上 国 际 水 准, 至 少 从 现 在 起, 每 年 必 需 投 入 比 现 有 的 教 育 经 费 更 多 出 七、 八 百 亿。 这 个 数 字, 在 政 府“延 缓 济 急”的 考 虑 下, 学 术 与 教 育 的 需 求 就 被 列 为“延 缓”的 项 目。 因 此,“教 育 断 层”已 迫 在 眼 前。

或 许 有 人 认 为, 我 这 样 的 迫 切 感 是 否 因 为 年 纪 愈 来 愈 大 了, 我 想 也 许 不 尽 然。 我 观 察 到 不 只 是 学 术 教 育 上 有 这 种 面 临 能 不 能 在 这 几 年 冲 上 去 的 抉 择 问 题。 其 他 国 家 发 展 也 面 对 相 似 的 状 况。

为 了 应 付 可 能 的 危 机, 许 多 人 希 望 未 来 新 的 国 家 领 导 人, 能 多 听 取 多 元 社 会 的 声 音, 进 行 进 一 步 的 改 革, 真 正 让 老 百 姓 做 主 人, 做 出 一 个 好 的 国 家 发 展 蓝 图。 台 湾 才 不 会 落 入“发 展 断 层”。

大 家 也 希 望 新 的 国 家 领 导 人 应 能 承 接 已 有 些 成 绩 的 宪 政 改 革, 继 续 整 合 不 同 意 见 者 的 声 音, 使 宪 政 改 革 能 进 一 步 符 合 国 家 发 展 的 迫 切 需 求。 民 间 社 会 必 须 掌 握 这 样 的 契 机, 尽 更 大 督 促 宪 政 改 革 的 民 间 责 任, 进 一 步 落 实 民 主 改 革 才 有 希 望。

一 种 新 的 社 会 力, 随 着 网 际 网 路 科 技 的 开 展, 代 表 新 知 识 经 济 的 意 见 领 袖 和 企 业 家 的 社 会 角 色, 也 将 被 重 新 定 位。 过 去 台 湾 的 企 业 界 是 与 政 治 决 策 机 制 疏 离 的, 未 来 情 况 将 很 不 一 样, 特 别 是 新 的 科 技 跨 国 公 司 兴 起, 政 府 的 角 色 在 新 经 济 结 构 中 将 面 临 挑 战 而 下 降。 这 次 总 统 选 后, 我 希 望 企 业 家 对 於 国 家 总 体 发 展 建 立 新 共 识 方 面 有 正 面 的 影 响 力。 就 像 今 天 的 欧 美 一 样, 企 业 界 人 士 对 政 治 与 社 会 的 未 来 发 展 都 很 积 极 关 怀, 形 成 社 会 的 稳 定 基 石。 大 多 数 的 台 湾 企 业 家 应 该 都 会 同 意 这 样 的 发 展 方 向。

推 动 科 技 与 推 动 教 育 改 革 都 需 要 庞 大 经 费, 令 人 忧 虑 的 是, 现 在 各 种 社 会 紧 急 需 求 已 形 成 相 互 排 挤 的 效 果。 九 二 一 大 地 震 后, 救 灾 当 然 需 要 钱, 可 是 政 府 也 只 能 以 举 债 来 筹 款。 现 在。 幸 好 民 间 还 有 钱, 这 是 因 为 企 业 发 展 带 来 了 庞 大 社 会 资 源。 可 是 这 些 民 间 资 金, 却 可 能 也 面 临 着 台 海 两 岸 关 系 不 稳 定 的 威 胁, 这 就 涉 及 两 岸 政 治 的 未 来 发 展 变 数 及 其 可 能 冲 击。 可 是, 眼 前 的 两 岸 关 系 却 有 着 莫 大 的“政 治 和 心 理 断 层”横 阻 在 台 湾 与 中 国 大 陆 之 间。

有 些 朋 友 建 议 我, 在 选 举 后, 应 该 为 两 岸 关 系 的 事 务 多 表 示 关 心, 我 问 过 自 己, 不 是 我 是 否 愿 意 的 问 题, 而 是 我 能 做 什 么? 我 认 为 最 重 要 的 是, 找 出 最 适 当 的 切 入 点 或 角 色 来 帮 这 件 事。 这 的 确 不 简 单, 需 要 长 期 的 努 力, 绝 对 不 能 只 靠 理 念, 讲 一 讲 就 可 找 到 两 岸 政 治 的 出 路。

谈 台 湾 问 题 — 降 低 两 岸 误 解 改 变 交 流 内 涵

国 内 大 众 对 两 岸 关 系 冲 击 台 湾 前 途 的 严 重 情 形, 警 觉 性 可 能 还 不 够。 从 最 近 中 共 发 表 对 台 政 策 白 皮 书 的 后 续 情 况 看, 美 国 政 界 不 但 紧 张, 而 且 比 较 倾 向 不 乐 观 和 负 面。 南 斯 拉 夫 战 争 时, 美 国 误 炸 了 中 共 大 使 馆, 中 共 则 认 定, 这 是 有 敌 意 的 动 作, 两 个 国 家 之 间 的 关 系 下 降。 对 所 谓“台 湾 问 题”, 中 共 确 定 是 想 赶 快 解 决, 也 不 会 坐 视。 因 为 这 也 涉 及 美 国 做 全 世 界 维 护 和 平 的 警 察 立 场。 因 此 中 共 美 国 在 全 球 战 略 之 间 存 在 的 问 题 其 实 是 很 敏 感 的。 对 美 国 而 言, 所 谓 的“台 湾 问 题”如 不 能 和 平 处 理, 将 是 国 际 共 同 关 切 的 重 大 事 件, 不 但 影 响 亚 洲 安 定, 也 会 对 全 球 稳 定 造 成 冲 击。

两 岸 之 间 是 长 期 的 误 解 与 不 信 任 所 造 成 的 紧 张 对 抗 关 系。 这 种 误 解 与 不 信 任,当 然 又 与 双 方 面 的 国 际 情 况 有 关 联。 近 年 来, 台 湾 与 大 陆 当 然 也 有 过 一 些 向 好 的 方 向 走 的 机 会, 事 实 上, 在 政 治 民 主 化 与 经 济 自 由 化 的 过 程 上, 两 岸 是 有 一 些 共 同 点, 在 台 湾 与 大 陆 过 去 几 年 的 交 流 中, 也 已 经 提 供 一 定 的 贡 献。 但 这 样 的 经 贸、 社 会 和 文 化 交 流 似 乎 没 有 同 时 增 加 足 够 的 互 信, 今 后 我 们 必 须 改 变 交 流 的 内 涵 和 方 法, 而 降 低 误 解 则 是 最 为 紧 迫。

两 岸 缺 互 信 — 当 前 促 谈 诉 求 均 乏 理 性 基 础

台 湾 有 相 当 多 的 人 主 张 台 独 或 相 信 这 样 的 主 张 才 能 达 到 台 湾 人 当 家 做 主 的 理 想, 台 湾 人 也 才 不 会 再 受 到 外 来 政 权 的 欺 负。 有 意 思 的 是, 中 国 大 陆 主 张 统 一 的 人, 他 们 所 追 求 的 目 的, 也 是 一 样, 想 要 当 家 做 主, 不 受 外 国 人 欺 负。 我 们 应 该 注 意 到 这 种 两 岸 意 识 型 态 不 同, 却 有 类 似 期 望 的 心 理 状 况。 如 能 从 这 样 的 心 理 基 础 来 谈, 或 许 有 可 能 找 出 答 案。 现 在, 我 们 政 府 所 提 的 要 求, 必 须 大 陆 与 台 湾 一 样 达 到 民 主、 均 富 的 条 件 才 要 谈, 大 陆 却 不 愿 接 受 这 种 谈 判 条 件。 同 样 的, 大 陆 坚 持 在“一 个 中 国” 和“一 国 两 制”前 提 下 才 要 谈, 台 湾 当 然 也 不 接 受。 双 方 面 的 僵 持, 徒 增 两 岸 的 误 解 与 不 信 任, 甚 至 加 深 敌 意, 这 样 的 发 展 并 不 好。 大 家 应 注 意, 在 还 没 有 取 得 互 信 就 勉 强 进 行 谈 判, 对 双 方 长 远 发 展 未 必 有 助 益, 目 前 的 任 何“促 谈”的 诉 求, 其 实 都 缺 乏 理 性 的 基 础。 我 们 应 该 把 共 同 点 放 在 更 远 的 地 方 和 更 长 的 目 标。

如 果 大 家 都 接 受 五 十 年 后 整 个 世 界 就 是 个 地 球 村, 那 么 未 来 的“主 权 国 家”的 观 念, 也 将 与 现 在 完 全 不 一 样。 所 谓“一 个 中 国”的 说 法 也 将 会 完 全 有 不 同 的 意 义 和 内 涵。 同 样 的, 眼 前 的 统 独 争 议, 再 过 五 十 年, 也 将 不 一 样。 长 期 看 在 一 个 地 球 村 的 架 构 下, 两 岸 之 间 的 良 性 关 系 自 应 有 所 调 整。 统 独 两 极 论 到 时 将 没 有 那 么 大 的 差 别, 两 岸 人 民 都 可 能 达 到, 各 自 当 家 做 主, 不 受 欺 负 的 目 标。 许 多 人 可 能 会 认 为 我 太 乐 观 了, 不 过 我 想 强 调 的 是, 我 们 是 否 同 意 每 个 人 都 应 有 这 样 心 愿 与 决 心, 是 最 重 要 的 第 一 步。

台 湾 许 多 企 业 家 正 在 推 动 企 业 管 理 扁 平 化 的 改 革, 他 们 这 种 企 业 内 部 民 主 化 的 作 为, 也 获 得 一 些 不 错 的 成 效。 如 果 台 湾 企 业 改 革 的 经 验 能 带 到 大 陆, 当 可 向 他 们 证 明 台 湾 是 有 能 力 带 动 中 国 往 好 的 方 向 走 的。 这 是 不 是 在 促 成 大 陆 的 政 治 转 型, 有 待 观 察, 但 至 少 是 两 岸 民 间 企 业, 在 国 际 市 场 竞 争 压 力 下, 在 共 同 努 力 解 决 经 济 的 难 题。 这 种 局 面, 特 别 是 台 湾 高 科 技 企 业 人 士 在 大 陆 的 经 验, 令 人 感 到 乐 观。 他 们 的 经 验 可 能 与 政 治 人 物 的 感 受 不 同, 政 治 人 物 总 以 为 中 国 与 台 湾 的 政 治 关 系 特 殊, 以 为 经 济 能 改 革, 政 治 却 很 难 改 变, 我 不 相 信 两 岸 之 间 注 定 只 有 这 种 改 不 了 的 恶 运。 如 果 我 们 能 够 珍 惜 互 相 之 间 慢 慢 累 积 的 细 微 共 识, 台 湾 就 不 会 陷 入 泥 淖, 非 成 为 中 共 眼 中 美 日 所 利 用 的 反 华 基 地 不 可; 也 不 至 于 在 他 们 心 目 中, 台 湾 变 成 了 解 决 中 国 民 族 主 义 最 后 的 尊 严 所 击, 因 此 非 并 吞 不 可。

除 了 两 岸 问 题 的 威 胁, 世 界 性 的 生 态 环 境 问 题 也 将 冲 击 台 湾, 五 年 内, 温 室 效 应 将 使 全 世 界 对 二 氧 化 碳 排 放 量 做 出 严 格 的 限 制, 这 将 对 台 湾 的 工 业 发 展 造 成 严 重 影 响。 台 湾 过 去 与 现 在 的 能 源 使 用, 仍 受 到 高 耗 能 工 业 的 拖 累, 这 种 不 重 视 环 境 生 态 后 果 的 工 业 政 策, 未 来 如 果 仍 然 持 续, 台 湾 会 因 为 过 多 的 污 染 排 放, 使 台 湾 成 为“被 惩 罚 的 对 象”, 全 世 界 各 国 将 对 台 湾 采 取 抵 制 行 动。 目 前, 政 府 虽 然 也 有 一 些 推 展 永 续 发 展 的 方 案, 可 是 投 资 与 努 力 都 还 很 不 足, 主 要 的 原 因 是, 台 湾 半 世 纪“一 切 为 经 济”的 发 展 模 式 所 造 成 的 污 染, 早 已 超 出 海 岛 生 态 环 境 能 自 净 的 最 大 容 许 量 和 承 载 能 力。 如 果 未 来 还 以 增 加 高 耗 能 的 工 业 来 持 续 扩 大 规 模 经 济, 或 是 毫 无 选 择 的 发 展 工 业, 必 将 违 背 海 岛 永 续 发 展 的 愿 景。

站 出 来 说 话 — 台 湾 若 没 赶 上 可 能 永 无 机 会

无 论 在 学 术 研 究 、 教 育 改 革 、 企 业 发 展 、 或 两 岸 关 系 与 环 境 保 护, 每 个 方 向, 台 湾 都 正 走 在 往 上 提 升 或 向 下 沉 沦 的 抉 择 点 上。 未 来 五 年, 台 湾 要 是 没 赶 上, 就 可 能 永 远 没 机 会 了。 今 年 春 节 期 间, 我 向 几 位 来 家 里 作 客 的 朋 友 表 示 过, 我 很 忧 虑, 大 众 被 一 时 选 战 的 激 情 所 迷 惑, 而 忽 略 了 更 长 远 的 愿 景。 我 们 应 该 勇 于 善 尽 知 识 分 子 的 言 责 提 醒 社 会, 否 则, 一 旦 台 湾 向 下 沉 沦, 未 来 我 们 一 定 会 感 到 后 悔, 没 有 站 出 来 说 该 说 的 话。 今 天 我 们 说 话 了, 就 是 关 切 台 湾 未 来 的 承 诺, 期 待 得 到 大 家 的 回 应, 面 对 左 右 未 来 五 年 关 键 发 展 的 所 有“断 层”, 台 湾 人 要 一 起 努 力 跨 越 它 们, 而 且 共 同 建 立 美 好 的 希 望 之 桥。
返回“李远哲专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