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 当 家 做 主 到 和 平 繁 荣 民 主 的 未 来

跨 党 派 小 组 第 一 次 会 议 李 远 哲 致 词 全 文

2000 年 9 月 2 日

今 年 三 月 十 八 日 选 举 前 后, 台 湾 在 选 战 烽 火 中 弥 漫 着 不 安 的 气 氛; 特 别 是 两 岸 的 和 平, 一 度 陷 入 空 前 紧 张 的 关 系。 在 这 种 社 会 人 心 浮 动 的 情 况 下, 我 答 应 了 当 时 的 总 统 候 选 人 陈 水 扁 先 生, 愿 意 奉 献 自 己, 为 两 岸 的 和 平 努 力。 选 后, 在 台 湾 政 治 经 历 了 政 党 轮 替, 民 主 的 前 景 更 加 光 明 的 时 候, 我 们 今 天 两 岸 跨 党 派 小 组 的 聚 会, 就 是 向 台 湾 民 众 兑 现 这 个 庄 严 承 诺 的 第 一 步。 这 是 一 次 历 史 性 的 聚 会。 我 期 待 所 有 与 会 的 委 员 与 全 国 关 心 两 岸 关 系 的 民 众, 都 能 以 向 历 史 负 责 的 心 情, 来 关 照 我 们 今 后 共 同 的 作 为。

回 想 过 去 这 场 总 统 选 战, 当 时 三 位 总 统 候 选 人 在 两 岸 问 题 方 面 都 采 取 中 间 路 线, 使 台 湾 的 大 选 幸 而 未 陷 入 片 面 的 统 独 之 争。 选 战 期 间, 虽 然 不 断 地 传 出 中 共 可 能 对 台 动 用 武 力, 可 是 我 一 直 相 信, 海 峡 两 岸 的 老 百 姓 既 没 有 深 仇 大 恨, 也 没 有 理 由 要 以 武 力 相 向。 两 岸 的 中 国 人, 都 受 过 帝 国 主 义 的 压 迫、 侵 略, 百 年 来 也 都 努 力 希 望 在 自 己 的 土 地 上 站 起 来。 双 方 追 求 自 由、 平 等、 和 平 与 繁 荣 的 心 愿 也 是 一 样 的, 实 在 没 有 理 由 意 气 相 争。 但 是, 过 去 五 十 年 里, 两 岸 在 政 治 的 对 峙 与 时 空 的 隔 阂 下, 各 自 走 了 不 同 的 路: 互 相 不 了 解 对 方 的 社 经 背 景, 渐 渐 产 生 彼 此 之 间 的 许 多 误 解, 这 些 都 需 要 时 间 慢 慢 地 化 解。 我 很 诚 地 希 望, 能 与 各 位 委 员 一 齐 在 这 个 历 史 性 的 时 刻, 为 两 岸 的 和 平、 安 定 与 合 作 贡 献 心 力。

当 家 做 主 是 台 湾 人 民 的 心 愿

一 八 九 五 年, 台 湾 被 清 廷 割 让 给 日 本, 在 日 本 的 殖 民 统 治 下, 台 湾 人 民 深 感 异 族 统 治 的 痛 苦, 受 人 压 迫、 歧 视 与 机 会 的 不 平 等, 使 台 湾 人 民 心 灵 深 处 共 同 渴 望 "赶 走 外 来 统 治 者"。 当 年, 日 本 统 治 者 在 台 湾 厉 行 "皇 民 化", 台 湾 本 土 的 语 言 与 文 化 受 到 相 当 的 压 制。 台 湾 的 原 住 民 文 化 以 及 在 明 末 清 初 大 量 从 大 陆 移 民 到 台 湾 的 闽 南、 客 家 族 群 文 化 都 受 到 抑 制, 也 因 此 留 下 深 刻 的 文 化 的 伤 痕。

二 次 世 界 大 战 的 末 期, 盟 军 开 始 轰 炸 台 湾。 在 将 近 两 年 的 时 间 里, 台 湾 的 军 事、 工 业 设 施 与 都 会 地 区 受 到 相 当 严 重 的 破 坏。 台 湾 老 百 姓 大 半 疏 散 到 山 区, 在 物 质 缺 乏、 生 命 不 保 的 情 况 下, 尝 受 到 了 战 乱 的 痛 苦。

二 次 世 界 大 战 之 后, 经 历 战 争 的 劫 难 与 五 十 年 殖 民 统 治 痛 苦 的 台 湾 人 民 终 于 能 够 回 归 祖 国 怀 抱, 这 样 的 前 景 带 给 台 湾 人 民 极 大 的 兴 奋 与 期 待。 三 民 主 义 的 民 族、 民 权、 民 生 主 张 与 自 由 平 等 的 政 治 理 想, 的 确 曾 经 让 很 多 台 湾 年 轻 人 醉 心 不 已。 可 是 这 样 的 美 梦 并 没 有 维 持 多 久, 取 代 异 族 殖 民 统 治 的 却 是 另 一 个 高 压 统 治。 台 湾 人 民 虽 然 脱 离 了 异 族 的 统 治, 可 是 他 们 并 没 有 机 会 自 己 当 家 作 主。 由 于 政 府 的 腐 败, 台 湾 人 民 很 快 就 心 碎 了。 继 之 而 来 的 觉 醒、 抗 争 与 二 二 八 事 件, 更 带 给 许 多 无 辜 的 家 族 不 幸, 留 下 无 法 磨 灭 的 深 刻 伤 痛。

许 多 台 湾 的 年 轻 人 深 刻 了 解 到: 迫 害、 威 权、 高 压 统 治 并 不 一 定 是 异 族 统 治 的 专 利; 如 果 社 会 的 制 度 不 合 理, 人 民 的 幸 福 就 不 可 能 得 到 保 障。 当 年, 许 多 满 怀 理 想 的 人 开 始 转 而 向 往 社 会 主 义。 这 些 被 认 为 "思 想 有 问 题" 的 年 轻 人, 与 二 二 八 事 件 之 后 无 辜 地 被 逮 捕 的 知 识 份 子, 后 来 都 在 白 色 恐 怖 的 风 暴 中 无 谓 地 牺 牲 了。 这 些 血 腥 事 件 更 进 一 步 让 许 多 居 住 在 台 湾 的 人 感 到 失 望。

相 对 于 战 后 台 湾 各 方 面 条 件 的 恶 劣, 美 国 的 黄 金 世 界 给 台 湾 的 年 轻 学 子 无 穷 的 希 望。 优 厚 的 学 术 条 件 之 外, 自 由 平 等 与 对 人 权 的 尊 重, 也 吸 引 了 世 界 上 多 少 在 不 幸 的 环 境 里 受 苦 的 人; "去 去 去, 去 美 国" 在 六 十 年 代 成 为 一 时 风 尚, 现 在 回 顾 起 来, 其 实 这 也 为 台 湾 后 来 的 民 主 发 展 储 积 了 一 些 动 力。

超 越 族 群 摩 擦 的 痛 苦 历 史

在 台 湾 这 块 土 地 上, 除 了 原 住 民 外, 大 多 数 居 民 或 他 们 的 祖 先 都 来 自 中 国 大 陆, 因 此 血 缘 文 化 如 出 一 辙, 只 不 过 移 民 有 先 后 之 别 罢 了。

随 着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的 结 束, 台 湾 成 为 中 华 民 国 的 一 部 分。 往 后 几 年, 大 陆 变 色, 不 少 "外 省 人" 移 居 到 台 湾。 占 有 人 口 百 分 之 十 五 的 " 外 省 人" 除 了 少 数 统 治 阶 层 之 外, 还 有 许 多 是 军 人 及 以 公 教 人 员 为 主 的 老 百 姓。 他 们 来 自 大 江 南 北, 虽 然 有 不 同 的 习 俗 与 文 化 背 景, 但 大 都 是 以 汉 族 文 化 为 主。 基 本 上, 这 些 人 与 原 来 的 台 湾 居 民 还 能 相 互 适 应。 我 记 得, 在 二 二 八 事 件 时, 新 竹 中 学 的 学 生 积 极 保 护 刚 从 大 陆 来 台 的 辛 志 平 校 长 与 其 家 人, 而 且 罗 富 生 教 务 长 还 从 他 的 家 乡 竹 东 挑 了 一 百 斤 米 到 学 校, 支 援 在 学 校 里 受 到 保 护 的 外 省 老 师 与 家 属。 这 些 都 可 以 证 实: 老 百 姓 之 间 并 没 有 族 群 之 分, 只 有 "好 人" 与 "坏 人" 之 别。

虽 然 老 百 姓 之 间 的 族 群 分 际 并 不 明 显, 但 是 台 湾 社 会 至 今 还 残 留 一 些 "外 省 人" 与 "本 省 人" 之 间 的 摩 擦, 这 其 实 是 有 政 治 原 因 的。 不 必 讳 言, 早 年 国 民 党 的 威 权 统 治, 长 久 以 来 压 迫 着 台 湾 的 老 百 姓 (连 同 外 省 人 和 原 住 民 在 内), 由 于 当 时 中 央 政 府 的 大 官 几 乎 都 是 "外 省 人", 而 老 百 姓 却 是 以 "本 省 人" 居 多, 所 以 "压 迫 者" 与 "被 压 迫 者" 之 间 的 矛 盾, 便 常 被 简 化 成 "外 省 人" 与 "本 省 人" 之 间 的 冲 突, 也 渐 渐 形 成 "外 省 人" 软 压 "本 省 人" 的 紧 张 关 系, 这 也 是 后 来 许 多 人 以 "外 来 政 权" 直 呼 国 民 党 政 权 的 原 因。

从 被 异 族 统 治 的 痛 苦, 过 渡 到 被 同 族 人 统 治 的 失 望, 台 湾 人 民 心 中 其 实 早 已 埋 下 "非 得 自 己 当 家 做 主 不 可" 的 坚 定 信 念。 当 时 许 多 人 认 为: 以 少 数 "外 省 政 治 精 英" 为 核 心 的 统 治 国 家 机 器, 必 须 蜕 变 成 草 根、 民 主 的 多 元 化 社 会 结 构。 此 外, 台 湾 老 百 姓 更 进 一 步 体 会 到: 只 有 建 立 公 平 与 合 理 的 社 会 制 度, 才 能 保 障 老 百 姓 的 权 益。 但 是 为 了 要 达 到 这 个 目 标, 台 湾 所 有 的 人 民 都 必 须 共 同 超 越 族 群 摩 擦 的 痛 苦 历 史。

近 年 来 台 湾 民 主 化 与 本 土 化 运 动 过 程 中, 让 所 有 的 台 湾 人 民 看 到 实 现 当 家 做 主 的 希 望, 但 很 不 幸 的 也 同 时 引 发 了 部 分 外 省 族 群 的 危 机 感。 在 少 数 政 治 人 物 的 推 波 助 澜 之 下, 有 些 人 担 心, 翻 身 后 占 大 多 数 的 " 本 省 人" 将 压 迫 "外 省 人", 他 们 的 反 应 无 形 中 也 成 为 另 一 种 族 群 阴 影。 其 实, 这 是 多 虑 了, 因 为 大 多 数 "外 省 人" 与 原 来 压 迫 者 的 统 治 阶 层 无 关。 大 多 数 外 省 人 和 本 省 人 相 处 融 洽, 在 台 湾 的 民 主 社 会 里, 他 们 的 权 益 必 然 受 到 法 律 的 公 平 保 障。 可 是 多 年 来 少 数 政 治 人 物 并 没 有 体 会 族 群 对 抗 的 危 险 及 不 幸, 反 而 在 选 举 竞 争 中 激 化 族 群 摩 擦, 使 得 台 湾 的 民 主 化 过 程 出 现 尖 锐 的 对 抗。

从 历 史 的 发 展 来 看, 台 湾 民 主 化 过 程 并 不 顺 畅。 早 期 的 国 民 党 政 府 以 "反 共 抗 俄、 打 回 大 陆" 做 口 号, 为 长 期 的 戒 严 与 威 权 统 治 找 到 理 由; "光 复 大 陆、 统 一 中 国" 更 成 为 统 治 者 拒 绝 在 台 湾 推 行 民 主 政 治 的 藉 口。 在 高 压 统 治 的 反 共 教 育 下, 台 湾 人 民 相 信 的 是: 灭 绝 人 性 的 共 产 党 有 可 能 会 血 洗 台 湾, 会 把 大 家 "清 算 斗 争"。 于 是 数 十 年 恐 共、 恨 共 教 育 也 使 台 湾 人 民 对 中 国 大 陆 留 下 长 期 刻 板 的 印 象。

许 多 台 湾 的 留 学 生 出 国 之 后 慢 慢 察 觉 到, 他 们 在 台 湾 所 接 受 的 反 共 教 育 有 一 些 问 题, 他 们 在 国 外 接 触 到 社 会 主 义、 文 革 初 期 以 及 人 民 公 社 等 等 的 文 宣 之 后, 想 法 逐 渐 受 到 影 响。 这 段 期 间, 在 海 外 有 不 少 认 同 社 会 主 义 祖 国 的 人 陆 续 投 入 保 卫 钓 鱼 台 运 动、 爱 国 运 动 的 潮 流。

当 时, 有 一 些 台 湾 年 轻 知 识 份 子 也 曾 期 待, 社 会 主 义 的 中 国 有 一 天 也 许 会 把 台 湾 带 到 更 理 想 的 境 界。 可 是, 中 国 大 陆 几 十 年 社 会 主 义 的 经 验, 使 他 们 的 希 望 落 空 了。 不 久 之 后, 大 陆 政 权 开 始 对 仍 在 实 施 戒 严 的 国 民 党 政 权 招 手, 企 图 进 行 所 谓 "国 共 第 三 次 合 作", 更 使 许 多 长 期 被 压 迫 的 台 湾 老 百 姓 大 为 失 望。 当 年 大 陆 对 国 民 党 政 权 提 出 的 "回 归 祖 国", 被 认 为 只 是 中 共 对 台 湾 高 压 统 治 者 的 片 面 召 唤。 中 共 似 乎 不 在 意 台 湾 当 权 派 永 远 维 持 他 们 的 威 权 统 治, 继 续 主 宰 台 湾 人 民。 而 当 时 台 湾 的 高 官 的 确 也 在 利 用 "大 陆" 与 "统 一" 来 维 持 他 们 的 既 得 利 益。

统 独 争 议 实 为 对 立 阶 层 的 争 执

在 这 种 扭 曲 的 历 史 环 境 里, 许 多 台 湾 的 老 百 姓 开 始 警 觉: 如 果 在 这 种 情 况 下, "统 一" 似 乎 等 于 是 "被 压 迫" 的 延 续, 那 么 "独 立" 就 成 了 能 够 苦 海 翻 身、 追 求 生 存 自 保 的 机 会。 也 就 是 说, 多 年 来 台 湾 内 部 的 "统" 与 "独" 之 对 抗, 其 社 会 心 性 的 本 质, 其 实 正 是 "压 迫 者 " 与 "被 压 迫 者" 对 立 阶 层 之 间 的 争 执。

除 此 之 外, 台 湾 的 老 百 姓 也 知 道, 从 "大 跃 进"、 "人 民 公 社"、 "文 化 大 革 命" 到 "天 安 门 事 件", 大 陆 方 面 走 过 的 历 史 让 大 家 有 很 多 疑 虑。 虽 然 一 九 七 八 年 "改 革 开 放" 之 后, 中 国 大 陆 在 许 多 方 面 得 到 了 改 善, 但 恐 惧 感 不 是 短 时 间 能 够 去 除 的。 台 湾 人 民 有 理 由 质 疑: "难 道 这 是 我 们 也 要 走 的 路?" "这 些 人 为 的 灾 难 会 不 会 再 发 生?" 这 些 疑 问 是 台 湾 人 民 对 统 一 普 遍 怀 有 不 安 的 主 因。 虽 然 在 血 缘、 文 化、 历 史 传 承 上, 我 与 许 多 台 湾 人 民 一 样, 自 认 为 是 个 不 折 不 扣 的 中 国 人, 但 这 并 不 表 示 我 们 会 因 而 对 自 由 民 主 的 期 待 有 任 何 妥 协。

我 认 为 邓 小 平 先 生 讲 的 是 对 的, 他 说 过, 大 陆 的 精 力 要 花 在 经 济 建 设 上, 统 一 问 题 晚 一 点 解 决 无 伤 大 局, 等 到 大 陆 的 经 济 顺 利 的 发 展, 统 一 便 自 然 水 到 渠 成。 我 认 为 如 果 民 主 自 由 的 发 展 也 能 伴 随 着 大 陆 经 济 而 提 升, 到 那 个 时 候, 两 岸 的 统 一 也 才 会 有 实 质 的 意 义。 进 一 步 来 说, 未 来 统 一 的 中 国 到 底 是 什 么 样 的 中 国? 至 今 两 岸 人 民 都 没 有 机 会 在 这 个 重 大 的 问 题 上 达 成 方 向 性 的 共 识。 总 之, 依 照 邓 小 平 先 生 的 估 计, 大 陆 经 济 发 展 需 要 三 十 年 到 五 十 年 的 稳 定 环 境, 才 能 接 近 中 度 发 达 国 家 水 平, 而 政 治 的 民 主 自 由 需 要 更 漫 长 的 时 间 才 能 发 展 成 功。 因 此, 目 前 "统 一" 的 社 会 基 础 在 台 湾 其 实 是 非 常 薄 弱 的。

世 界 经 济 全 球 化 之 后, 国 家 政 治 界 限 的 概 念 自 然 会 变 得 愈 来 愈 淡 薄。 世 界 共 通 的 网 路 与 贸 易, 将 会 逐 渐 使 全 球 人 民 有 更 多 共 同 的 地 方。 不 同 地 区 的 人 民 或 不 同 国 家 之 间, 相 互 依 赖 的 程 度 定 会 加 深, 而 地 球 村 的 理 想 在 不 同 层 面 也 将 慢 慢 展 现。 人 类 追 求 和 平, 获 取 自 由、 平 等 与 人 权 等 普 世 价 值 的 潮 流, 势 将 愈 来 愈 不 可 阻 挡。 世 界 经 济 成 为 一 体 之 后, 相 信 战 争 也 会 逐 步 从 地 球 上 消 失。 二 次 世 界 大 战 后 的 历 史 告 诉 我 们, 经 济 发 展 与 武 力 的 扩 充 是 矛 盾 的, 经 济 发 展 将 是 最 重 要 的 世 界 性 共 同 目 标。 国 家 与 国 家、 地 区 与 地 区 之 间, 必 须 合 力 减 缓 或 消 除 军 事 对 抗。 随 着 全 球 化 与 民 主 化 的 发 展, 科 技 与 教 育 将 会 取 代 武 力 的 竞 争, 成 为 新 时 代 国 家 发 展 的 两 大 基 石。

期 待 一 个 和 平、 繁 荣、 民 主 的 中 国

人 口 爆 增、 生 态 环 境 的 破 坏、 资 源 的 短 缺 与 分 配 不 均, 在 在 都 威 胁 着 人 类 在 地 球 上 的 发 展。 西 方 国 家 在 工 业 革 命 之 后, 以 大 量 消 耗 地 球 资 源 来 支 持 社 会 发 展 的 模 式, 恐 怕 不 是 全 世 界 的 人 都 能 跟 着 走 的。 在 资 源 有 限 的 地 球 上, 尤 其 是 环 境 的 污 染 与 生 态 的 破 坏, 人 类 已 经 走 过 了 头, 而 这 个 课 题 也 同 时 考 验 着 海 峡 两 岸 的 人 民。 在 不 久 的 将 来, 海 峡 两 岸 的 人 民 都 要 面 对 能 否 永 续 发 展 的 严 厉 考 验, 大 家 必 须 也 应 该 共 同 合 作, 寻 找 一 条 出 路。 许 多 问 题, 如 能 源 的 有 效 使 用 与 生 态 环 境 的 维 持、 农 业 的 改 革、 知 识 经 济 的 发 展 等 等, 将 愈 来 愈 迫 切 地 影 响 两 岸 人 民 的 生 活。 目 前 两 岸 应 该 尊 重、 承 认 历 史 与 现 实, 放 下 政 治 上 不 易 厘 清 的 部 分, 开 始 交 流 对 话。

我 一 直 认 为, 台 湾 应 该 继 续 表 达 和 平 的 善 意 与 决 心。 在 尊 重 台 湾 两 千 三 百 万 人 民 的 国 际 尊 严 与 根 本 利 益 的 前 提 下, 我 们 应 该 回 到 一 九 九 二 年 "各 自 以 口 头 声 明 的 方 式 表 述 一 个 中 国 原 则" 的 共 识, 承 认 在 此 共 识 下 达 成 的 协 议 与 结 论, 并 在 既 有 基 础 上 恢 复 协 商。 对 于 未 来, 我 们 盼 望 的 是 共 同 建 设 一 个 和 平、 繁 荣、 民 主 的 中 国, 而 不 是 一 个 封 建、 专 制、 威 权 的 中 国。 唯 有 透 过 如 此 的 正 面 回 应, 我 们 才 能 把 台 湾 人 民 的 理 想 与 坚 持 ---- 应 该 也 是 大 陆 人 民 的 理 想 与 坚 持 ---- 向 全 世 界 充 分 表 达。

但 我 也 同 时 认 为, 如 果 有 人 对 台 湾 人 有 不 必 要 的 偏 见, 不 认 真 了 解 问 题 的 症 结, 以 为 用 片 面 的 威 胁, 或 以 为 只 要 诉 诸 爱 国 主 义 与 民 族 情 感, 而 不 追 求 社 会 的 理 想 与 两 岸 人 民 最 大 的 幸 福, 就 能 够 迫 使 台 湾 人 民 一 步 一 步 屈 服, 放 弃 我 们 追 求 自 由、 民 主、 均 富 的 理 想 与 坚 持, 那 就 未 免 太 低 估 百 年 来 台 湾 人 想 当 家 做 主 的 历 史 感 与 志 气 了。 我 相 信 台 湾 人 民 的 这 股 热 忱 与 大 陆 人 民 没 有 两 样, 也 将 是 两 岸 人 民 共 同 创 造 光 明 未 来 的 原 动 力。

最 后, 我 愿 在 此 强 调, 跨 党 派 小 组 所 有 成 员 均 来 自 民 间, 超 越 党 派, 并 且 深 信 人 民 才 是 国 家 永 远 的 主 体。 我 们 敬 谨 接 受 总 统 付 托, 将 殚 精 竭 虑, 搜 集 广 大 民 意, 凝 聚 社 会 共 识, 为 两 岸 和 平 与 人 民 福 祉 贡 献 心 力。

两 岸 关 系 的 最 终 方 案 牵 扯 主 观 与 客 观 条 件。 本 小 组 避 免 预 设 结 论, 必 将 善 察 各 方 立 场, 以 向 历 史 和 人 民 负 责 的 严 肃 态 度, 审 慎 议 商, 耿 耿 此 心, 殷 盼 两 岸 各 方 人 士 共 监。

(转 自 《中 国 时 报》 2000 年 9 月 3 日)

相 关 标 题: 《中国时报》 社论: 渡 尽 劫 波 兄 弟 在

返回“李远哲专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