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 振 宁 在 "前 沿 科 学 国 际 研 讨 会" 宴 会 上 的 演 讲 (全 文)

2002 年 6 月
中 国 北 京 清 华 园

首 先 让 我 向 来 参 加 此 会 议 的 朋 友 们 致 谢 意。 自 这 么 多 国 家 来 了 这 么 多 朋 友 确 实 是"不 亦 乐 乎"。

我 也 要 谢 谢 清 华 大 学 的 教 职 员 们 花 大 量 精 神 和 时 间 来 组 织 这 么 成 功 的 研 讨 会。 几 天 来 我 们
  • 重 温 了 半 世 纪 以 来 物 理 学 历 史 中 一 些 极 令 人 振 奋 的 工 作;
  • 听 到 了 今 后 二 三 十 年 科 学 前 沿 中 一 些 极 令 人 振 奋 的 新 发 展。

这 么 成 功 的 研 讨 会 今 天 在 这 个 国 家 召 开 也 许 不 是 完 全 偶 然。 八 十 年 前 在 我 出 生 的 时 候, 这 个 国 家 的 近 代 科 学 是 零, 绝 对 的 零。 今 天 她 在 全 力 追 赶, 而 速 度 惊 人。

"一 样 的 长 城, 不 一 样 的 国 家!"

数 个 月 前, 布 什 总 统 访 问 了 清 华 大 学, 并 且 就 在 我 们 开 会 的 大 楼 中 给 了 一 个 演 讲。 他 提 到 二 十 五 年 以 前 他 曾 到 过 北 京 (那 时 他 的 父 亲 是 美 国 驻 北 京 联 络 处 的 主 任)。 第 二 天 布 什 总 统 登 上 了 长 城。 他 坚 持 要 超 过 1972 年 尼 克 松 总 统 曾 走 到 的 最 高 处。 记 者 们 问 他 有 何 感 想。 他 停 了 一 下, 然 后 说:

"一 样 的 长 城, 不 一 样 的 国 家!"

我 相 信 在 座 的 各 位 都 会 有 同 感。

度 量 生 命 的 长 短

1961 年 Emileo Segre 邀 我 写 一 篇 文 章 关 于 费 米 在 芝 加 哥 大 学 做 教 授 的 经 历。 我 写 了 一 篇 短 文, 其 最 后 一 段 说:

"有 人 说 一 个 人 的 生 命 长 短 不 应 用 年 份 来 度 量, 而 应 历 数 他 所 经 历 过 的 成 功 事 业。 --"

费 米 的 最 后 一 个 事 业 是 在 芝 加 哥。 他 做 芝 大 教 授 的 成 功 是 今 晚 Steinberger 和 我 都 可 以 验 证 的。

假 如 我 的 一 生 是 一 出 戏

莎 士 比 亚 在 《As You Like It》 中 说 人 生 就 像 一 出 七 幕 戏。 其 第 七 幕 即 最 后 一 幕 是:

"返 回 童 年, 返 回 茫 然,
无 牙 齿, 无 眼 睛, 无 味 觉, 无 一 切。"

假 如 我 的 一 生 是 一 出 戏, 那 末 我 实 在 十 分 幸 运, 今 天 不 但 我

"有 牙 齿, 有 眼 睛, 有 味 觉, 有 几 乎 一 切,"

而 且 我 还 有 机 会 开 始 一 个 新 的 事 业 -- 帮 助 清 华 大 学 发 展 高 等 研 究 中 心。

清 华 园 是 我 幼 年 成 长 的 地 方, 我 一 生 走 了 一 个 大 圈。 那 末 我 的 最 后 事 业 也 将 是 我 一 生 中 特 别 有 意 义 的 一 幕。

返回“杨 振 宁专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