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 振 宁 谈 恩 师 吴 大 猷

由 世 界 科 技 出 版 社 出 版 之 《宁 拙 毋 巧 —— 杨 振 宁 访 谈 录》 中 收 集 了 一 篇 题 为 《杨 振 宁 谈 恩 师 吴 大 猷》 之 访 谈, 对 吴 大 猷 教 授 的 治 学 及 为 人 以 及 给 予 他 的 影 响 有 精 辟 的 描 述, 现 将 全 文 录 下, 以 飨 读 者。

杨 振 宁 谈 恩 师 吴 大 猷 (189 - 192页)

当 谈 到 首 次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的 华 人, 我 们 就 会 想 到 著 名 物 理 学 家 杨 振 宁 和 李 政 道。 但 当 杨 振 宁 谈 到 自 己 在 一 九 五 七 年 获 奖 的 那 一 刻, 他 就 不 期 然 想 起 并 且 感 谢 他 的 启 蒙 老 师 —— 现 任 台 湾 中 央 研 究 院 院 长 吴 大 猷 教 授。

说 吴 大 猷 教 授 与 杨 振 宁 教 授 的 关 系 是 老 师 与 学 生, 当 然 没 有 错, 却 嫌 有 点 见 外, 因 为 四 十 多 年 的 交 往 与 感 情, 着 实 不 能 单 以 “师 生” 概 而 说 之。

中 文 大 学 最 近 在 校 内 设 立 了 一 个 阅 览 室, 以 现 任 该 校 博 文 讲 座 教 授 的 杨 振 宁 教 授 命 名, 并 特 地 邀 请 了 八 十 高 龄 的 吴 大 猷 教 授 自 台 湾 来 港 主 持 开 幕 礼。

杨 振 宁 教 授 端 坐 在 办 公 室 内, 缅 怀 着 五 十 年 前 在 昆 明 西 南 联 大 的 一 段 日 子。 他 正 色 道: “一 九 三 八 年 我 进 西 南 联 大, 先 后 念 了 四 年 大 学、 两 年 研 究 院。 第 一 次 听 吴 教 授 的 课 是 一 九 四 一 年 念 大 学 四 年 级 的 时 候, 此 后, 我 还 念 过 他 别 的 课, 而 且 我 跟 他 做 了 我 的 学 士 论 文。”

眼 中 充 满 感 激 神 情

提 及 那 篇 大 学 毕 业 学 士 论 文, 杨 教 授 虽 仍 是 一 派 肃 穆 的 神 情, 但 却 掩 不 了 充 满 感 激 的 眼 神, 因 为 那 篇 题 为 《群 论 与 分 子 光 谱 学》 的 论 文, 写 的 是 群 论 在 物 理 上 的 应 用, 这 就 是 以 后 四 十 年 来 杨 教 授 所 做 研 究 工 作 的 主 要 方 向 之 一。 群 论 是 数 学 的 一 支, 讨 论 的 是 对 称 的 现 象。 此 外, 杨 教 授 在 物 理 学 上 的 另 外 一 项 工 作, 叫 做 “规 范 场”, 也 是 与 对 称 有 密 切 关 系 的。

杨 教 授 更 不 讳 言 吴 教 授 把 他 带 到 群 论 与 对 称 的 研 究 方 向, 对 他 后 来 的 影 响 非 常 之 大, 甚 至 与 他 获 得 诺 贝 尔 奖 “有 极 其 密 切 的 关 系”。

他 说: “一 九 五 七 年 李 政 道 跟 我 得 到 诺 贝 尔 物 理 奖, 是 因 为 《宇 称 不 守 恒》 的 论 文, 那 就 是 一 个 对 称 的 问 题, 宇 称 论 与 对 称 都 是 在 同 一 个 方 向 的。 所 以 我 在 知 道 得 到 诺 贝 尔 奖 后, 就 曾 经 给 吴 教 授 写 过 一 封 信, 特 别 感 谢 他 在 一 九 四 一 年 把 我 带 到 对 称 的 问 题 上。”

在 杨 教 授 的 眼 中, 吴 大 猷 教 授 的 贡 献 绝 不 单 止 于 教 育 出 两 位 诺 贝 尔 奖 得 主, 更 重 要 的 是 他 对 整 个 中 国 物 理 学 界 的 深 远 影 响。 “吴 教 授 从 美 国 密 芝 根 大 学 得 到 博 士 学 位 后, 自 三 十 年 代 中 开 始 在 北 京 大 学 教 物 理 学, 就 是 他 把 新 的、 革 命 性 的 ‘量 子 力 学’ 带 到 中 国, 要 知 当 时 中 国 学 量 子 力 学 的 是 绝 无 仅 有 的, 所 以 吴 教 授 于 三 十 年 代 在 北 平 (即 今 天 的 北 京), 后 来 在 昆 明 所 教 育 出 来 的 物 理 学 学 生, 后 来 在 中 国 物 理 学 界 发 生 非 常 大 的 影 响。”

待 人 诚 恳 坦 白

杨 教 授 说: “我 跟 吴 教 授 已 经 有 将 近 半 世 纪 的 关 系, 跟 已 去 世 的 吴 太 太 也 非 常 之 熟 ...... 吴 教 授 待 人 非 常 诚 恳、 坦 白, 这 一 点 给 他 的 学 生 和 朋 友 很 深 刻 的 印 象。 他 对 学 生 也 非 常 负 责 任, 所 以 常 常 下 课 后 还 有 学 生 问 他 很 多 问 题, 他 总 是 耐 心 地 跟 他 们 讲 解。”

杨 教 授 接 着 忆 述 了 在 昆 明 西 南 联 大 时 的 一 页 生 活 小 片 段, 反 映 出 吴 教 授 刻 苦 耐 劳 及 严 谨 治 学 的 态 度: “在 昆 明 的 时 候, 物 质 条 件、 生 活 条 件 都 很 差, 吴 教 授 及 其 太 太 为 躲 避 城 内 的 空 袭, 搬 到 城 外 住。 有 一 次 吴 教 授 的 学 生 黄 昆 (现 在 是 有 名 的 半 导 体 物 理 学 家), 到 乡 下 去 请 教 吴 教 授。

养 猪 赚 取 生 活 费

“当 两 人 正 在 讨 论 物 理 之 际, 吴 教 授 看 了 一 下 表, 说 :‘不 成 ! 我 现 在 有 事 情 ! ’ 黄 昆 问 他 有 甚 麽 事 情。 他 说: ‘我 要 去 喂 猪 ! ’ 原 来 那 时 教 学 没 有 钱, 吴 教 授 就 养 了 几 条 猪, 可 以 赚 到 一 点 钱 支 持 生 活。 虽 然 当 时 的 生 活 非 常 困 难, 但 吴 教 授 教 书 依 然 非 常 认 真, 做 研 究 工 作 也 非 常 认 真, 并 在 那 段 日 子 中 写 了 一 本 很 有 份 量 的 书, 叫 《分 子 光 谱 学》。”

事 隔 数 十 年, 即 使 这 些 看 似 琐 碎 的 生 活 片 段, 在 杨 教 授 的 脑 海 中 还 是 记 忆 犹 新。 所 以 去 年 八 月 吴 大 猷 八 十 大 寿, 杨 教 授 特 别 首 次 到 台 湾 给 吴 教 授 拜 寿, 同 时 趁 此 机 会 以 台 湾 中 央 研 究 院 士 身 份 参 加 了 该 院 的 院 士 会 议。 这 次 到 台 湾, 杨 教 授 所 得 的 印 象 是: “中 央 研 究 院 是 台 湾 最 重 要 的 学 术 研 究 机 构, 在 吴 大 猷 教 授 的 领 导 下, 研 究 院 大 大 的 发 展 了, 而 且 培 养 了 很 多 新 的 人 才。”

这 一 次 香 港 两 位 工 业 家 查 济 民 与 刘 永 龄 捐 钱 在 中 文 大 学 科 学 馆 设 立 “杨 振 宁 阅 览 室”, 吴 大 猷 教 授 不 辞 劳 苦 应 邀 来 港 为 这 个 以 其 高 足 命 名 的 阅 览 室 揭 幕。 对 此, 杨 振 宁 教 授 平 实 而 又 真 挚 地 说: “中 文 大 学 跟 我 都 很 感 激 吴 教 授 特 别 来 港 主 持 开 幕 礼。”


返 回“追 念 吴 大 猷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