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 济 学 家 邹 至 庄 教 授

在 经 济 学 界, 提 起 邹 至 庄 (Gregory C. Chow), 恐 怕 无 人 不 知, 无 人 不 晓, 尤 其 是 其 计 量 经 济 学 方 面 的 成 就, 更 是 有 目 共 睹。 他 于 1981 年 出 版 的 "利 用 控 制 方 法 的 计 量 分 析", 以 及 1983 年 出 版 的 "计 量 经 济 学", 都 深 受 学 术 界 人 士 的 推 崇。 而 他 所 发 表 的 论 文, 更 是 多 次 被 引 述。 据 美 国 经 济 学 界 统 计, 1976 年 至 1986 年 间, 被 最 多 次 引 述 之 学 术 论 文, 邹 至 庄 教 授 排 名 第 28。 同 时, 密 歇 根 大 学 针 对 全 世 界 贡 献 卓 著 的 29 位 经 济 学 家, 发 行 "经 济 学 名 人 卡", 邹 至 庄 教 授 亦 名 列 其 中, 其 成 就 再 一 次 获 得 国 际 上 的 肯 定。 更 重 要 的 是, 在 名 人 卡 系 列 中, 他 不 仅 与 多 位 诺 贝 尔 奖 得 主 并 列, 也 是 此 系 列 中 唯 一 的 华 裔 学 者。

此 外, 邹 至 庄 教 授 在 两 岸 及 香 港 的 经 济 政 策 制 订 中 着 扮 演 重 要 角 色。 他 于 1983 年 出 版 《中 国 大 陆 经 济》 一 书, 分 析 详 实, 成 为 研 究 中 国 大 陆 经 济 必 读 的 教 科 书。 他 80 年 代 曾 出 任 赵 紫 阳 的 经 济 顾 问, 参 与 中 国 国 务 院 经 济 体 制 改 革 委 员 会 的 工 作, 对 于 中 国 经 济 体 改 与 经 济 教 育 工 作 方 面 着 力 尤 多。 他 于 1965 年 到 台 湾 开 授 计 量 经 济 讲 习 班, 前 经 建 会 主 委 郭 婉 容 还 曾 是 他 班 上 的 学 生; 1967 年 参 与 创 立 台 湾 大 学 经 济 博 士 班; 1970 年 当 选 为 台 湾 中 央 研 究 院 院 士, 之 后 定 期 参 加 每 两 年 一 次 的 院 士 会 议, 从 未 缺 席; 并 与 刘 大 中、 蒋 硕 杰 等 多 位 院 士 联 手, 对 台 湾 财 经 政 策 提 出 针 砭; 时 至 今 日, 他 仍 是 中 华 经 济 研 究 院 顾 问。 他 于 1989 年 在 香 港 成 立 "香 港 前 途 研 究 会", 邀 集 当 地 社 会 人 士 研 讨 香 港 未 来 的 发 展。 他 还 积 极 协 助 成 立 了 香 港 科 技 大 学。

对 于 邹 至 庄 教 授 这 座 活 宝 山, 人 们 内 心 充 满 了 敬 佩 与 好 奇: 到 底 是 什 么 过 人 的 治 学 方 法 与 求 学 奋 斗 经 验, 塑 造 了 这 么 一 位 学 界 奇 葩? 难 道 在 他 成 功 的 背 后 有 着 一 番 不 平 凡 的 际 遇?

邹 教 授 很 乐 意 并 毫 无 保 留 地 为 后 生 晚 辈 娓 娓 道 出 了 他 的 留 学 生 涯、 治 学 经 验 及 事 业 历 程, 而 答 案 竟 是 那 么 地 出 人 意 表。

平 凡 的 留 学 生 涯

1948 年, 中 国 内 战 的 烽 火 并 未 波 及 到 南 方, 而 南 方, 尤 其 是 广 东 并 未 感 受 到 时 局 的 不 安, 因 此 政 治 的 因 素 并 未 让 他 作 出 留 学 的 决 定。 反 而 在 就 读 岭 南 大 学 一 年 级 之 际, 他 对 校 园 中 美 国 教 授 开 放 式 的 教 学 风 格, 以 及 培 养 学 生 独 立 思 考 的 教 学 方 式, 甚 有 所 感。 再 加 上 二 位 兄 长 已 有 留 美 之 鉴, 使 他 对 于 美 式 教 育 体 制、 师 资、 设 备、 课 程 安 排 等 较 国 内 大 学 教 育 的 进 步, 已 有 很 深 的 向 往。 他 后 来 在 美 国 教 授 的 推 荐 下, 终 于 得 尝 留 学 心 愿, 于 1948 年 8 月 远 渡 重 洋, 进 入 美 国 康 乃 尔 大 学 插 班 就 读 二 年 级。

"初 入 康 乃 尔 时, 其 实 我 也 像 时 下 一 般 留 学 生 一 样, 受 传 统 教 育 的 拘 束, 不 了 解 学 科 的 基 本 概 念, 光 是 死 背 硬 记, 甚 或 猜 题, 以 致 无 法 融 会 贯 通, 加 以 应 用。 这 在 选 修 西 方 文 明 史 时 受 挫 很 大, 于 是 才 彻 底 体 会 出 学 习 方 法 的 错 误。" 邹 教 授 语 重 心 长 地 提 到 初 到 美 国 的 经 验: "之 后 在 与 教 授、 同 学 讨 论 中 逐 渐 领 悟 出 新 的 学 习 方 式。 一 语 贯 之, 做 学 问 务 必 了 解 学 科 的 精 髓, 以 及 其 基 本 概 念, 日 后 才 能 贯 通 与 应 用"。

提 到 语 言 与 文 化 适 应 的 问 题, 邹 教 授 百 感 交 集 地 说: "初 来 美 时, 前 几 个 月 都 不 敢 讲 英 文, 再 加 上 独 立 惯 了, 刚 开 始 时 并 不 觉 得 需 要。 但 求 学 中, 语 言 是 必 要 的 工 具, 即 使 资 质 再 好、 能 力 再 强, 语 言 障 碍 即 会 限 制 自 我 的 发 展, 而 展 现 不 出 自 己 的 才 华。" 时 至 今 日, 邹 教 授 仍 感 慨 地 说, 中 国 留 学 生 大 部 分 都 很 优 秀, 但 因 语 言 表 达 问 题 而 被 限 制 了。

邹 教 授 也 提 出 其 个 人 克 服 语 言 障 碍 的 高 见: "尽 量 与 外 国 室 友 同 住, 不 要 太 常 与 中 国 同 学 腻 在 一 起, 有 时 语 言 的 需 要 不 是 那 么 迫 切, 尤 其 是 学 理 工 的 同 学。 但 在 美 国 这 个 大 生 活 环 境 中, 入 境 随 俗, 不 仅 要 加 强 自 己 的 语 文 能 力, 更 应 主 动 了 解 他 们 的 文 化, 而 这 些 都 可 藉 着 语 文 训 练 班 或 报 名 登 记 接 待 家 庭 (host family) 获 得 改 善。" 慢 慢 学, 刚 开 始 难 免 会 脸 红, 连 他 自 己 也 不 例 外。

邹 教 授 说, 自 己 的 求 学 历 程, 就 如 每 个 留 学 生 都 曾 走 过 的 一 般 平 凡。 但 他 同 时 也 有 另 一 种 体 认: "就 像 一 些 进 入 名 校 的 留 学 生, 共 有 的 通 病 即 是 自 大。" 在 康 乃 尔 大 学 的 优 异 表 现, 让 他 轻 而 易 举 地 申 请 到 在 经 济 学 界 享 有 盛 誉 的 芝 加 哥 大 学 就 读 的 机 会。 年 轻 时 自 视 甚 高, 但 在 芝 大 学 院 派 的 教 育 中, 教 授、 同 学 都 是 第 一 流 的。 需 知 "天 外 有 天、 人 外 有 人", 因 此 时 时 警 惕 自 己 更 加 努 力, 才 能 迎 头 赶 上。

这 段 经 验 虽 然 平 凡, 但 体 会 其 中 奥 理, 并 且 身 体 力 行, 虚 怀 若 谷, 却 是 那 么 不 容 易。 也 无 怪 乎 邹 教 授 从 不 认 为 他 有 任 何 成 功 的 秘 诀。 成 就 对 他 而 言, 只 是 自 我 要 求、 精 益 求 精 的 一 段 纪 录, 但 是 稍 加 体 会 一 下, 不 难 归 纳 出 他 的 成 功 格 言, 即 是 "谦 虚 与 进 步"。

兴 趣 导 向 的 事 业 观

事 业 规 划 是 当 前 很 流 行 的 一 个 概 念, 邹 教 授 今 日 之 成 就 让 人 好 奇 地 想 知 道 他 是 怎 么 安 排 每 一 个 阶 段 的 事 业? 他 主 张 忠 实 于 自 己 的 兴 趣 才 是 志 业 成 功 的 基 础。 为 了 避 免 让 人 误 会, 认 为 他 反 对 事 业 规 划 概 念, 他 进 一 步 解 释 说, 在 每 一 个 转 折 点 上 的 决 定 仍 是 必 要 的, 只 是 没 有 必 要 来 个 三 或 五 年 计 划, 凡 事 依 自 己 兴 趣 去 做, 成 就 几 率 会 更 大 些。 以 他 自 己 为 例, 他 的 个 性 从 不 爱 长 远 计 划, 即 使 是 日 程 表 的 安 排 也 不 例 外。

类 似 的 情 形 也 展 现 在 他 的 事 业 中。 他 在 康 乃 尔 大 学 上 三 年 级 时 洞 烛 机 先, 对 当 时 刚 起 步 的 计 量 经 济 学 家 产 生 兴 趣, 然 而 为 现 实 生 活 考 量, 乃 在 四 年 级 时 兼 修 企 管 课 程, 盼 望 毕 业 时 能 同 时 兼 得 学 士 学 位 和 企 管 硕 士 学 位。 但 途 中 发 现 志 不 在 此, 自 己 真 正 的 兴 趣 仍 在 探 讨 计 量 经 济 学 的 学 理, 于 是 放 弃 从 商 的 念 头。 在 毕 业 前 夕, 他 申 请 素 以 计 量 闻 名 的 芝 加 哥 大 学 并 进 入 研 究 所, 这 是 入 大 学 时 所 始 料 未 及 的。 "而 当 时 之 兴 趣 也 未 想 到 日 后 会 与 教 书、 作 研 究 结 下 不 解 之 缘。 当 时 只 想 藉 着 分 析 能 力 的 累 积, 日 后 得 在 联 合 国 或 世 银 等 国 际 机 构, 一 展 长 才, 并 让 自 己 的 兴 趣 得 到 最 大 的 发 展。 后 来 因 得 芝 大 教 授 赏 识, 自 己 亦 对 研 究 工 作 有 更 深 的 投 入, 于 是 获 推 荐 至 MIT 任 教。"

在 他 的 观 念 里, 美 国 到 处 充 满 了 机 会, 但 这 些 机 会 是 为 学 有 专 精 的 人 创 造 的。 不 管 学 的 是 那 一 行, "精" 即 能 展 现 自 己 的 才 华, 获 得 重 视。 而 专 精 需 要 符 合 自 己 的 兴 趣 才 能 持 久, 才 能 实 现。 也 只 有 依 自 己 的 兴 趣 去 规 划 自 己 的 事 业 才 可 能 有 源 源 不 断 求 进 步 的 动 力, 日 后 也 才 会 有 杰 出 的 表 现, 如 果 只 是 一 窝 蜂 栽 入 热 门 科 系 中, 但 因 缺 乏 兴 趣, 如 此 痛 苦 地 度 日 如 年, 就 失 去 求 进 步 的 动 力, 也 将 丧 失 自 我, 较 难 学 有 专 精, 最 后 将 失 去 发 展 的 各 种 机 会。

他 对 兴 趣 的 执 着 以 及 对 事 业 的 率 性, 早 就 超 越 了 事 业 规 划 的 意 义, 因 为 事 业 规 划 的 成 败 系 于 耐 心 与 恒 心。 而 耐 心 与 恒 心 早 就 被 执 着 与 率 真 所 包 容 了。 也 因 此, 虽 然 邹 教 授 没 有 长 远 的 事 业 规 划, 他 得 以 在 他 的 事 业 空 间 里 没 有 压 力 和 限 制 地 大 展 身 手。 兴 趣 不 仅 主 导 着 他 的 事 业, 也 是 奠 定 他 学 术 地 位 及 今 日 成 就 的 重 要 关 键。

自 我 精 进 的 成 功 经 验

除 了 率 性 的 事 业 观 之 外, 邹 教 授 另 一 成 功 秘 诀 即 是 "永 远 地 追 求 进 步"。 在 1950 年 代, 数 学 及 统 计 学 在 经 济 学 中 的 应 用 并 不 十 分 普 遍, 在 康 乃 尔 大 学 三 年 级 时, 虽 然 学 校 并 未 开 授 计 量 经 济 学 课 程, 但 他 凭 着 一 颗 追 求 真 理 的 纯 真 心 情, 勇 于 向 这 块 处 女 地 探 索, 以 计 量 经 济 学 作 为 研 究 重 点。 除 了 兴 趣 指 引 外, 让 自 己 有 更 多 进 步 的 机 会 是 另 一 项 因 素。 就 像 在 他 事 业 中 的 每 一 个 阶 段, 总 不 以 现 有 的 成 就 为 满 足。 除 了 比 别 人 进 步 外, 更 重 要 的 是 今 年 的 自 己 要 比 去 年 更 进 步。 所 以 即 使 他 的 事 业 历 程 看 起 来 是 那 么 平 顺, 也 那 么 令 人 羡 慕, 殊 不 知, 在 这 段 成 功 的 历 程 里, 他 比 任 何 一 个 人 更 努 力, 也 更 辛 苦。 因 为, 长 期 自 我 要 求 精 进 是 需 要 相 当 大 的 恒 心 及 自 律 的 功 夫 才 能 达 到 的。 当 然, 这 些 付 出 的 辛 苦 是 值 得 的, 而 且 在 邹 教 授 的 心 目 中, 并 不 以 为 苦, 而 是 生 活 中 一 波 又 一 波 的 乐 趣。 因 为, 自 己 的 兴 趣 在 时 光 的 轨 迹 中 一 点 一 滴 日 益 扎 实, 并 且 获 得 实 现。

同 样 地, 自 我 精 进 的 理 念 也 是 教 授 从 千 锤 百 炼 中 体 验 出 来 的。 他 说: "事 实 上, 每 到 一 个 新 环 境, 总 有 适 应 上 的 问 题, 而 且 也 不 知 道 自 己 在 同 辈 中 的 水 准 如 何, 难 免 会 以 既 有 的 成 就 为 满 足。 就 如 初 入 芝 大 时, 在 教 授、 同 学 的 刺 激 下, 才 知 道 自 己 要 学 的 更 多, 于 是 更 加 用 功。" 也 因 为 其 自 省 功 夫, 让 他 得 以 26 岁 年 纪 获 得 芝 加 哥 大 学 经 济 学 博 士, 并 获 聘 至 MIT 任 教。 "到 MIT 时, 差 点 被 少 年 得 志 的 喜 悦 冲 昏 了 头, 相 较 之 下, 才 知 任 教 教 授 个 个 皆 成 就 非 凡, 因 此 又 再 一 次 学 习 到 求 进 步 及 锋 芒 内 敛 的 道 理。" 但 他 的 学 术 实 力 仍 未 被 忽 视, 同 时 期 仍 获 母 校 康 乃 尔 大 学 颁 予 "终 生 教 职" (tenure), 就 因 为 强 烈 的 学 习 意 愿 推 动 着 他 不 断 学 习, 也 不 断 进 步。 "学 无 止 境" 让 他 在 事 业 生 涯 中 创 造 了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机 会。

由 于 在 MIT 及 康 大 的 表 现 杰 出, 发 表 的 各 篇 论 文 颇 获 好 评, 遂 于 1962 年 转 任 IBM 华 生 研 究 中 心 研 究 员 及 经 济 研 究 组 经 理。 这 段 时 期 是 他 事 业 攀 登 高 峰 的 一 个 转 折 点。 除 了 获 得 一 些 企 业 经 验 外, 也 在 此 期 发 表 甚 多 脍 炙 人 口 的 论 文, 其 声 誉 亦 在 经 济 学 界 广 为 传 播。

邹 教 授 对 工 作 的 率 真, 让 他 的 投 入 在 无 形 中 产 生 了 效 应。 很 多 名 校 纷 纷 主 动 地 颁 给 他 讲 座 教 授 的 聘 书。 他 说: "初 进 IBM 时, 从 来 没 想 到 八 年 后 会 有 更 高 的 成 就。" 在 IBM 工 作 八 年 后, 在 各 名 校 的 竞 相 争 取 下, 普 林 斯 顿 大 学 获 得 邹 教 授 首 肯, 请 他 出 任 计 量 经 济 研 究 计 划 主 任。 而 今 他 是 普 大 经 济 研 究 所 所 长。 邹 教 授 回 忆 着 这 一 段 漫 长 的 学 术 生 涯 时 说: "大 学 时, 并 没 想 到 念 博 士, 而 念 博 士, 只 知 为 自 己 的 兴 趣, 也 没 有 想 到 日 后 会 从 事 研 究 工 作。 只 是 每 五 年, 总 会 回 头 看 看 自 己 所 做 的 种 种, 看 看 自 己 是 不 是 进 步 了 些。 而 今, 虽 然 年 过 60, 但 总 想 尝 试 些 新 东 西, 目 前 正 着 手 于 动 态 经 济 学 的 撰 写, 这 应 是 此 生 中 最 具 挑 战 性 的 一 本 书 了。"

而 另 一 个 让 他 求 进 步 的 机 会 即 是 走 出 研 究 的 象 牙 塔, 作 一 个 积 极 入 世 的 读 书 人。 他 总 在 学 术 有 些 成 就 时, 投 入 现 实 世 界, 秉 持 着 读 书 人 的 天 真 热 情, 将 学 术 高 阁 中 的 理 想 在 现 实 经 济 环 境 中 予 以 运 用, 这 也 是 为 什 么 他 总 是 那 么 关 心 台 湾、 大 陆、 香 港 的 经 济 动 态, 并 于 适 当 机 会 献 策 建 言。

给 当 代 学 生 们 的 建 议

对 于 研 究 所 的 申 请, 邹 教 授 提 到 名 校 的 审 核 标 准 时 说: "名 校 为 了 维 持 学 校 既 有 的 学 术 声 誉, 因 此 希 望 甄 选 到 的 学 生 具 有 宏 扬 本 系 或 在 系 上 有 优 秀 表 现 的 潜 力。 以 经 济 系 为 例, 在 600 多 位 申 请 人 中, 个 个 都 非 常 优 秀, 但 一 般 来 说, 大 陆 或 者 台 湾 都 少 有 国 际 评 价 甚 高 的 大 学, 因 此 中 国 学 生 与 哈 佛、 MIT 等 名 校 的 大 学 毕 业 生 竞 争 25 个 名 额, 就 吃 亏 很 大。 再 加 上 缺 少 国 际 经 济 学 界 肯 定 的 经 济 学 教 授 撰 写 介 绍 信, 竞 争 机 会 就 更 逊 一 筹 了。 但 这 并 不 表 示 大 陆 或 台 湾 的 毕 业 生 素 质 不 够 标 准, 只 是 在 校 方 保 守 的 审 核 程 序 下, 只 好 作 为 主 观 判 断 下 的 牺 牲 者。 但 一 旦 被 甄 选 入 学 就 读, 在 校 同 学 的 表 现 也 往 往 会 影 响 以 后 申 请 人 的 入 学 许 可。 以 过 去 为 例, 大 陆 学 生 一 般 较 台 湾 学 生 用 功, 也 较 吃 苦, 全 凭 校 方 奖 学 金 攻 读 学 位, 在 心 无 旁 骛 的 努 力 下, 表 现 杰 出, 让 系 方 教 授 对 大 陆 学 生 深 具 信 心, 而 这 些 学 生 毕 业 后 也 多 能 任 教 名 校, 并 且 发 表 许 多 优 秀 论 文。 当 然 平 均 而 言, 大 陆 选 送 出 来 的 学 生 系 经 过 千 挑 万 选 才 能 获 得 培 植 来 美 就 读 的 机 会, 以 人 口 数 量 及 甄 选 申 请 程 序 来 论 定 两 岸 学 生 素 质 是 不 公 平 的。 而 且 近 来 大 陆 学 生 刻 苦 耐 劳 的 形 象 也 因 外 务 太 多 或 打 工 等 而 有 改 变。 而 台 湾 学 生 如 果 已 获 就 读 机 会, 就 应 好 好 把 握, 同 时 改 掉 逞 小 聪 明、 猜 题、 死 记 的 小 毛 病, 在 系 上 争 取 表 现 机 会, 对 于 未 来 申 请 人 就 是 一 种 无 形 的 帮 助 了。"

至 于 和 指 导 教 授 相 处 方 面, 站 在 一 个 指 导 学 生 多 年 的 教 授 身 份 上, 邹 教 授 的 意 见 也 许 能 让 很 多 学 生 衡 量 一 下 自 己 与 指 导 教 授 的 关 系 以 及 相 处 之 道 了。 他 认 为, 教 授 跟 学 生 是 一 种 合 作 的 人 际 关 系, 虽 然 指 导 教 授 经 验 较 为 丰 富, 但 教 学 相 长 却 也 让 指 导 教 授 从 学 生 那 儿 获 得 新 知。 凡 事 若 多 从 对 方 的 立 场 着 想, 与 指 导 教 授 讨 教, 基 本 上 是 占 据 他 独 自 思 考 研 究 的 时 间, 因 此 遇 到 问 题, 最 好 先 行 思 考, 彻 底 想 通。 如 果 能 自 行 解 决, 则 无 需 芝 麻 小 事 皆 烦 劳 教 授, 让 指 导 教 授 产 生 坏 印 象。 相 反 的, 如 果 该 问 题 已 思 索 一 番 仍 无 所 解, 再 行 求 助, 并 将 难 题 及 思 索 过 程 让 指 导 教 授 知 道, 这 样 在 解 决 问 题 上 就 可 驾 轻 就 熟, 而 且 获 得 教 授 肯 定。 平 日 若 有 重 大 发 现, 或 认 为 自 己 可 代 替 教 授 在 学 术 上 分 劳, 不 妨 厚 道 一 些 去 争 取, 当 表 现 良 好 时, 自 然 容 易 获 得 教 授 的 欣 赏 和 帮 助, 彼 此 也 就 容 易 建 立 起 亦 师 亦 友 的 良 好 关 系。

邹 教 授 一 番 话 给 人 很 多 启 示, 也 给 当 代 青 年 注 入 一 股 历 久 而 常 新 的 理 念 -- "条 条 大 路 通 罗 马"、 "路 是 人 走 出 来 的"。 他 的 谈 话 平 实 与 顺 畅, 他 的 内 心 更 是 那 么 充 实, 反 映 出 其 "追 求 自 我, 实 现 自 我" 的 人 生 观, 他 所 奉 行 的 则 是 一 部 "知 易 行 难" 的 哲 理。

如 今, 在 美 国 普 林 斯 顿 大 学 国 际 中 心 的 各 项 国 际 学 生 活 动 场 合, 常 可 见 到 邹 至 庄 教 授。 他 总 是 热 心、 积 极 地 参 与 外 籍 学 生 活 动, 关 怀 外 籍 学 生。 在 学 生 眼 里, 他 是 一 位 平 易 近 人、 和 蔼 可 亲 的 长 者。 他 有 着 藏 敛 锋 芒 的 修 养, 在 生 活 中 从 不 摆 大 师 的 架 子, 谈 话 中 不 会 让 人 感 到 有 任 何 压 力。 然 而, 他 在 学 术 领 域 里, 却 怎 么 也 掩 饰 不 了 其 赫 然 的 专 业 成 就。 他 就 是 这 么 一 位 既 专 业 而 又 生 活 化 的 教 授。

返 回“名 人 专 栏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