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 天 -- 记 中 国 国 家 最 高 科 技 奖 得 主 王 永 志
(2004 年 2 月) 人 们 永 远 不 会 忘 记 那 个 激 动 人 心 的 时 刻 : 2 0 0 3 年 1 0 月 1 6 日 6 时 2 3 分, 中 国 第 一 艘 载 人 航 天 飞 船 “神 舟” 五 号 成 功 返 回 地 面, 遨 游 太 空 的 杨 利 伟 自 主 走 出 舱 门 … …

此 时, 一 位 年 逾 七 旬 的 老 者 留 下 了 激 动 的 泪 水。

或 许 很 多 人 对 这 位 谦 逊 低 调 的 老 人 连 名 字 都 不 知 道, 但 他 对 中 国 载 人 航 天 的 贡 献 不 可 磨 灭, 他 就 是 中 国 载 人 航 天 工 程 的 技 术 “领 头 人” — — 总 设 计 师 王 永 志 院 士。 即 使 在 获 得 国 家 最 高 科 学 技 术 奖 的 今 天, 王 永 志 仍 然 保 持 其 一 贯 风 格 : “荣 誉 属 于 整 个 群 体, 我 是 代 表 大 家 领 奖 的。”

转 折

王 永 志 并 非 从 小 立 志 于 航 天, 出 身 农 村 的 他 对 农 作 物 特 别 感 兴 趣, 总 是 梦 想 改 良 物 种, 当 一 名 生 物 学 家。 但 现 实 改 变 了 他 的 人 生 道 路 : 五 十 年 代 初, 王 永 志 经 常 听 到 空 袭 警 报, “那 时 候, 我 就 觉 得, 有 了 飞 机 就 有 保 障, 如 果 连 国 防 都 不 行, 那 改 良 物 种 还 有 何 用 ? 所 以 在 1 9 5 2 年 高 中 毕 业 报 考 大 学 时, 我 就 报 了 清 华 大 学 航 空 系, 从 此 走 向 国 防 建 设。”

1 9 5 7 年, 是 王 永 志 人 生 的 一 大 转 折 点, 被 他 称 为 “难 忘 的 1 9 5 7” : 这 一 年, 他 在 莫 斯 科 航 空 学 院 由 飞 机 设 计 改 学 火 箭 导 弹 设 计 : 前 苏 联 的 人 造 卫 星 在 这 一 年 成 功 发 射; 中 国 运 载 火 箭 技 术 研 究 院 也 在 这 一 年 成 立 … …

1 9 6 1 年, 王 永 志 回 到 祖 国, 一 直 从 事 航 天 技 术 工 作。 4 0 多 年 来 在 中 国 战 略 火 箭、 地 地 战 术 火 箭 以 及 运 载 火 箭 的 研 制 工 作 中 做 出 突 出 贡 献, 特 别 是 在 载 人 航 天 工 程 中 做 出 重 大 贡 献。

跨 越

1 9 9 2 年, 王 永 志 被 任 命 为 中 国 载 人 航 天 工 程 总 设 计 师, 有 了 圆 飞 天 梦 的 广 阔 舞 台。 然 而 这 谈 何 容 易 : 1 9 9 2 年 论 证 时, 预 计 要 经 过 1 0 年 左 右, 到 2 0 0 2 年 中 国 飞 船 可 以 上 天, 到 那 时 前 苏 联 第 一 位 宇 航 员 加 加 林 上 天 已 经 4 1 年。 “如 何 面 对 4 0 多 年 的 差 距 ? 如 果 我 们 再 去 搞 一 艘 和 别 人 4 0 多 年 前 同 样 水 平 的 飞 船, 它 能 极 大 增 强 我 国 人 民 的 民 族 自 豪 感 吗 ? 我 们 还 能 有 激 情 吗 ? 因 此, 我 们 给 自 己 出 了 一 个 难 题 : 跨 越!” 谈 到 跨 越 式 发 展 的 大 思 路, 王 永 志 雄 心 满 怀。

当 然 航 天 人 也 深 知 : 跨 越 并 非 易 事。 因 为 载 人 航 天 是 当 今 世 界 技 术 最 复 杂、 难 度 最 大 的 巨 型 航 天 工 程, 涉 及 众 多 高 新 技 术 领 域, 这 些 领 域 的 高 新 技 术 是 花 多 少 钱 也 买 不 来 的。 “前 苏 联 和 美 国 在 研 制 载 人 飞 船 时 都 经 历 了 体 积 由 小 到 大, 乘 员 从 单 人 到 多 人, 结 构 由 单 舱 到 多 舱 的 发 展 历 程。 我 们 的 飞 船 一 起 步 就 提 出 搞 三 舱 方 案, 刚 开 始 我 们 内 部 也 有 不 同 意 见。 有 人 曾 觉 得 三 舱 不 如 两 舱 简 单、 保 险, 加 上 第 三 舱 就 复 杂 多 了。 当 时 要 统 一 大 家 思 想 还 挺 难。” 王 永 志 作 为 技 术 总 负 责 人, 一 开 始 就 瞄 准 了 国 际 上 最 先 进 的 载 人 飞 船。

中 国 自 行 研 制 的 “神 舟” 号 飞 船, 由 推 进 舱、 返 回 舱、 轨 道 舱 和 附 加 段 构 成, 返 回 舱 返 回 后, 同 国 外 废 弃 轨 道 舱 的 做 法 不 同, “神 舟” 号 飞 船 的 轨 道 舱 可 留 在 轨 道 上, 作 为 一 颗 科 技 卫 星 继 续 进 行 空 间 科 学 探 测 和 技 术 试 验。 王 永 志 作 为 总 设 计 师, 处 处 体 现 出 总 体 和 大 局 的 意 识。

轨 道 舱 的 多 适 应 性 为 空 间 飞 行 器 交 会 对 接 技 术 试 验 创 造 了 条 件。 美 苏 两 国 的 交 会 对 接 试 验 是 先 发 射 一 艘 飞 船 到 轨 道 上, 紧 接 着 再 发 射 另 一 艘, 与 前 面 一 艘 对 接。 而 中 国 是 把 轨 道 舱 留 在 轨 道 上, 做 对 接 试 验 时 只 要 发 射 一 艘 飞 船 去 与 留 轨 运 行 的 轨 道 舱 对 接 就 可 以 了。 “要 说 跨 越 创 新, 这 个 多 功 能 的 轨 道 舱 应 是 主 要 标 志 之 一。 同 时, 在 跨 越 大 动 物 实 验 阶 段、 航 天 员 的 安 全 性 设 计 等 多 个 方 面 均 体 现 了 创 新 的 思 路。”

国 外 曾 有 人 说 中 国 飞 船 照 搬 了 他 们 的 东 西。 而 当 王 永 志 在 莫 斯 科 介 绍 完 中 国 载 人 航 天 的 特 色 和 技 术 特 点 后, “联 盟” 号 飞 船 的 总 设 计 师 米 申 院 士 情 不 自 禁 地 大 声 说 : “中 国 飞 船 不 是 ‘联 盟’ 号, 中 国 飞 船 就 是 中 国 飞 船!”

圆 梦

2 0 0 3 年 1 0 月 1 6 日, “航 天 英 雄” 杨 利 伟 返 回 祖 国 大 地, 中 国 首 次 载 人 航 天 飞 行 圆 满 成 功。 “看 着 杨 利 伟 自 主 从 返 回 舱 里 走 出 来, 我 非 常 激 动, 当 时 我 流 泪 了。 我 这 一 生 因 为 激 动 而 流 泪 的 次 数 不 多, 像 这 样 控 制 不 住 地 流 泪, 是 极 少 有 的。” 王 永 志 谈 起 圆 梦 时 刻 激 动 不 已, “我 们 不 辱 使 命, 取 得 了 成 功。”

中 国 人 千 年 的 飞 天 梦 想 一 朝 实 现, 杨 利 伟 乘 坐 的 “神 舟” 号 飞 船 功 不 可 没, 而 将 飞 船 送 入 太 空 的 火 箭 更 是 劳 苦 功 高, 如 果 火 箭 没 有 足 够 的 运 载 能 力, 则 无 力 将 飞 船 送 入 太 空。 而 王 永 志 在 运 载 火 箭 研 制 中 所 做 出 的 业 绩 同 样 令 人 瞩 目 : 2 0 世 纪 六 七 十 年 代, 他 作 为 重 要 的 技 术 骨 干, 参 加 了 中 国 第 一 代 战 略 火 箭 的 研 制 工 作, 在 中 近 程、 中 程 和 洲 际 火 箭 的 研 制 工 作 中 为 增 大 射 程, 提 高 实 用 性 能, 解 决 了 大 量 技 术 问 题。

2 0 世 纪 8 0 年 代, 他 是 第 二 代 战 略 火 箭 研 制 的 主 要 技 术 带 头 人, 为 中 国 实 现 火 箭 技 术 更 新 换 代 做 出 重 要 贡 献。

2 0 世 纪 8 0 年 代 末, 他 主 持 完 成 了 长 征 二 号 E 大 推 力 捆 绑 火 箭 研 制 任 务。 研 制 时 间 仅 为 1 8 个 月, 首 次 便 发 射 取 得 成 功, 使 中 国 火 箭 近 地 轨 道 运 载 能 力 迈 上 一 个 大 台 阶。

正 是 由 于 长 期 的 积 累, 才 可 使 千 年 梦 想 一 朝 圆。

“如 果 有 机 会 再 做 一 次 选 择, 你 还 会 选 择 航 天 吗 ?”

面 对 提 问, 王 永 志 的 回 答 颇 能 体 现 航 天 人 的 风 格 : 再 选 择 一 次 人 生, 当 然 没 有 这 样 的 机 会 了。 但 如 果 我 还 能 为 祖 国 的 载 人 航 天, 能 为 祖 国 的 航 天 事 业 多 做 一 些 事 情, 多 工 作 几 十 年, 那 是 我 最 大 的 希 望。 其 实 我 们 这 一 代 航 天 人 都 有 这 样 的 愿 望。 探 索 宇 宙、 开 发 宇 宙 无 期 限, 我 最 大 的 愿 望 就 是 做 更 多 的 工 作, 进 一 步 把 我 们 的 事 业 推 向 前 进。

返 回“新闻人物”